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吳雨潔/報導,記者周永受、陳立凱/攝影】

茶人周渝說:「一方風水一方茶。」

從小時貪看茶葉浮沉的姿態,到成人後喝茶解渴的暢快。「茶人」周渝在茶的天地裡領悟到:真正的茶道,存乎於心。

「茶是天的代表」,茶人周渝說:「一方風水一方茶。」因為茶葉會吸收外在的氣息,當你喝下龍井,彷彿看到江南的湖泊風光;若喝凍頂,就像站在山頭被周邊雲霧繚繞般沁涼。「不同的茶會暗示不同的風景」,葉子所蘊含的大自然潛力,即是茶的獨特魅力。


顏色偏淡的「青石流泉」綠茶,採嫩芽製成,茶湯碧透芳香。
喝茶是生活藝術

最初對茶的享受來自「視覺」。小時候周渝對外在事物充滿好奇心,喜歡釘著螞蟻、看著大玻璃杯裡「茶葉沉浮的姿態」,觀賞的樂趣「遠大於喝的經驗」。長大後因為爬山,經過茶山、認識茶農,漸漸知道茶。直到開了「紫藤廬」,接觸茶的範圍變大,程度才更高。

他認為「人都會品味茶」,但「不要太過執著」。周渝說,「喝茶是種生活藝術」,茶給人的印象從養生、遊戲、休閒到專屬於東方文化,有著不同的層次。其實茶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很高的意境。」同樣的茶葉,會帶來不同的想像與創造。

喝茶,在許多人眼中是種隆重的儀式;像講究茶道的日本,行茶方式與禮儀皆有嚴格規範。周渝引用莊子的話:「道,由技入藝,遊刃有餘。」日本人喜歡規則,「連插花都嚴謹、很潔癖,不小心碰到就崩潰。可是插得好是意境;插不好便匠氣。」有時太講究,反而讓茶與人產生了距離。


獅峰龍井:產於杭州龍井鄉的獅峰山,古人評其茶湯「淡而遠」,周渝說,入口彷彿能看到江南溫婉秀麗的湖光山色。
「茶是平易近人的」。有一次,他臨時決定爬山而忘了帶水。途中又飢又渴;飢餓可以忍受,但口渴難耐。好不容易看到農家,向穿著粗樸的茶農要了一杯茶,這杯隨意用鋁罐裝的茶,茶湯裡還飄著茶梗,器皿隨便、茶葉粗糙。但喝的當下卻是無比暢快,反倒成為他對茶的深刻記憶之一。

茶氣引發想像力

「歷史上,每個農家都喝茶,但誰去學過茶道呢?」喝茶時若擔心茶器不好看、茶葉不好,不敢拿出來分享,「這就是我所反對的。沒有學過茶道才能喝茶這回事。」周渝認為,喝茶的茶器可以儉樸,空間也不需要太精緻,以免拘謹。喝茶要放鬆,所謂「真正的空間,是我們腦袋裡的空間;是人與人之間相處不緊張的寬闊空間。」

「茶人將一切存在的物,都看成有意義、有生命的存在。」空間裡的一盆花、一張桌子,都是茶人交談的對象,形成「茶世界的天」。而茶壺、茶杯、水盂「就像是獨具性情的友人」,茶人如何對待,便可能有何回應,佈局成「茶世界的地」。


茶湯浮出大量泡沫,代表茶葉含有豐富膠質。
天與地的「典範」大過技藝的「規範」,隨著人的天賦或心態可有不同的表現,對「重視隨機靈感的漢文化」來說,「道」應是無所不在。

「茶有茶氣,可以讓我們擁有更多想像的可能。」所以,茶器材質只須用得簡單。即使在家裡,稍微注意周邊的小空間,至少有個乾淨的桌面,就能自在喝茶。

好茶回潤又生津

怎樣算好茶?他慧黠的眼裡先漾出了笑意,卻淡淡地說:「喝了喜歡就是好茶,就像情人眼裡一般。」直到多喝了幾杯,情緒完全放鬆,才說出自己憑斷的方法,「真正的好茶第一要回潤生津,吞津是種養生,美感上覺得澀是堵塞;潤是種流暢。這感覺要慢慢釋放,高潮絕對在中間,讓人愈喝愈舒服。」若釋放得太高、太快,便不自然。此外,自然的茶應該「很耐泡、韻很長。」一泡好茶,會使人「全身舒暢、精神解放、靈感豐富。」

品茶會聞香,而嗆鼻香與幽香都是香氣。強烈的香,是強迫人感受,「但美感並非霸占,你還是很自由。」周渝說:「聞香是種氣質,茶香會在喉嚨裡轉化,當你在放鬆的情形下,自然可感受這種美感。」正如「君子,人不知而不遇」,是種含蓄的體驗。就算看了它,腦袋還要有點創造,才能無限想像。

「茶是舞台上千變萬化的配角」,不管開會、聊天、一個人沉思,或甚至種田,旁邊都可以有茶為伴。「你很難想像,這東西在什麼戲碼都可以當配角,真是太偉大了。」但是茶會變化,「你注意到的滋味,就會變成主角。」

★茶人周渝推薦》紫藤廬茶館.茶農高定石

周渝》紫藤廬 富人文內涵的活古蹟
2008/11/28
【聯合報/記者吳雨潔/報導,記者周永受、陳立凱/攝影】

紫藤廬是個精巧的藝文空間。

紫藤廬「是茶館,又不只是茶館。」

原為周渝父親留下的公家宿舍,在50年代是自由主義學者的聚會場所,成為高壓統治的當時,一個小小的言論自由空間。後來變更為台灣第一處市定古蹟,是「以人文精神及公共空間為內涵的活古蹟」。


東方美人「定美」帶有蜂蜜甜香。
紫藤廬藏在車水馬龍中,與大樓比鄰而居,是水泥叢林裡一片難得的綠意。可品茶、用餐,提供團體規劃茶道、茶文化交流等活動。

紫藤廬裡協助泡茶、供餐的服務人員,因氣質脫俗,還被陳文茜稱作「仙子」。偶爾不定期展出藝文作品,是個精巧的藝文空間。

店家小檔案

.鄰近捷運站:台電大樓站

.地址: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電話:02-2363-9459

.營業時間:10:00~23:00

.消費:無刷卡,不加成

周渝》茶農高定石 與自然共存的農耕法
2008/11/28
【聯合報/記者吳雨潔/報導,記者周永受、陳立凱/攝影】

來到高定石的自然農耕茶園,他會現摘茶葉,請你吃最新鮮營養的生菜沙拉來到高定石的自然農耕茶園,他會現摘茶葉,請你吃最新鮮營養的生菜沙拉。
周渝口中努力於自然農耕的茶農小高,是他推薦讚許的對象。來自大陸安溪的高家,家族世代皆從事茶業,遷到台灣後,製茶歲月也已超過百年。

高定石有感父親為人做了一輩子好茶,卻吸收過多農藥弄壞身體,而決心改作自然生態的茶葉。撇開茶的好壞口感,他認為,讓茶回到最原始的狀態,除了喝到最自然的茶,也能保護環境生態。他希望與人分享「清新、自在、環保、安全、養生」的茶,最重要的是喝了可以會心一笑。

剛開始總被當作傻瓜,自然農耕的茶葉產量僅有原本的一成。但高定石說只能堅持忍耐,繼續往前走。他享受「與茶談戀愛」的感覺,焙茶的夜晚,總是窩在茶葉旁邊,悉心觀察所有變化,甚至到了「把所有溫柔都留給茶葉」的地步。


一心二葉對開的紅茶「紅玫」,製茶時重揉捻,葉片較碎。而芳香物質濃厚,食方的女廚神阿嬌也非常喜愛。
他的自然農耕茶園隱身在產業道路旁,雜草長得比茶樹還高,與一般整齊排列的茶園景觀迥異。前往茶園的那天,下著細雨,他隨手摘下一片茶葉,要我們品嘗新鮮營養的「生菜沙拉」。

這是我第一次吃生茶葉,剛離開土壤的嫩葉,還帶著雨水的滋潤,茶的淡雅細香滋味慢慢轉開,不帶烘焙火氣。突然了解周渝所說,葉子的清新能「品出大自然的風光」。

高定石尊重自然生態,堅持不除蟲。他說,這樣才是真正的生態平衡。像被綠葉蟬咬過的茶葉,帶有獨特的果香蜜甜。但茶葉裡的果蜜香,常被冠軍茶比賽當作「異香」,不見得受寵。只是喝到嘴裡的愉悅舒爽,不需要獎狀,也能體會。

他的茶葉分成一心二葉與毫尖兩大種;一心二葉的茶葉「香氣發揚,茶湯濃稠、層次豐富」,毫尖是「細雅柔綿密」。


自然農耕法的茶葉上充滿各式茶蟲蛀過的痕跡。被茶蟲咬過的茶葉反而有種特殊的果蜜香。
他用家人名字來替茶葉命名,象徵家族傳承;像文山包種「萬秀」是他父母名字結合,東方美人「定美」為他與妻子,放置近70年、需有緣才能分享的陳年東方美人「高祖」則有高家祖先之意。

店家小檔案

.地址:台北縣石碇鄉烏塗村橫坪路6號

.電話:0953-827-028

.消費:無刷卡,不加成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