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6 中國時報
 黑人入主白宮後,有些人大膽預言美國已進入「後種族」時代,但這個預言很快就被一幅漫畫證明是錯的。

 《紐約郵報》最近刊登了一幅漫畫,漫畫中有三個「動物」:兩個白人警察,一隻黑猩猩;其中一個警察雙手持槍,冒煙的槍,他面前的黑猩猩被槍殺倒地死亡,血濺街道,另一位警察則在一旁說:「他們要找另外的人來寫下一個刺激景氣方案了」。

 這幅漫畫刊登後立刻引起軒然大波,黑人群起抗議,每天到《紐郵》大樓前舉牌示威;他們抗議《紐郵》把歐巴馬比成黑猩猩,抗議《紐郵》故意教唆種族主義者刺殺歐巴馬;並且要求《紐郵》道歉,總編輯與漫畫作者下台,也呼籲民眾抵制《紐郵》,不買報紙也不刊登廣告。

 《紐約郵報》的老闆是梅鐸,報份約六十萬,一向走羶色腥路線,典型的「小報」;而且政治立場偏向保守派,對歐巴馬向來不友善,把Obama故意改成賓拉登的Osama,曾是《紐郵》的「傑作」之一,「歐巴馬從小被回教家庭秘密扶養長大」這則爆炸性新聞,更曾是《紐郵》轟動全球的烏龍大獨家。漫畫作者狄隆那斯也是保守前科累累,最爭議的例子是他曾把同性戀比成獸交。

 《紐郵》總編輯雖辯稱,漫畫中的黑猩猩指的是失敗的刺激景氣方案,並非歐巴馬,但其實保守派媒體很早就對歐巴馬有過類似的「動物聯想」。

 保守派首席名嘴林伯,曾在他全美放送的電台節目中形容歐巴馬是「好奇喬治」(Curious George),《好奇喬治》是一部系列童書繪本的書名,這部童書繪本從一九四○年代風靡全球至今,有十幾種語言譯本,銷售量近三千萬冊。

 但喬治是誰?喬治不是人,是隻猴子,來自非洲的猴子。牠本名雖叫喬治,但在日本他叫Hitomane Kozaru(模仿人的小猴),中文名叫「好奇猴喬治」。六十多年來,喬治不但是童書的主角,也拍過動漫電影,上過電視,這幾年還趕時髦當過電玩遊戲的主角,連擺在街頭的扭蛋機台裡也看得到牠。

 喬治既頑皮又可愛,人見人愛,但曾經也形容歐巴馬是「神奇黑鬼」、「半非裔美國人」的林伯,以喬治比擬歐巴馬,當然是不安好心,他的目的祇是想把歐巴馬「動物化」為猴子而已。

 把黑人「擬猴化」是種族歧視文化下的一種刻板印象,白人如此,黑人亦然;在電影《光榮戰役》裡,丹佐華盛頓就對他的黑人同袍大聲咆哮:「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是一隻穿了漂亮軍服的猩猩而已」。更恐怖的是,賓州州立大學一年前曾做過大規模調查研究,發現許多年輕人至今仍把黑人跟猩猩與猴子聯想,研究論文發表在學術期刊上時,大標題更是怵目驚心的三個字:「Not Yet Human(還不是人類)」。

 《紐郵》雖否認漫畫中倒地身亡的黑猩猩是歐巴馬,但誰都知道那祇是狡辯,也是種族歧視刻板印象的殘餘反射;然而,這樣的漫畫能構成法律上的誹謗罪嗎?依美國法律來看,顯然不能。

 政治漫畫是屬於評論的一種,既是評論,就沒有所謂的對評論、錯評論或好評論、壞評論之分;也就是說,如果某報社論批評某人是超級大白痴,某專欄作家罵某人是狂人法西斯,就跟某漫畫家要把某人畫成是猩猩、小狗或鱷魚一樣,都屬於意見的表達,都符合合理評論原則,也都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之內。

 美國法律既然如此,當過哈佛法學院高材生的歐巴馬當然不會去控告《紐郵》;但《紐郵》逃得過法律,卻難逃倫理、道德與專業的審判;也難怪知名的《哥倫比亞新聞評論》曾形容《紐郵》是「一股邪惡的力量」,它的問題「已經不祇是新聞問題,而是社會問題」。

 「一莖草能負載多少真理?」這是詩人的問題,經過《紐郵》風波後,美國人該問自己的問題是:「一幅漫畫能洩露多少偏見?」當然,台灣人,包括政客與媒體,也不妨趁機問問自己:如果《紐郵》風波發生在台灣?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