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何某些國家不顧國際譴責持續捕鯨?綠色和平爲何要反對商業捕鯨活動?你瞭解鯨嗎? 

如果你未曾目睹過鯨的身姿,你也一定能夠想像牠們搖曳暢遊的柔美曲線;也許你未曾傾聽過鯨的私語,但你一樣可以乘著那百轉千迴的悠揚歌聲,在碧海藍天的圖景中,在冰山暖日的光影下,同牠們一起,享受遨遊天際的快樂。 

鯨是龐大的哺乳動物,牠們無法像魚那樣迅速大量繁殖後代,而是像人類一樣,需要餵奶育崽,所以鯨的種群增長十分緩慢。長久以來,少數國家的過度捕鯨,使鯨類面臨種群滅絕的危險。在此背景下,國際捕鯨委員會(IWC)1982年發佈商業捕鯨禁令,1986年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但日本、冰島等國仍以「科研捕鯨」爲名,繼續從事商業捕鯨活動。日本每年都在南大洋——這片鯨類僅存的棲息地屠戮上千頭鯨,一些種群早已不堪侵害,瀕臨滅絕。 

即便如此,日本還千方百計想擊破捕鯨禁令,每逢國際捕鯨委員會召開年會之際,日本總是提出重新恢復商業捕鯨活動的要求。  

1975年第一次攔截捕鯨船起,綠色和平的反捕鯨歷程已走過了30多個年頭。這些年來,綠色和平的船隊追蹤著捕鯨者,我們的勇士以自己的身軀去阻擋捕鯨叉,挽救了衆多鯨的生命,但在大規模的殘忍捕殺面前,綠色和平的努力還未能挽回整個鯨類的命運。我們需要你的關注和支援,將反捕鯨行動進行到底! 

你、我攜起手來,一齊行動吧,爲鯨這種古老而美麗的生命,貢獻出自己的一份智慧和力量! 

國際捕鯨委員會和捕鯨國家

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ttee)成立於1946年,目前共有72個成員國。它建立在《國際管制捕鯨公約》的基礎上,負責保護鯨類和管理捕鯨行業。國際捕鯨委員會的成立是因爲意識到鯨在大量捕殺下急劇減少,希望通過國際間的協調合作控制這一態勢。198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通過了《全球禁止捕鯨公約》,嚴格禁止商業捕鯨。隨後該委員會又指定了印度洋和南大洋爲兩個鯨類保護區。 

但日本,冰島和挪威等國家依然打著「科學研究」的旗號繼續大規模捕鯨。事實上,依靠當今科技,人們可以憑藉聲納跟蹤或DNA提取進行研究,根本無須提取鯨的性命。

除了假借科學研究之名捕鯨,日本還意欲推翻1986年定立的商業捕鯨禁令。他們以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爲威脅,同時又利用金錢拉攏更多小國加入委員會進而爲他們投票。在2006年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年會上,在是否解除商業捕鯨禁令的投票中,雖然日本最終沒有獲得3/4以上的投票而最終失敗,但贊成票與反對票數已相當接近。並且,該次會議還通過了一項支援恢復商業捕鯨的議案。

長期以來,日本政府對外宣稱日本公衆支援捕鯨行爲。但實際上,92%以上的日本民衆根本不知道他們的政府每年都要捕殺900頭以上的鯨,69%的民衆不支援在遠海捕鯨。而且目前人類對於鯨肉的需求已經大幅減少,根據日本國內的調查,只有10%的人曾食用過鯨肉,而在他們中間,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每月食用一次。目前在冰島和日本,已經有成千上萬噸的鯨肉、鯨脂和鯨骨囤積儲藏。

【2009-02-20/聯合新聞網】

公然走私鯨肉 日本捕鯨醜聞

‧綠色和平 2009/02/20




綠色和平日本分部成員佐藤潤一正在量度走私鯨肉的重量。
綠色和平/提供
【綠色和平/提供】

日本,東京—今天綠色和平揭露日本政府公然容許鯨肉走私活動,向全世界展示從日本捕鯨船「日新丸」號走私上岸,盛滿鯨肉的箱,上面還標明「紙板」字樣,以圖瞞天過海。事實上,捕鯨船拿了日本納稅人的錢,以「科學研究」的名義捕鯨,卻非法出售鯨肉,並將收入據為己有。更令人震驚的是,鯨肉走私的非法行為,已經在日本官員視而不見的情況下,持續了幾十年。

在過去四個月,綠色和平成員通過秘密監視、線人證詞、隱蔽相機和跟蹤運送贓物的貨車等,就像電影情節般記錄鯨肉走私的過程。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日本捕鯨船打著「科學研究」的旗號大肆捕鯨。如今,綠色和平終於把他們的驚天醜聞公諸於世。

層層官員無視走私活動

綠色和平工作人員把這些證據連同鯨肉一起呈交東京地方檢察部門,請求他們公開徹查捕鯨的腐敗內幕。綠色和平還呼籲終止從稅金中撥給捕鯨項目的470萬美元津貼,以及撤銷捕鯨公司「共同船舶(Kyodo Senpaku)」的執照。



在調查期間,為了獲得大規模走私鯨肉的第一手證據,綠色和平工作人員喬裝調查,直接接觸「日新丸號」上的船員。據知情者透露,捕鯨船上的高級船員和共同船舶的負責人,對這種交易視而不見,任由走私活動持續幾十年。一個與共同船舶有聯繫的知情人士透露,日本鯨類研究機構(ICR)(也就是在「日新丸號」上進行所謂「科學研究」工作的機構)的官員極有可能知道走私活動的存在。

我們掌握的情報顯示,醜聞涉及的範圍廣泛,共同船舶不可能不知情。共同船舶漠視大規模腐敗及納稅人稅款被偷盜。我們正徹底調查還有誰從捕鯨中獲益,還有誰允許欺騙的繼續。

從共同船舶新舊職員提供的資料,綠色和平調查人員在2008年4月跟隨「日新丸號」從捕鯨區域返航,秘密查證到走私鯨肉卸貨地點是一輛特別的貨車,但共同船舶的官員和船員都置之不理。後來,調查人員還對東京的送貨過程進行跟蹤。


根據日文發貨單的描述,在『日新丸號』卸下某船員的私人箱裏,裝滿了23.5公斤盜來的鯨肉。發貨單上將盒子的內容標記為『紙板』。
綠色和平/提供

用偷來的鯨肉造房子

聲稱是「紙板」的箱子,實際上裝了23.5公斤醃制的「優質」鯨肉,價值達3000美元。一個告密者告訴綠色和平調查人員,許多船員各拿多達20個這樣的箱子,他還聽說有個船員聲稱,單單從偷鯨肉的獲利,就可以建造一棟房子。

為了追查這些鯨肉的最終目的地,調查人員走訪了日本許多不同地方的酒吧和飯館,在這些地方,他們「點」了「特別」的肉,還用隱蔽相機拍下他們的反應。儘管日本漁業局和鯨類研究所在2008年6月底前不會出售鯨肉,這些酒吧和飯館的老闆們卻說,他們正在等待今年捕獲的鯨肉能夠很快送過來。

由日本政府支持的科學捕鯨項目,一直在南大洋鯨類保護區持續著。如今,科學捕鯨已經捲入爭議、謊言和醜聞的泥淖,使日本在國際社會聲譽掃地。綠色和平公佈醜聞,是要抽出誰從捕鯨項目獲利。事實上,科學捕鯨沒有帶來有用的科研資料和經濟效益。

醜聞四起:偷竊鯨肉事件嚴重到什麼程度?


下載完整調查報告(英文)
綠色和平/提供


日本社會已經被資源再生、食品標籤、撫恤金、公共事業招標作弊以及在辯護中行賄等接連發生的醜聞事件所累。這一次,捕鯨行業再次受到挑戰,成為備受質疑的商業行為。

2008年初,日本《朝日新聞》報導了捕鯨者難以償還一億日元公共資金的事件。由於4000噸鯨肉庫存尚未賣出,加上《朝日新聞》指出消費者對如此「血淋淋」的商品不感興趣,捕鯨者似乎已經註定失敗。而且,某知名審計機構曾告訴《朝日新聞》的記者,每年在南大洋捕鯨的數量一再增加,導致市場上的鯨肉遠遠供大於求,這對於一家普通商業公司而言,其影響是不可想像的。

日本在南大洋鯨類禁捕區進行的捕鯨項目,資金來自本國稅收,納稅人有權知道誰在用他們的稅金牟利。日本捕鯨項目因為缺乏科學可信性,已經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當很多人得知大量的鯨肉庫存的來源,便拒絕食用鯨肉,何況這次揭露如此腐敗的內幕。我們現在就應該立即停止捕鯨,把公共資金用在正當而更有意義的地方。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