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德羅勛爵,搞"瘋狂派對"的英國保守黨的雷德羅勛爵用性癮來辯解自己的行為。

把重金召妓徹夜狂歡的65歲的有婦之夫放上道德法庭審一下,可能會得出一連串包括本文不便使用的形容詞在內的結論。

但是,當事者卻另有高見。

英國保守黨的大金主(重要捐款人)、身價超過7億英鎊的雷德羅勛爵(Lord Laidlaw)最近遭媒體曝光,指稱他花數萬英鎊請來妓女、舞男在蒙地卡羅一個酒店的總統套房大搞"瘋狂派對"。

面對鐵證,雷德羅勛爵公開道歉,說"在抗拒誘惑方面,我應該更為堅強"。這還不錯。但是,鐵嘴鋼牙的他繼續辯解,"一生都在和性癮搏鬥",性癮是個"不治之症",一生中曾數次接受治療,但顯然沒見效。

雖然身患"絕症",雷德羅勛爵仍然表示,將前往南非一家專門治療性癮的診所閉門思過六個星期,並將捐贈100萬英鎊給慈善機構,用于"幫助和自己同樣受苦的其他患者"。

不知道雷德羅勛爵是否想過,自己可能根本就沒"病",而是錢多燒包、道德意識淡漠?

另類癮

放眼一望,近年在英國,形形色色的"另類癮"層出不窮。除了傳統的煙癮、酒癮、毒品癮,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吃、性、愛、花錢、鍛煉……原來被稱為貪婪、放縱、甚至變態的一些行為,現在都能成"癮"(addiction)。

上星期二,《每日郵報》刊登了一個故事,其中的女主人公克萊爾﹒卡特福德(Clare Catford)聲稱自己患的是"愛癮"﹔

日光床
長期依賴日光床來晒黑的人患的是"日光癮"(tanorexics)。

今年早些時候,卡爾沃特(Graham Calvert)在賭博輸掉了200多萬英鎊之後,試圖控告博彩公司威廉希爾不負責任,允許他這樣一個犯有"賭癮"的病人繼續下注﹔

影視明星丹妮絲﹒范﹒奧登(Denise van Outen)長期依賴日光床美黑,這些自愿把皮膚讓紫外燈烤成炸薯片的女孩子患的是"日光癮"(tanorexics),而不是要臉不要命、虛榮心太強﹔

錢包裡信用卡一大打、鈔票沒幾張,負不起水電煤氣費卻能買得起200雙鞋?不用擔心,您患的是購物癮﹔

這年頭,您可是不能說任何人貪婪、饞嘴,他們患的是"吃癮"。吃癮,還能具體細分為巧克力癮、奶酪癮呢﹔

聽說過上網成癮,今年三月,《美國心理期刊》的一篇社論說,無休止地發短信是染上了"短信癮"。把手機強行拿走,患者會出現抑鬱、憤怒、焦慮甚至頭痛、心悸等症狀!

不感冒

你可能更加寬容,對此不以為然。如果有人愿意放縱,不惜一切代價滿足自己的慾望,這是他的一生,他的選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

但是,對這些個五花八門的另類癮,我卻不感冒。因為其中有些根本就是缺點和意志薄弱。

誰不喜歡給自己見不得人的習慣找個借口?有了醫生診斷,豈不是再也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意志堅強有什么值得吹噓的?專家早就給我診斷了:我沒錯,而是有病!

雷德羅勛爵的行為擱在幾十年前的話,可能會遭到千夫痛指。但是現在,他豈不是可以躲在"性癮"這張醫生開出的擋箭牌後面,等著人們給他發同情卡?!

性癮的患者還有好萊塢明星邁克爾﹒道格拉斯、英國新一代的喜劇演員拉塞爾﹒布蘭德(Russell Brand),但是迄今,我還沒有聽說過哪位需要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一周工作六、七天的打工仔也得了這么時髦的病。

巧克力
英國科學家研究發現,吃巧克力上癮的人,吃巧克力時,大腦中發生的生理變化類似于吸毒后的大腦反應。

雷德羅勛爵說了,性癮是不治之症。既然沒治,就有可能復發、重犯。下一次再被抓住了,道歉就更容易了,可能也就不用再捐百萬英鎊贖罪了。

同情心

你看,連購物、美黑、吃飯、戀愛、性、玩游戲、打手機,甚至體育鍛煉,都能成癮,難道英國社會現在是上癮成癮了?

另類癮如此泛濫,我都不知道自己還需要對自己的哪些行為負責了。

我對垃圾食品情有獨鐘。高鹽、高糖、高脂肪、油炸的、燒烤的,還長期在大衣柜後面藏著一盒巧克力。難道,我患的是否"吃癮",而不是貪婪、嘴饞?

痛恨扔垃圾、刷馬桶等家務活,難道,我有"潔癮",而不是懶惰?

醫生能給我找借口,真好!但是,我仍然相信,只有我自己,才應該完全徹底地對自己吃什么、吃多少負責,確保自己不吃到胖得出不去門、需要大吊車吊到救護車上的程度﹔即使真有醫生給我開張"潔癮"的假條,也不會有人免費給我家刷廁所。

回頭再說雷德羅勛爵。

如果六個星期的強化治療還不見效的話,何不把銀行中的7億英鎊分文不留地完全捐掉,看看你還有沒有機會放縱?有沒有財力和精力去買春?

性癮?我還是把自己有限的同情心留給那些真正的病人吧。

(2008年5月07日)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