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1 中國時報

 飽暖思淫欲,色情業和經濟榮枯密切相關,在當前疲弱的大環境下,嫖客荷包嚴重縮水,對各色情業造成打擊。同時,不少失業族因覓職困難,也臨時下海接客。

 曼哈頓一些高檔應召站,過去挑客極為嚴格,從信用卡等級判斷來路,春風一度的價碼令人瞠目。在紐約高價買春的嫖客,華爾街金童是主流。這些高收入的嫖客門檻很精,多不從自己口袋掏錢,而是假公濟私刷公司信用卡支付應召站。

 華爾街金童 難報公司帳

 戴維斯(Kristin Davis)是上流社會的金牌老鴇,她最近在電視上公開嫖客名單,包括破產的雷曼兄弟、JP摩根大通、高盛集團、美林證券、德意志銀行等金融人士,以及大規模私募基金經營人、NBC電台副總裁、大型房地產開發商、華爾街法律事務所合夥人、美國職業棒球協會共同主席等。

 金牌老鴇手中握有九千八百個嫖客資料,都是上流階層的有錢人,前紐約州長史匹哲即是「第九號客人」,因醜聞爆發下台。性交易以每小時兩千美元起跳,過夜費可高達一萬美元,華爾街大亨以公司信用卡付帳,應召站以人頭公司寄出帳單,方便嫖客報銷,名目為電腦諮詢、建築裝潢等。

 如今華爾街盪到谷底,一息尚存的大企業緊縮公款花費,公司信用卡難再濫用,執行長、銀行家、投資經理不是失業,就是減薪,應召站在華爾街的基本盤隨之崩潰,為了求生存,調整之前勢利心態,現也打出優惠價,希望能挽住嚴重流失的客人。

 小姐搶凱哥 失業女下海

 客源少導致小姐內鬥,綽號小貓咪的妓女說:「應召站小姐為搶客人,私下塞錢給負責排班的大哥,收入不好的小姐,就給大哥免費服務。但客源明顯減少,沒有客人上門,還是沒用。」

 小貓咪說,俱樂部因為收入嚴重減少,老闆也進行裁員,過去請專職保鏢和司機,這些人都是領月薪,另外還有小費分紅。現在生意不好,老闆不想養這麼多人,改為外包給租車公司接送,以次計價,車伕、保鏢、皮條客都丟了飯碗。

 應召女郎沒有底薪制,以接客數計算,雖然沒有裁員問題,但老闆巧立名目變相調高抽頭,又要女郎分攤車費,小貓咪算算最後拿到的錢,身價宛如三級妓女,心理很不平衡。

 失業潮洶湧,許多人在找工之餘,以兼職方式接客,青春辣妹、良家婦女都半遮門接客,她們多在皇后區、長島、新澤西等郊區。這些新人雖然經驗不足,仍可謂物美價廉,嫖客為了省錢和嚐鮮,開始轉戰新貨,讓專業妓女備感壓力。

 在皇后區的一些按摩店裡,有些大陸人從事色情按摩,口交一次二十或三十美元,性交則一次五十到八十美元,上門的多為藍領階級。但自去年以來,很多上班族也來探路,四十來歲的莉莉說:「看起來是高知識份子,都穿西裝打領帶,還有人帶著公事包呢!」

 色情按摩店 殺價競爭劇

 色情按摩店成本低,布簾一拉即可,匆匆五分鐘現金入袋,客人不嫌小姐的年齡、姿色,若被警察抓了,關一下就放出來,紐約、洛杉磯、休士頓等到處可見華人按摩店。因為店越開越多,同鄉惡性競爭之下,屢見倒閉情事。

 男性下海時有傳聞,漢克原在新澤西當餐廳侍者,因餐廳歇業,走投無路之下,去年下海當伴遊牛郎,本以為可輕鬆賺錢,怎知女人不好侍候,比在餐廳打工還辛苦。漢克說:「先得自掏腰包到沙龍,把白皙身體曬成古銅色,胸毛修剪有型,如此才能接客。」

 漢克透過一家網路約會中心,和女客人搭上線。有個已婚女人對他很滿意,約好了還要找他,卻從此不見蹤影,後來得知,她的開發商老公投資失利,疑在跑路。

 漢克高中時曾在街頭混過,他表示:「網路中心多由黑幫操作,有時被黑吃黑,只好自認倒楣。」有些牛郎喜歡計較,老大立刻將他除名,甚放話要同業封殺。漢克說,如果能找到餐廳工作,他一定馬上從良,因為收入實在不怎麼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