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餘暉映照著北投松林大飯店的紅色招牌,五十六歲的陳董站在門口,雙手叉腰,懷著迷惘與不捨的心情,瞇眼仰望著一生辛苦打造的那卡西王國,在黃昏中熄燈落幕,也象徵繁華百年的北投溫泉鄉酒國文化,從此走入歷史。

 新北投捷運站旁的松林大飯店,是北投地區僅存的那卡西飯店,苦撐多年後,終於不堪長期虧損,在七月卅一日結束營業。

 一八九六年,日本大阪商人平田源吉,在北投溪畔開設了第一家溫泉飯店「天狗庵」,開啟了北投結合泡湯、飲酒、風月於一體的獨特行業。日本人喝酒喜歡熱鬧,穿梭在宴席間、載歌載舞的藝妓與樂師,在日據時代結束後,逐漸轉變成陪酒女侍應生及那卡西樂團,並成為北投情色文化的主流。

 百年繁華 溫泉鄉也是溫柔鄉

 這股風花雪月的潮流,在民國五十年尾至六十年初發展到頂盛,當時在北投的那卡西飯店約有七十餘家、陪酒女子超過四千人、那卡西樂團也有三百多組,伴隨著一輛輛遊覽車滿載著蜂擁而來的日本觀光客,讓北投城開不夜,豔名遠播。

 北投那卡西飯店不養小姐,陪酒女子都由當地俗稱「電話間」的應召業提供。曾是北投最大「電話間」的老闆「黃桑」回憶道,當年北投歸陽明山管理局管轄,所有的陪酒女子都要申請「女侍應生」的牌照,每個星期還要強制到衛生所檢查,有問題就要「停牌休息」﹔他們這行的正式名稱叫「樂戶」,「樂戶」也有合法牌照,「黃桑」說「連當時的電話簿都可以查到號碼呢」!

 電話間CALL客 樂戶鶯燕陪酒

 在那個拚經濟的年代,北投的那卡西飯店為台灣賺進大筆的日本觀光客外匯,從政府到業者都沒有把情色產業視為「洪水猛獸」。當地最大的那卡西飯店「華南」,老闆是知名的菲國華僑陳振華,因為生意太好,六十年初又在「華南」的對面開了間新館,�面有高檔餐廳、保齡球館、遊泳池,是老一輩北投人最津津樂道的休閒去處。

 大同區「黑美人酒家」的董事長江朝正,五十九年起就在「華南飯店」當提行李小弟,當年才十七歲的他,提起新館開幕的那天榮景,眼神頓時亮了起來,「當天可是找四星上將何應欽來剪綵呢!鞭炮從飯店九樓頂放下來,老闆挑選了六十名最漂亮的小姐,穿著類似空姐的藍色制服,排成兩排站在門口,樓下有廿個為日本團準備的大宴會廳,全部客滿!」

 遙想華南開幕日 何應欽剪綵

 「華南飯店」新舊館加總有五百個包廂房間,曾創下一天內全被訂光的輝煌記錄。但好景不常,江朝正說,陳振華後來被經濟要犯「豬哥彬」詐騙大筆投資款,被迫將新館賣給貸款銀行「亞洲信託」的鄭綿綿,改名為「交通飯店」繼續經營了一段時間,後來政府宣佈廢娼,「華南」、「交通」關門歇業。民國六十三年,陽明山管理局廢除,北投劃規台北市,六十八年,時任市長的李登輝,一句要將北投從「風化區變成風景區」的口號,宣告了北投進入「廢娼」的黑暗時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