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歐美時尚業就一直存在種族偏見,或者為了裝點門面,或者基於以貌取人的心態,較少雇用黑人模特兒走秀和拍攝雜誌專題照片。但現在情況似乎已開始有了轉變。

 這種轉變的原因為何?是因為美國有30%的人是非白人嗎?或是由於黑人婦女一年花費200億美元置裝?還是因為美國民主黨準總統候選人的配偶是非洲裔美國人呢?

 答案是業界有人慧眼獨具。在即將上市的7月號義大利版《時尚》(Vogue)雜誌中,知名時裝攝影師史蒂文.梅塞爾(Steven Meisel)便清一色只拍攝黑人模特兒,照片在雜誌中占了100頁。本期義大利《時尚》雜誌一改業界長久以來的模式,不但模特兒全用黑人,所有報導專題也都與藝術界和娛樂界的黑人女性有關。

 在總編輯法蘭卡.索扎妮(Franca Sozzani)主導下,義大利版《時尚》雜誌以側重報導藝術和思想題材而非商業題材聞名。索扎妮也不在意引發爭議。

 索扎妮說,本屆美國總統選戰及黑人民主黨準總統候選人歐巴馬令她很感興趣,今年2月她與梅塞爾開始討論推出全黑人模特兒專刊的構想時,靈感之一即得自於此。

 索扎妮深知近年來伸展台一直欠缺種族多樣性,她自己也曾被批評用黑人模特兒不夠多,或只是呈現黑人模特兒的刻板印象。但她強調,她推出全黑人模特兒專刊並非針對回應這種批評。

 這次索扎妮起用的黑人模特兒,她以前幾乎全都合作過,包括「黑珍珠」娜歐蜜.坎貝兒(Naomi Campbell)、莉雅.凱貝蒂(Liya Kebede )及艾莉克.萬克( Alek Wek )就曾上過義大利《時尚》雜誌封面,坎貝兒還上過了多次。

 坎貝兒這次與凱貝蒂、賽希莉.羅培姿(Sessilee Lopez)及喬丹.唐恩(Jourdan Dunn)一起上義大利《時尚》雜誌封面拉頁,坎貝兒的照片在專刊中就足足占了20幀。而羅培姿去年則幾乎未工作。

 坎貝兒說:「法蘭卡不曉得自己對有色人種有多大貢獻。她的做法讓我想起聖羅蘭以全黑人模特兒走秀的創舉。」聖羅蘭和凡賽斯及少數其他時裝設計師,都會固定起用少數族裔模特兒走秀。

 攝影師梅塞爾對於伸展台為何較少用黑人模特兒,有他自己的推論。他說:「也許原因出在設計師,也許是雜誌總編輯,他們是大權在握的人。此外還有廣告商,我曾多次問我的廣告客戶說,『我們能否用黑人女性?』他們卻說不。」廣告商擔心消費者會抗拒他們的產品,所以「歸根結底不脫賺錢考量。」

 紐約獨立模特兒經紀商艾希莉.布羅考相信,設計師也希望走秀模特兒的族裔色彩更多樣化些,但「希望與現實是兩回事」。她認為,模特兒經紀公司並未花很多時間培養走秀模特兒,設計師因此更容易拒絕用新人,而新人也就像走馬燈般換來換去。

 不過,設計師雖然以擁有創意自豪,他們也渴望圈內人的認同。梅塞爾說:「他們會四處瞧,轉過頭問人說:『這很酷吧?」他笑笑說,不管對於新模特兒或流行時尚,時裝設計師簡直就是偏執狂,「除非他們特別推崇的幾位同行認同,他們才會放膽去做?」

 紐約模特兒經紀商貝蘭.哈迪森期盼,這次義大利《時尚》雜誌的做法能夠打開業界人士的眼界。她說:「他們得瞧瞧自己錯過了什麼。」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