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裔導演掌鏡 挑戰不可能任務
  一九七九年以處女作《聽風的歌》在文壇嶄露頭角的村上春樹,明 年將邁入創作第卅周年;身為日本最受歡迎、作品翻譯語言最多,以 及「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重量級作家,日本文壇對村上出道卅 周年的重視,自然不在話下。
  村上春樹明年也剛好六十歲,寫作毅力驚人的他已預告將推出「長 度超越以往的」最新長篇小說,全球書迷無不引頸期待。此外,奠定 他成為「作家偶像」地位的代表作、曾被村上視為「不可能改編」的 長篇作品《挪威的森林》,終在今年由法籍越南裔導演陳英雄取得村 上的首肯授權,日本ASMIK ACE娛樂公司七月宣布,改編電影將於明 年二月在日本開拍,預計二○一○年上映。陳英雄如何詮釋他們心目 中的渡邊、直子以及典型的村上式虛無氛圍,勢必成為眾所矚目的焦 點。
  今年十月底,兩岸三地的村上作品譯者包括台灣的賴明珠、香港的 葉蕙與大陸的林少華等人首度同行至日本拜訪村上春樹,據葉蕙的記 錄報導,當天村上對於新小說仍語帶神祕,只透露「新小說的背景設 定在陷入『混沌』狀態的後冷戰世界。」
  村上認為最可怕的狀態,是人們因為意識形態的主張而將自己鎖入 精神牢籠,因此他想利用文學的力量來對抗這種精神囚牢,以簡單的 文字書寫觸動人心的故事,維持他一貫的文學理念。
  此外,村上過去堅稱「不可能有人辦到」的《挪威的森林》電影改 編授權也於今年拍板定案,也是村上作品第五度搬上大螢幕。這部電 影究竟會如何呈現,村上迷們無不引領企盼。
  擅長拍攝青春題材、敘事充滿詩意與迷離氛圍的日本導演岩井俊二 ,是拍攝《挪威的森林》最眾望所歸的人選,他本人也是超級村上迷 。然而,令日本導演們「垂涎」多年的作品,如今卻落到了越南導演 陳英雄手中,想必日本影壇在遺憾之餘,將更睜大眼睛來檢視他的成 品。
  今年四十六歲的陳英雄,出生、成長於法國,他以祖國越南為題材 拍攝的《青木瓜的滋味》、《三輪車夫》、《夏天的滋味》等片為他 贏得了國際名聲,挾著威尼斯金獅獎的閃亮頭銜,在多年努力交涉後 終獲村上的青睞,答應由他身兼編導,完成拍攝《挪威的森林》這項 不可能的任務。
  據日本《Hotnam》媒體報導,陳英雄看過唯一一部村上作品,就是 在法國讀到的《挪威的森林》法文版,為了拍出這部小說的醇厚味道 ,他決定不再看其他村上的著作。
  陳英雄在訪談中自陳,他曾受到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和黑澤明的影 響,非常感謝村上將《挪威的森林》的編導工作全權交給他。本來他 想用兩種手法,將這個故事拍攝成一個舊世界、一個新世界的兩個版 本,最後因為經費考量,決定捨棄,「但最後採用的腳本,是既屬於 新世界又屬於舊世界的。」


中國時報 A10/文化新聞 2008/11/26
《關於跑步》 「老實寫出我這個人」

【林欣誼/台北報導】
  眾所皆知,長跑是村上春樹除了寫作之外,維持最久、也最熱愛的 一件事,新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便收錄他從二○○五至 二○○六年間所寫的跑步經驗隨筆,將他長達廿六年的長跑歷程娓娓 道來。
  村上自投入寫作以來,便維持著早晨五點前起床、晚上十點前就寢 的簡樸規律生活,他在長跑運動上的執著,也正一如他長年不輟的寫 作恆心。他曾表示:「小說家這種職業─至少對我來說─沒有勝負之 分。寫出來的東西能不能達到自己所設定的基準,比什麼都重要,而 且是無法隨便找藉口的事情。在這層意義上,寫小說和跑馬拉松很類 似。」
  作為創造無數暢銷經典的作家,除了才能本身,村上還擁有日本人 特有的嚴謹、認真性格,他自認從每天早晨練跑的路上學到了「寫小 說」這件事:「可以把自己嚴格地逼到什麼程度,到那裡才好?休息 多久算正當,超過多久算休息太久?要相信自己多少?要懷疑自己多 少?」
  在面對別人稱讚他意志力堅強時,他卻認為「我能這樣持續跑步廿 多年,是因為個性適合跑步。」他自認個性喜歡獨處,「每天一小時 或兩小時,跟誰都不說話地一個人跑步,四、五個小時一個人面對書 桌,默默地寫文章,都不會覺得難過或無聊…只要是一個人做的事情 ,我總是可以想出無窮的樂趣。」
  村上在書中保持了沉靜、自省的筆調,他自述說:「老實寫出關於 跑步的事情,也等於是老實寫出我這個人(某種程度)。所以,我想 也不妨把這本書當成以跑步行為為軸心的一種『回憶錄』或『手記』 來讀。」無疑地,這是一部最接近村上本人的作品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