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s.sina.com 2009年02月15日 08:29 德國之聲中文網
  風在美國具有重大的意義:這不僅僅是指奧巴馬當選總統給政界帶來的"變革新風",而且也指自然界中的風,因為用它可以制造出能源。隨著美國對可再生能源越來越重視,美國人對德國相關技術的興趣也與日俱增。面對氣候變化的威脅,奧巴馬提出了一種新的"綠色經濟政策"。而在拉爾夫‧杜爾的農莊里,已經率先開始了清潔能源的應用。記者 Antje Sina 參觀了他的風能發電設備:

  在拉爾夫‧杜爾的農場里,吹拂著變革的新風。在傳統的煤炭工業基地俄亥俄州的腹地,這位80歲的老農場主的六架風力渦輪機高聳入雲,映襯著藍天,給附近的小鎮布魯克威爾豎起了醒目的地標。"每一架風力發電機的功率為10千瓦小時。"

  杜爾希望制造出清潔的能源。這套風力發電設備使杜爾在相當保守的俄亥俄州成為了"綠色環保先鋒"。而使用風能發電的最初想法,卻是在杜爾住院時產生的。"五六年前,我在醫院接受了安裝人工膝關節的手術。在手術當天,一位朋友來看我,帶來了一本關于風能發電的小冊子。我當時閒得很,就仔細讀了這本冊子。"

  結果這一下子就引起了杜爾的幹勁兒。"我想,哦,那我們的農場也可以裝上這個來生產清潔的電能。俄亥俄州的煤炭資源豐富,因此我們90%的電都是通過火力發電生產的。"

  在出院之後,杜爾沒有耽擱,六個月之後就把自己的想法變成了現實:"我給地面鋪上水泥,供貨商開著起重機,帶來了風輪的葉片。我的孫子把支撐桿豎起來,然後再把渦輪機安裝上去。"

  現在,這些風力渦輪機都在40米的高空旋轉,可以為這座總面積1200公頃的農場提供15%的電。杜爾表示,從農場每年總額4萬美元的高昂電費來看,這個比例還不夠高,但是"這樣可以生產出清潔的能源,並且能帶來很多啟發。"

  杜爾的"宅基地農場"發生了很多變化。在過去的兩年中,這位以出售種子和養豬為主的農場主給自己祖傳的農莊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都是他的父輩祖輩們想都不敢想的。這位個子矮小的老人充滿自豪地把辦公室前發出隆隆聲的銀色巨大取暖設備指給記者看:"這里有一個地下供水系統,大約有1.5米深。整個供水管道系統穿過地熱供暖設備,冬天可以取暖,夏天還可以制冷。"

  不僅如此,杜爾還想把肥料變成黃金。每年,他的家族農場都要飼養出大約一萬頭肥豬。他希望未來能通過一個設備,把肥料轉化成燃氣,用于給豬圈供暖。農場里的種子烘幹機已經實現了這種循環利用:烘幹機是用廢棄的糧食秸稈作為燃料的。這樣,每年可以省下來5萬加崙的丙烷氣燃料。

  杜爾的夢想就是,告別煤氣、告別汽油。而他擁有的汽車中,有不少已經減少了一半的耗油量,另一半使用液氫燃料。為了生產這種汽車,杜爾的好朋友克里斯‧麥克維尼自己開發了一種發動機。

  幾周前,麥克維尼和他的生意伙伴剛剛把自己的第一批氫氣發動機設備銷往了美國傳統的石油基地德克薩斯州。風能發電在那里早已經紅火了好幾年。這個行業的繁榮也使得許多德國企業從中獲益不少。麥克維尼說,私人住戶的需求量也很高。"人們都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能源消費成本一路攀升。此外,他們對地球變暖也有了危機意識,都希望能做點什麼。"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加利福尼亞州的風力發電總統奧巴馬倡導的替代能源包括太陽能、風能、生物柴油和地熱等,為此他將在未來幾年投資150億美元。然而,了解這些概念的美國人並不是非常多。杜爾的農莊可以作為他們學習的樣本。為了擴大種子的銷路,杜爾設立了一個信息中心,很多感興趣的人成群結隊地乘坐大巴到這里來,學習可再生能源的基礎知識。杜爾說:"原因在于,第一,石油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第二,全球氣候變暖給許多人敲響了警鐘;第三,假如我們總是要從委內瑞拉或是中東地區進口石油的話,我們的國家安全就無法得到穩定的保障。"
  在距離這里三小時車程的地方,俄亥俄州農民聯合會主席羅傑‧懷斯和他的鄰居路易斯‧史蒂文斯把可再生能源也帶到了多風的伊利河畔:他們希望在那里新建25個風力渦輪機。它們不僅能夠給當地解決供電的問題,而且還能創收。懷斯說:"俄亥俄州希望能夠趕上其他地區在風能發電上的進度。我們這里的資源條件很好。我們成立了農民合作社,讓鄉鎮也參與到我們的項目中去,為農場主提供可再生能源發電設備,創造收入來源。"

  懷斯和史蒂文斯成立的農民合作公司,利用美國農業部發放的創業補助金,以及一家德國咨詢公司提供的技術知識,為實現風能發電奠定了基礎。越來越多的鄰居被他們的創業理念所感染。施蒂文斯表示,這是俄亥俄州第一個此類項目,所以需要當地立法部門對相關的法律法規進行修訂和補充。他說,打頭陣的人總是給後面的人掃清障礙。

  對于美國總統奧巴馬來說,現在到了掃清障礙,引入綠色環保經濟政策的時候了。奧巴馬希望在未來三年里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擴大一倍,並為此創造必要的法律基礎。德國弗勞恩霍夫研究所駐馬賽諸塞州的劍橋大學外事處主任埃克‧韋伯堅信這一政策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我們必須看到,美國在氣候問題方面的態度真的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其中,任命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朱棣文為能源部長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

  朱棣文是綠色能源的倡導者,阻止氣候變化是他的最高目標之一。他呼籲限制有害氣體排放,支持美國簽署《京都議定書》的後續協議。這一政策信號早已被許多美國人領會。就連一向保守的傳統產煤區弗吉尼亞州的環保部長布萊恩特也發現了這一變化:"十年前,大多數美國人對氣候變化根本就不感興趣。不久前我們在弗吉尼亞州做了一次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0%的民眾都對氣候變暖表示擔憂。這就是明証!"

  布萊恩特和韋伯都參加了德國駐華盛頓使館舉辦的"跨大西洋氣候橋梁"項目成立儀式。該項目旨在促進美國和德國在保護氣候方面的合作。大西洋兩岸的政界、科學界、社會團體和企業界人士將通過這一橋梁更緊密地聯系起來。德國駐美國大使克勞斯‧沙里奧斯對這一項目充滿信心,在過去的兩年半里,他也發現美國各地民眾在氣候保護方面的意識已經有所加強。他說:"在我的任期剛開始的時候,氣候保護還不是一個話題。但是現在,我被問到最多的就是這個話題:你們德國人是怎麼做到在幾年之內把可再生能源的應用擴大三倍的?你們德國人是怎麼把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22%的?"

  沙里奧斯大使希望美國人對氣候保護的興趣不僅能給德國企業帶來商機,也能使德國作為環保先驅者的國際形象得到提升。

  而在經濟危機時期,環保政策該何去何從?──持懷疑態度的人們認為這將是奧巴馬總統面臨的一個困境。但是,奧巴馬恰恰許諾,要把這兩者結合起來,尋找出路:"我們能夠創造酬勞優厚的工作崗位,這些崗位是不會受到裁員危機影響的。比如生產太陽能電池板,或是生產風能發電機等。"

  不過,要真正從根本上轉變人們多年來的意識仍然非常艱難。德國人哈爾特考夫自從70年代起,就在美國從事節能房屋設計的推廣工作。早在80年代,他的團隊就曾經開發出一批節能私人住宅,這些房屋可以將每月的暖氣費用降低到原來的十分之一。盡管如此,這個項目最終還是夭折了,因為美國顧客不感興趣。哈爾特考夫解釋說:"那時候,人們根本不願意讓別人告訴他們要改變生活方式。25年來,他們一直都這麼認為,而且還曾經說過:只要是對通用公司好的事兒,就是對我們美國好。他們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對于像俄亥俄州農民杜爾這樣的綠色能源先行者來說,那個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杜爾還在自己的信息中心進行著關于可再生能源的講解──帶著深思,甚至還帶著一絲傷感……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