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曇華寺的院子裏,兩殿門上,各有一塊匾,前匾是:聽鳥說甚。後匾是:問花笑誰。兩匾相對,正好組成一副絕妙的對聯:

  聽鳥說甚
  問花笑誰

  站在花木扶疏的院子裏,把這副聯輕輕吟誦了幾遍,富有詩趣的佛家情懷便油然而生了。

  花與鳥,這是春天的一對伴侶。江南三月,鶯飛草長,那是多麼蓬勃的生氣。古代的詩人們,多以鳥與花對舉,來歌咏明媚的春天。我十七歲時,也曾寫過這樣的詩句:“山高花上樹,天窄鳥扶雲。”我想,熱愛生活的人,大概沒有不喜歡花與鳥的吧。“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這絕妙的一聯,為我們營造了一幅多麼好的美人懷歸圖。其實,它又何嘗不是蘊含著深深的禪意呢?

  關於花與鳥,《五燈會元》中記載了兩則典故: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眼法藏,涅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 ”師(百丈懷海)侍馬祖行次,見一群野鴨飛過。祖曰:“是什麼?”師曰:“野鴨子。”祖曰:“什麼去也?”師曰:“飛過去也。”祖遂把師鼻扭,負痛失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師于言下有省。

  摩訶迦葉,被公認為禪宗初祖。釋迦牟尼拈花示眾,眾皆默然,唯有迦葉破顏微笑,釋迦牟尼便認為他開悟了,於是把禪宗大法傳給了迦葉。

  百丈懷海是中國禪宗史上一位光輝的人物。得到禪宗五祖慧能衣缽真傳的馬祖道是他的師傅。當他如實地回答師傅的提問,說野鴨子飛過了頭頂時,卻被師傅使勁地扭住鼻子,以致痛得嗷嗷大叫。但是,當師傅怒斥他:“又道飛過去也。”他的心中頓時劃過了一道明熾的閃電,他開悟了。拈花一笑,迦葉明白了佛法的妙諦,被扭痛了鼻子的百丈懷海,竟然獲得了禪的奧義。這在常人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這只能說明,常人與禪師之間,的確存在著思維上的鴻溝。我們常人,從小就受到嚴格的邏輯思維的訓練。冷了就要穿棉衣,病了就要吃藥。這看來很平常的生活上的道理,其實也會引起我們邏輯上的判斷。由冷想到棉衣,由病想到藥,這就是邏輯的推理過程。而得道的禪師,首先要走出的,便是這邏輯的藩籬。將人心從二元思維的陷阱中拯救出來,回到“一心”,回到空,回到如如不動的佛陀境界。我之所以說回到而不是找到,乃是因為每一個嬰兒本來就是在佛陀境界中,自從他呱呱墜地,隨著意識與語言的產生,他便離開了佛陀境界。人為為偽,人弗為佛。偽與佛,用《心經》來解釋,偽是色,佛是空。“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即是化二元為一心,棄經驗而入禪的關鍵所在。

  禪的暗示是普遍存在的。鳥飛鳥唱,花開花落,這些自然界常見的現象,往往也隱藏著巨大的禪機。所謂禪機,即是把複雜的客觀世界化為自體的單純的感覺。用鈴木大拙的話說,禪“除自體以外沒有其他任何目的”。釋迦牟尼拈花,迦葉微笑。花成為迦葉入禪的契機。百丈懷海因為局限于野鴨子飛過頭頂的真實性(也就是邏輯性)而被馬祖道一扭鼻子。這只野鴨子,終於把百丈懷海引進了許多人終生尋覓不到的禪關。在這兩則故事中,花與鳥不再是邏輯語言所給定的那兩個呆板的概念,而是在漫漫長夜中突然亮起的兩盞明燈,給苦苦追求的跋涉者帶來了新生的曙光。

  前面說過,花開花落,鳥飛鳥唱,它們都那麼無拘無束。它們也絕不因為人們的好惡來改變自身的存在。這一點,正是迦葉微笑的理由:禪是生命本來的自由。所以,當我置身在曇華寺的院子裏,看到“聽鳥說甚,問花笑誰”這兩個問句時,我好像突然捕捉到了對生命的最細微處的知覺。我更看到偉大的佛陀說出的那四個字:“無情說法。”

  按禪的知解,無情即是有情。既然禪宗大師們演釋過“法無定法”,“非法非非法”的公案,我們也可以說“情無定情”,“無情無無情”。我們可以無情說法,但絕不可以用“無情”來對待鳥的歌聲和花的微笑。玫瑰花紅得那麼鮮艷,可是,它絕不會因為自己的嬌媚而去譏笑路邊雜草叢中的矢車菊,而矢車菊也絕不會對玫瑰花生出嫉妒之心。闐無人跡的深山,枝柯交復的樹林,是鳥的快樂的家園。有一棵樹鳥就滿足了,它不會像人類那樣貪得無厭,為了滿足一己私利而不惜互相屠戮。在惡欲橫流的人的世界裏,鳥說什麼,花笑什麼,似乎並不能引起蕓蕓眾生的注意。

  但是,花與鳥,都是生活在大慈大悲的佛陀的世界裏。我們愛花,我們愛鳥,即使不能獲得禪的啟示,也可以獲得一種愛憫的精神,促使慈悲在我們的心靈深處萌發。

  關於花與鳥,歷代的禪僧與參禪的詩人們留下不少詩作,以傳遞他們的開悟,試舉幾例:

  慈受深禪師的詩:

  煙籠檻外差差綠,
  風撼池中柄柄香。
  多謝浣紗人不折,
  雨中留得蓋鴛鴦。

  張無盡的詩:

  蓮花荷葉共池中,
  花葉年年綠間紅。
  春水漣漪清澈底,
  一聲啼鳥五更風。

  寶峰照禪師的詩:

  一口吸盡西江水,
  鷓鴣啼在深花裏。
  自有知音笑點頭,
  由來不入聾人耳。

  王安石的詩:

  午鳩鳴春陰,
  獨臥林壑靜。
  微雲一過雨,
  淅瀝生晚聽。
  紅綠紛在眼,
  流芳與時竟。
  有懷無與言,
  佇立鍾山暝。

  戴咼的詩:

  幽棲頗喜隔囂喧,
  無客柴門盡日關。
  汲水灌花私雨露,
  臨池疊石幻溪山。
  四時有景常能好,
  一世無人放得閒。
  清坐小亭觀眾妙,
  數聲黃鳥綠蔭間。

  即使不懂禪的人,讀這些詩,也會獲得花鳥娛人的至美感受。若要細細地解讀這些詩,恐怕又要佔去更多的篇幅。但我相信,細心的讀者閱讀這些詩時,一定會走出煩惱的陰影,甚至赤腳走向花開鳥鳴的深山。

  不過,關於花與鳥的詩,我認為字字滲透了禪機,應該是王維的《鳥鳴澗》:

  人閒桂花落,
  夜靜春山空。
  月出驚山鳥,
  時鳴春澗中。

  在這春月空的晚上,人、山、花融為了一體,讓人進入到“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的菩提境界。這時,忽然有山鳥驚起,三聲兩聲,在春澗中幽鳴。這山鳥,其實就是詩人躍動的禪心。由此可見,禪並不是枯寂的,而是活潑的,新鮮的,是流佈于天地間的一股精氣。

  於是,我明白了鳥在說什麼,花兒為什麼笑了。
(責任編輯:雷志龍)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