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台灣對日本文化幾乎全面性地接收,日本文學當然也是台灣閱讀版圖中重要且深遠的一脈,除了早年大師如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等等,日式大眾文學如推理小說,早已擁有固定閱讀社群,譬如宮部美幸一到台灣,很快就被台灣讀者接受。但論及純文學的引介,除了如旋風般迷倒一整代青年讀者的村上春樹之外,其他的重要作家,儘管也都有出版社亦步亦趨地引進,但大多以小眾書迷為主,尚不足以在台灣「撐起一片天」。

 這些創作實力豐沛的日本當代作家,除了石田衣良,還有日本文壇「催淚者」、《鐵道員》(小知堂)、《椿山課長的那七天》(高寶)作者淺田次郎;著有《錦繡》(麥田)、《夢見街》(遠流)等書的宮本輝;以《惡人》(麥田)邁向文學高峰的吉田修一,以及因《博士熱愛的算式》(麥田)在台打下知名度的小川洋子等等。他們在台出版的著作幾乎都超過10本,但累積多年的長流細水,卻始終還在引爆成為大浪潮的邊緣而已。
 這幾位作家分屬不同世代,其中最資深的為1947年出生的宮本輝,早在1988年,故鄉出版社便引進宮本的《夢見街》,其後又零星有《河的星塵往事》(實學社)和《月光之東》(麥田)等譯作,但迴響都不大,識者無多,直到近兩年出版社才再度譯介他的作品。宮本只比村上春樹大兩歲,但兩人寫作風格大相逕庭。資深出版人陳雨航認為,相較於村上的西洋風格與都市化題材,宮本屬於更「老派」一點的寫實調子,「很容易讓人誤會他是很老的作家,但作品很有看頭。」
 不止宮本輝,陳雨航認為,淺田次郎寫作面向廣,小川洋子融合冷靜與現代感的筆調,吉田修一的文學性,都是「大可經營」優秀作家。「能不能紅很難說,有時候剛好有個契機,例如搭上電影風潮,或找到很好的切入角度,便能一舉成名。但與其東出幾本、西出幾本,希望出版社能有系統地經營這些作家。」

 作家傅月庵表示,上述的日本文壇大將都有細膩的文筆、很會說故事的敘事能力,但對6、7年級讀者來說,可能欠缺吸引力,尤其近年歐美翻譯作品大軍壓境,相較之下,日本文學較具文化地域性,在台灣自然不敵口味「全球化」的歐美小說。他不禁說:「日本文學在台灣並不好賣,尤其台灣出版節奏快,試了幾本不賣往往就必須放棄。」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