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大罷工的巴黎
通勤族 有人每天來回走四小時
罷工者 得告訴家人耶誕節沒有禮物
周老闆 當司機沿線載員工上下班
開車族 標示去向 方便路人搭便車
保育人士 為靠地鐵熱氣過冬的蟋蟀請命

台鐵工會秋節罷工,站在工運的角度,此舉已踏出了公共運輸系統「抗爭對話」具體的一步
。站在社會大眾的角度,現階段恐怕怨怒蓋過理解的同情,「集體休假」可預見將如孤舟頂
巨浪,風險難計。

台灣的公共運輸系統總是「以乘客為尊」,且台灣社會向來「以和為貴」,避免衝突對立;
又因經濟掛帥盛行已久,所有的得失衡量都以生產力為計算標準,因此「罷工」便成了可怕
的名詞,何況是影響日常生活甚鉅的公共運輸罷工。

可是火車不開真的有那麼恐怖嗎?在巴黎生活了十多年,我已較習慣與罷工一起過日子。台
鐵工會此舉讓我想起一九九五年十一月,長達近一個月的法國大罷工,以及當時「受害的社
會大眾」如何度過寒冷的冬天?

那年的大罷工幾乎含括所有公私營運輸系統。上班族每天走路上班,有人穿西裝打領帶,皮
鞋放背包內,腳踩直排輪,一路溜到幾公里遠的辦公室。那一個月腳踏車店生意強強滾,沒
腳踏車與直排輪的就走路上班。我的朋友從巴黎市偏東的二十區,每天來回走四個小時到南
邊的十三區上班。一開始還哇哇叫,罵工會、罵運將,還斥責我們參加抗爭遊行是幫兇。

罷工持續進行著,參與罷工的行業增加了,郵局、教師、學生都上街頭了,失業者也不會錯
過機會。各大工會代表日日與政府談判,大家每天盯著電視,期待有個「圓滿的結局」。可
是拍桌子甩門多於握手言和,工會間意見分歧,政府當然想個個擊破,民眾的心情跟著起起
伏伏,希望罷工趕快結束。

罷工不是休假,即使是公務員也無薪水可領。耶誕節快到了,如台灣過新年家裡是要用錢的
。參與罷工的多靠薪水過日子的工人,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面對家人,告知他們耶誕節恐
怕沒有烤火雞也沒有禮物了。罷工者也不是躺在家裡休息,他們要出席集會、參加遊行、分
發傳單。雪已經開始飄了,我在電視上最常看到的畫面是路工們聚集在車庫前軌道間,一張
張剛毅的臉,頭戴毛線帽、嘴角咬著菸頭,他們搓著手掌燒柴烤火取暖,面帶微笑但卻毫不
退卻。

大家都安靜、乖乖的「等待黎明」。最期待卡車司機趕緊上路,因為像巴黎這種大都市,蔬
菜生果與一般食品都自外地供應,如果運貨卡車不動了,傳統市場首先受影響,菜架魚攤空
空如也。有遠見的人就趕緊去大超市搬貨,囤積罐頭麵條與冷凍食品。想想巴黎人也真夠堅
強,每天長途健行走路上下班,還得搶購食品度過罷工期。這樣的日子跟戰爭期間又有什麼
兩樣呢?

罷工持續進行著,漸漸地大家也「適應」了,我那天天幹譙罵工運的朋友臉色溫和的說:「
走路也不錯,我瘦了四公斤,平常努力減肥要瘦一公斤都很不容易。而且我每天換不同的路
走欣賞風景,其實也沒那麼痛苦啦。」

作夢也想不到,印象中最自我最自私的法國人,在罷工季節都變得團結一致、休戚與共。還
是有人開車進巴黎上班,開車族在車上清楚標示他去的方向,以方便路人搭便車。所有的防
人之心都轉換成熱情主動助人為樂,平常連家人都懶得理會的,現在會和陌生人交換罷工發
展訊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講起來個個頭頭是道絕無冷場。這段期間,社會運動活絡
,卻不是「動盪不安,社會崩盤」,雖然生活不便,也未造成「百業蕭條,經濟倒退」,想
來這個社會的體質經得起考驗。

潮州華僑周老闆開食品工廠,專門供應中國餐廳超市。為避開塞車時段,他每天早上四點出
門,如交通車司機沿線載員工上班,下午二點早早下班又送員工回家。「生意要做,日子要
過,就得想變通之道啊!碰到這種情況,辛苦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人,誰叫你住在法國!」

民眾幹譙工會和罷工的運將,也幹譙政府。法國政府為息民怨並展現危機處理能力,派出軍
車為定點交通車,沿塞納河的市區與郊區就靠「公車船」接送。那年冬天又特別冷,在岸邊
等船搭船一點都不好玩,站在罷工這一邊的人雖也遊行,但並不希望日子真這麼過下去。

地鐵雖然停駛,可是地鐵站不能關門,因為許多流浪漢喜歡睡暖烘烘的地鐵站裡。後來有一
批動物保育協會的人說話了,他們在報上大登廣告,希望地鐵能趕緊恢復通車,其理由並非
反對罷工,也非為通車族請命,而是巴黎的地鐵車道裡有許多的蟋蟀,這些小動物靠地鐵列
車散出的熱氣過冬,地鐵停駛,地下車道凍成冰宮,可憐可憐小動物吧!

當罷工成為事實後,你就不得不想辦法生活在其中。國鐵不通,旅行就暫緩,要不就忍痛花
計程車費;機場罷工航班取消,遠行的人只好耐心等待;清潔工人罷工時,所有的人都要與
垃圾共舞;教師罷工時,你要想辦法替孩子找保母;擔心學校停課太久,最好請個家教補習
。如果你不懂電腦不會上網,就只能祈禱郵差先生女士們不要罷工。

【2003/09/10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