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化?中國化?

台灣的近現代歷史就是連帶在這兩種外來政治體制的烙印。日本化,是因為割讓而留下的印痕;而中國化,則因為國民黨中國代表盟軍接收而據台的形跡。這使得台灣與中國形成差異!又使台灣含有中國形色。

台灣既被日本烙印,又被中國烙印。日本和中國的歷史對立、衝突,延伸在台灣的日本化、中國化過程,既是累積又是後者對前者的清除,形成了幾世代日本化台灣人,以及後續幾世代中國化台灣人,外部化現象駕凌主體性。

荒謬的是,中國化夾雜著國民黨中國和共產黨中國的雙重性。在中國國民黨蔣體制時代,右翼法西斯獨裁壟控台灣,左翼共產主義獨裁從中國大陸思想滲透,在台灣的兩種外來中國意識是敵對的。

一九七七年的鄉土文學論戰,余光中對應陳映真,不惜以〈狼來了〉拋出血滴子,誑指工農兵文學。右翼對左翼,國民黨中國對共產黨中國之政治無情冷血,反映的就是這種荒謬。這樣的歷史,顯然已反向傾斜投靠。左翼對右翼包容、收編,在台灣的雙重性中國,傾斜於共產黨中國。

保釣,站在台灣主體立場?或站在國民黨中國立場?共產黨中國立場?對抗日本的中華民族主義,在一九七○年代展開以及延伸的動向,真正以台灣主體立場為出發點嗎?抑或是夾雜在台灣歷史日本化、中國化過程的:兩個中國既鬥爭又聯合的戲碼?

台灣既無光復又非獨立,被糾葛,被綁架在國民黨中國,也就是殘餘中國的歷史裡,承受的最大欺罔莫非就是被再中國化?從日本化、中國化、再中國化,沒有自我主體的台灣歷史進程?幾世代台灣人就只能是客體的存在,永遠只能被外來的殖民體制國家化嗎?

在迷惘的發展之路,在沒有自覺的演藝政治戲台,甚至文化學術界展場,鼓聲不響,鑼聲動天。台灣漂浮在虛懸的外部化體制,台灣化的台灣呢?(作者李敏勇,詩人)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