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羅山村心蓮蕊荷園的梅干菜全由村子裡的婆婆媽媽親手曬製、捆綁。
 颱風天菜價齊揚,食物櫃裡躲寶藏;木耳筍乾梅乾菜,陳年乾貨幫大忙。

 颱風過後,家庭主婦的頭更大,錢更小,水傷的菜又貴又難吃,不買,怕三餐沒菜;要買,手軟心痛。

 爬上椅子,搆到最上方的儲物櫃,翻出一堆大大小小的乾貨,這些大都是我經年累月在外採訪順便購買的「戰利品」,如果依採買時間來分類,最新的是今年到貴州貴陽某量販店專程採購的茶樹菇、在安徽黃山腳下向小販買的石耳,其次是今年舊曆年採訪迪化街年貨接力賽時,順便挑選的台灣埔里香菇與黑背木耳。
 ■陳年乾貨翻不完

 然後是兩年多前分別採訪花蓮羅山村與苗栗獅峰鄉的客家餐廳時,厚著臉皮硬向老闆半買半討,味道美極了的兩種梅乾菜,以及想不起來在哪裡,跟一位老婦人以一大袋50元買進的高麗菜乾與花菜乾。

 庫存量最大的是白菜乾,這是學廣東師傅煲湯而喝上癮,非得到香港才買得到的小白菜乾,所以每次去香港都要買很多回來存著慢慢用;另再翻出兩種未經漂白,黃得發土的筍乾,一包是大陸四川雪花筍,另一包則是台灣竹山特產的筍尾片,櫃子底下還壓著朋友從雲南捎來的頂級雲耳、年代久遠,從淺褐變深褐,甚至跟著我搬了好幾次家的阿里山蘿蔔乾。

 ■颱風也有蔬菜吃

 這批隨著我下鄉或出國,而逐漸壯大的乾貨,剛開始是捨不得吃,後來是放到完全忘記,在颱風天意外成為三餐最主要的蔬菜來源,雙手又發又煮不得閒,腦袋也跟著這些乾貨轉個不停,不由自主地想起一次又一次在記憶與味覺上的國內外旅行。

 黃山最有名雙石-石耳燉石雞,在高級餐廳裡吃,一盅盅氣息優雅,跑進市場裡找石雞,原來長得像癩哈蟆,至於石耳薄如紙,正反一黑一白,口感一粗一細,發漲前與發漲後都極為脆弱,雙手浸在水裡又摸又搓、洗沙除蒂,搞了一個小時,還弄不到一小碗,還好的颱風天沒事做,慢慢跟它耗時間。

 ■反正閒閒沒代誌

 四川蜀南竹海的雪花筍生長在海拔1000到1500公尺,號稱是熊貓愛吃的筍。走水6小時的雪花筍,慢慢還原成淡黃色,我瞧這筍很像台灣陽明山上的劍竹筍,但是大陸人細心地把每根長約15公分的嫩筍尖拆成至少30條絲,每條絲約0.2公分粗,這就是口感爽脆的原因。

 黑背木耳據說可以消脂,三不五時就煮來吃,可是黑背木耳很硬,熱水發漲直接下鍋炒根本咬不動,所以要花時間先蒸兩個小時以上,再切片或切絲燒製到柔軟,這麼花時間的乾貨,當然選在閒閒沒事的颱風天料理最合適。

 誰說家裡沒有菜?颱風天,窩在家裡挖寶,也替儲物櫃瘦身,菜價漲不漲,跟我沒關係。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