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8 中國時報
 二○○八年十一月四日星期二,將是一個永垂不朽(相對於遺臭萬年)的日子。如果這場選出第一位非裔美國人總統的選舉沒有讓你感動,沒有讓你眼泛淚光,那你想必有些不對勁。

 但這場選舉在政策實質上是否也能畫下一個轉捩點?歐巴馬能不能真的引領一個進步政策的新時代?是的,他可以。

 當下諸多評論家奉勸歐巴馬要把格局放小。他們說,美國依然是個保守國家,如果民主黨走上偏左路線,將遭到選民懲罰。有人說,這波金融和經濟危機使政府沒有餘力從事改革,例如健保改革。

 且讓我們期盼歐巴馬有足夠理智,不去理會這些勸告。

 上述說法不堪一駁。任何人若懷疑我們是否已有一波重大的政治重整,都該檢視國會的情況。二○○四年後,很多人宣稱美國國會進入一個長期、甚或可能是永久由共和黨主導的時代,但接下來民主黨在國會選舉連續兩次獲勝,在參議院增加至少十二席,在眾議院增加五十餘席。民主黨如今在參眾兩院的多數,超過雷根和老布希主政十二年的任何時期。

 各位切記,今年這場總統選舉顯然也是對政治思潮的一種公投,結果進步思潮獲勝。

 要彰顯這個事實的重要性,莫過於把今年這場選舉和四年前的選舉作比較。二○○四年布希總統基本上以美國保護者自居,對抗要結婚的同性戀者和恐怖分子,對其真正意圖則隱晦不宣,選後不久他才宣布,當務之急是把社會安全事務私營化,但連布希的支持者都為之困窘,因為這不是吸引選民把票投給他的政見。

 今年歐巴馬則明白提出政見,保證人人有健保以及對中產階級減稅,以對富人提高稅賦來支付增加的開支。麥肯則指他是社會主義者和「財富重分配者」。但選民還是選歐巴馬當總統,這是真正的民意付託。

 那麼,有關經濟危機導致政府沒有財力實行進步政綱的主張又如何?

 這個嘛,對抗這波危機一定要花很多錢。要挽救金融體系,除了已經挹注的資金外,很可能還需要大筆花費。另外還亟需擬定一個增加政府支出計畫,以支撐生產和就業。明年聯邦政府預算赤字是否會達到一兆美元?有可能。

 然而標準經濟學教科書告訴我們,面對蕭條的經濟,暫時增加赤字是可行的,甚至是合宜的。一兩年增加赤字固然會使政府未來的利息支出增加,但不應因此延緩實施新的健保計畫,這項計畫即使迅速完成立法,可能也要到二○一一年才生效。

 除此之外,對經濟危機的因應本身也是推展進步政綱的一個機會。

 首先,歐巴馬行政部門不該效法布希行政部門的作為。布希行政部門習慣把任何情況都拗成實施其偏愛政策的理由。(經濟衰退?這是經濟需要協助,讓我們對富人減稅。經濟復甦?這是對富人減稅政策奏效,那就繼續減!)

 但新的行政部門必須點明,相信貪婪永遠是好事的保守意識形態如何助長了這波危機。當年羅斯福總統在第二任就職演說中講過:「我們一向知道毫無顧忌的自私自利是壞道德,現在我們知道這對經濟也不好。」這話在當下再真切不過。

 而現在這話的反面也同樣真切,亦即好道德對經濟也好。在此危機時期透過擴大健保和增加失業福利協助有需要的人,在道德上是為所當為,也是比降低資本利得稅更有效的振興經濟方式。對財政困窘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施出援手,讓他們維持基本的公共服務,對依賴這些服務的人無比重要;這也是避免工作機會流失和挽救經濟持續下滑的辦法。

 所以一個鄭重其事的進步政綱—不妨稱之為新「新政」,不但在經濟上可行,也正是經濟的對症之藥。

 有人試圖嚇唬歐巴馬,讓他成為一個無為而治的總統,歐巴馬的底線應該是不要聽信這些人。他擁有選民的政治付託,好的經濟因素也和他站在同一陣線。他唯一需要恐懼的只有恐懼本身。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本報國際新聞組尹德瀚摘譯)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