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根絕對算得上是美國史上最被動、最消極的總統……

1988年,幾位孟加拉的高層政治人士到美國訪問,好不容易安排到能去白宮會晤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他們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美國能提供更多的經費與物資,協助因受洪水侵襲而滿目瘡痍的孟加拉。會談中,孟加拉來的客人面色凝重描述洪水的驚人規模,所過之處沖走了房舍、道路、樹木,災後該地區人民的可憐慘狀。講了幾分鐘,講不下去了。因為他們發現雷根總統臉上竟然浮著奇特的笑容。

雷根是絕對不會讓場子沉默的。客人講不下去,他馬上接過去說:「你們知道嗎?我以前曾經在洛爾公園的河岸上當過救生員,那是在伊利諾州的洛克河,每當上游下大雨,樹啊、垃圾啊,就統統被沖流下來,你們不會相信河上有多少東西!」

晚年,雷根得了阿茲海默症,智力不斷地退化。慢慢地,再簡單的問題他都沒辦法回答了,給他看他自己當總統時的照片,他也認不出來。然而少數親朋去見他,他都還會指著牆上的一幅水彩畫,大著舌頭說:「那是……洛爾公園……我曾經……當過救生員……我……救了七十七條命!」

他不知道自己是誰,卻還記得當救生員時救過七十七條命。他不記得當八年州長、當八年總統的一切權力風光,就是記得救過七十七條命。

因為他是個被動的人。雷根絕對算得上是美國歷史上最被動、最消極的總統。被他選去寫授權傳記、看過所有相關資料的莫理斯下了一個結論說:「雷根從來不曾主動召集任何會議,從來不曾主動起草任何政策,也不曾主動聘用或解雇任何人。就連他的幕僚長跟他的內閣財長自行決定交換職務,他也沒有反對。就連以色列入侵黎巴嫩,都還要幕僚催促,他才打了一通『生氣』的電話給以色列總理比金。」

他最適合當個河岸上的救生員。高高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完全不需要主動做什麼,只須放亮眼睛盯著河面上的動靜。一旦河水有所變化,或有人自不量力輕舉妄動,情勢條件鋪陳好了,就提供救生員發揮表現當英雄的機會。他縱身水浪中,把人救起來,完成他的工作,同時完成了讓別人崇拜、感激的功績。

那麼被動的人,怎麼當總統?好壞評價看法不一樣,但雷根絕對是個稱職的總統,真正受到人民愛戴。1984年競選連任,他獲得了近乎空前的壓倒性大勝,1988年也成功地將他的副手布希送上總統寶座。他憑什麼?

憑他曾經在好萊塢擔任演員的豐富經驗。他最會演的角色,就是充滿感情、又對未來樂觀進取的拓荒英雄。跟一般人相反,私底下的雷根很冷漠,他的感情在鏡頭前表現得最豐沛最真實。私下他對孟加拉災民一點感覺都沒有,但如果公開場合有需要,他卻能讓人家以為全天下沒有比孟加拉水災讓他更心痛、更在意的了!

顯然,我們有了一個和雷根一樣被動的總統。那,我們可不可以拜託我們的總統,至少也學學雷根表演的本事,至少在精神象徵層面,多給大家一點信心跟鼓舞呢?

【2008/10/22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