apricot-cream-scones-for-web

「我們兩個,誰比較強?」「誰知道啊?比哪個?」

我又說了一遍老友的「樂高恐龍與製作人」的故事,我問:「我有沒有講錯?」「沒有,好的像是這故事,是你自己的呢!」睡昏了啊,他。我問:「真的?」「真的。」

老友的小客人在窗前,陽光斜射在他的臉上,帶著午後慵懶的神情,SF拿了相機要幫忙拍照,因為之前,在隔壁幫小鬼頭照了一堆,現在只是順便。

老友退開,指著窗外:「你看那裡,是一棵栗子樹…」對方順著他的手勢,想在窗外尋找…老友以平穩溫和的聲音,繼續說道:「每年,到秋天的時候,地上總是掉滿了…」『喀嚓!』小客人悠然神往的(茫然)表情,被照下來了。他問道:「然後呢?」「呵,下面沒有了,我瞎掰的。呵呵。」小友啞然!「喂!」SF生氣了。

老友連忙打圓場道:「好啦,好啦,那裡真的有一顆栗子樹,然後秋天栗子掉一堆時,有位『太太』就會帶著手套、拿著垃圾袋去撿拾。」SF笑了。「然後邊撥硬殼邊罵SHIT!然後呢,烤給大家吃。」SF的眼神譴責他,虎頭蛇尾,沒好好說完這個故事,她也搖搖頭,笑著說了:「我已經發誓,不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了。那顆樹的栗子不太好吃,難怪沒人撿。」「普通啦!」

老友幫SF與小客人照相,小客人坐著,SF站在椅子後,兩人緊張面對鏡頭。「好,看過來。…從前從前,有一顆栗子樹…(爆)」兩人笑罵老友「夠了,你!」(其實已經在偷拍了…)老友:「好了,真的要拍了!」兩人又僵,老友叫道:「你XXXXXX,真是XXX。」兩人爆笑…『喀嚓!』這是技巧喔,偷拍技巧。

SF換拍老友,他耍帥,斜倚窗前,不看鏡頭,望著窗外的雲霞,喃喃自語:「從前從前,有一顆栗子樹…」,小客人問:「那是一首歌嗎?」老友回頭,帶著又驚又疑的表情…『喀嚓!』他厭惡地大叫道:『妳照得我像白痴!』啊!是正哼著心靈之歌。而被打斷了?SF相當地滿意,一直不讓老友看照出來的,還偷瞄他,竊笑不斷,顯然報了一箭之仇。

老友又在向小友說教,反正人,年紀大了的老症頭啦!「嘿,要立志啊!做個『MAN IN THE HOUSE』。」「嗯?」「就像你爸一樣,家庭的支柱。」「喔,我家是我媽當家呢!」「呵呵,『WOMAN IN THE HOUSE』啊,好八卦喔,我都不知道吔,記一下。」「喂!你以前怎麼可能不知道!」「我…我不知道啊!(故意)」

今天的『天啟頻道』:連綿的R&B樂句,字句少,吟唱、即興多…FREESTYLE。是有一張歌詞散句。我邊聽,邊提議這可自成一個樂種,老友他不置可否,繼續做著採集的作業,砂裏挑金,這是他的最強項嘛,所以我也是『看他表演』,不知不覺地,在其歌聲中,沉沉睡去…。後來我不好意思地說「呵,好聽嘛。」「謝啦,這是對我最大的恭維。」嗯,催眠?

小客人,自己從二樓爬下來,坐在階梯上,望著下面的眾人,老友開玩笑說:「你應該大叫:『來人啊!我的輪椅呢?』」對方笑彎了腰,依樣畫葫蘆:「來人啊!我的輪椅呢?給我拿下來!」老友左看右看,皆是老弱殘兵,只好自行去拿。「晦氣,…竟叫我本人去拿!」哈!

老友說:「你喜歡照人啊!」SF得意說道:「我喜歡以人為主題,不像你都照空景。」他邊裝模作樣地走著,隨意指著屋內的陳設,一邊諷刺道:「我就是喜歡這破敗不堪、蕭瑟凋零、腐朽動搖、缺陷灰敗、鬼氣森森的詩意啊!」走向火爐:「啊~~起火吧!」耍寶之舉再次逗笑眾人,他示意SF回頭就照。很好的一張,懷疑他們的默契是不是『太好了』。

小客人引用老友名言:「嗯,一個男人/女人,要有他自己獨處的地方。」煮飯的大娘說:「YEAH,那就是我的廚房,不喜歡有人偷偷摸摸地照相。」老友說:「別這樣,這一切都是要幫您弄一個『美食部落格』呢!」

又繼續灌迷湯道:「怎麼樣,來出書吧,把您一生的故事,和密傳的食譜,整理一下,交織成一本感人的心靈糧食,就叫做『woman in kitching』怎樣,封面是一雙飽經世事的手,正在做著一個…」「杏桃派?(老友家裏人愛吃。)」

老友遠目:「撫慰人心的食物啊!多年歲月萃煉的、優雅的、傳統的烹飪風格…多好啊!!精裝本在手中,翻動中充滿著新書的氣息,我一定會買一本,現在請您幫我題詞…」逗得大娘合不攏嘴,真煞有其事地唸起題詞來。真有趣。

回頭他對小客人說:「嗨,我今天材料還沒給你拆解呢,都要吃飯了…一天都結束了。」「OH! MY GOD!」「所以說,當我的秘書,是一件瘋子才會做的事情。」「唉,真害。」

聽完,我帶些尊敬,嘆了口氣,說:「你能說善道,掌控一切,你是『MAN IN THE HOUSE』。」

老友分析道:「我想掌控一切,所以我能,但你?想掌控一切嗎?這就是你我兩人最大的『不同之處』。」

老友例行公事,問道:「『你的故事』?是什麼樣的故事?」我警告道:「一個很『不要』的故事。」「好,你有膽量說,我就有膽量聽。COME ON!」(040308)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