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當起了樂評人!他在《給我搖擺,其餘免談》裡,談論爵士小號手溫頓.馬沙利斯音樂的無趣,爵士薩克斯風手史坦.蓋茲是個毒蟲,扮演樂評人的村上春樹,展現一種犀利、諷刺混合學術性的筆法,讀起來很夠味。

 曾經寫下「爵士群像」、「爵士群像2」的村上春樹,是位不折不扣的爵士迷,《給我搖擺,其餘免談》書名源自爵士大師艾靈頓公爵的名言。不過村上春樹涉獵廣泛,爵士、古典、搖滾皆在書中評論範圍。
 不折不扣爵士迷 評論尖銳

 村上春樹自述,「長期以來就希望能夠好好坐下來寫樂評,可惜一直沒碰到這種機會。」他想以五十至六十張稿紙的規模來評論一個主題,但這種篇幅令人卻步。直到音樂季刊《立體聲》總編輯提出專欄邀請,且不干涉寫作內容和長度,《給我搖擺,其餘免談》就是專欄的匯整。

 音樂在村上春樹的小說中一向是重要元素,但他不是生在音樂家庭,小時候家中一張唱片都沒,完全靠後天自修。他還透露,成為專業小說家之後,大概有五、六年幾乎沒聽爵士樂,或許是「對自己長年不過是個聽眾的反彈」。

 這本書二○○五年在日本出版,近日才在台發行中譯本。他的評論率直尖銳,像他寫林肯中心爵士樂團音樂總監、素來被視為天才小號手的溫頓.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褒貶共之:「(他的音樂)即使再無趣,我還是無法不把他的音樂當一回事…。」

 又說:「若世界充滿刺激的音樂,想必絕對會搞得大家喘不過氣。說句老實話,同樣是無趣,比起(爵士鋼琴家)奇克.柯瑞亞(Chick Corea),馬沙利斯的無趣素材還高明得多。」

 不過,他認為馬沙利斯「是同時代最具發展性的爵士樂手,這點毋庸置疑。」

 需要同賞樂的讀者 才能有知音

 他也談到酷派爵士代表人物薩克斯風手史坦.蓋茲(Stan Getz)浪漫背後的黑暗。史坦.蓋茲十五歲酒精中毒,十七歲開始吸食海洛英。「他的特色是不論他怎麼為海洛英所苦,這些影響不會出現在他音樂中。無論私生活如何支離破碎,只要一拿樂器,便能隨手來一段直通天堂的即興演奏。」

 他還談到自己在各地聽古典音樂會的經驗。紐約聽眾嚴肅拘謹,甚至眉頭深鎖;倫敦聽眾顯得輕鬆,個個反正今天過了就是明天的模樣;義大利辦事效率奇差,買一張門票常常難如登天,有時還得一大清早就趕去排隊。

 村上春樹以樂評人的角色現身,不少國內樂評認為他頗為中肯。像是爵士樂評人沈鴻元指出,他對村上春樹筆下的馬沙利斯、史坦.蓋茲多所贊同,不過他書中的一些觀點,需要有一定賞樂經驗的讀者才會產生共鳴。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