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思潮留下來的教訓之一,就是要破除對於「宏大敘述」的迷思。宏大敘述(英文為grand narrative)用口語來說,就是(華而不實的)大道理、大場面,就是「霸權」。在第一世界國家,被質疑的宏大敘述包括「民主」、「科學」等等「真理」、「普世價值」(加上引號,表示這些大道理都可能是歪理)。在第一世界之外,歐洲中心主義和大美國主義已經飽受批評。在台灣,就連沒聽過「後現代」的人也熟悉「大中國主義」,而且知道「大中國主義」是個具有負面意涵的詞彙──大中國主義就是一種宏大敘述。

 宏大敘述的問題重重,問題之一是:它的大尺寸讓人目炫神迷,因此讓人失去了想像力和信心。因為失去想像力,於是人們忘記在大尺寸之外,仍然有很多小敘述(小道理、小場面等等)值得關注;因為失去信心,於是人們一看見大就害怕,忘了小也有小的價值,甚至比大更有價值。這番話並不抽象:只要對應一下「大中國」VS.「小台灣」,就顯得具體了。(當然,小台灣也可能──或是早就已經──膨脹為「大台灣主義」,成為另一種宏大敘述。)

 這一陣子,大家最執著的宏大敘述就是北京奧運。誠然,我們也都在開幕式看見宏大敘述的極致:要場面有場面,要缺點有缺點。開幕的缺點,正好就是宏大敘述的缺點:為了粉飾太平,讓天衣得以無縫,所以在場內造假(假歌聲等等),場外打壓各種異議人士和國際記者,甚至設置防恐飛彈──由此可見,如果不是頻頻出招,宏大敘述就有破功的危險。宏大敘述根本不是無敵的,而是脆弱的,極需保護的。

 我無意批判京奧,畢竟它自己曝現的缺失已經紛紛披露了。我比較在意的是,我們在面對宏大敘述(如京奧,以及各種大□□主義)時的態度。我們一看見宏大敘述,就要腿軟跪地嗎?一看見宏大敘述,就要很潔身自愛,轉身就跑嗎?

 正因為宏大敘述充滿小孔,並非真的包山包海,所以我們不該對宏大敘述全然信賴,同時也不必完全恐懼。全身投入宏大敘述,和全然規避,看起來像是兩個相反的動作,兩者卻又十分相似:都是自廢武功,讓宏大敘述死死卡住我們的進退路線。中國雖大,卻不乏讓人見縫插針的孔穴。

 此外,京奧果真像想像的一樣宏大嗎?對世界上某些國家來說,或許真的宏大;在其他國家卻未必。在美國,在京奧大拜拜還沒閉幕之前,京奧新聞已經被擱在媒體邊緣。就算在「中國熱」的全球化時代,主流美國媒體還是更在乎美國自己的宏大敘述──兩大黨的總統選戰。所謂「夸父逐日」的偉大聖火,「萬國歸朝」的場面,在美國的土地上來看,竟只是遙遠的一場舊夢。

萬國朝宗(♡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