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留尼西特,這個不管是在同盟還是在帝國,費沙,都是個不能引起人們有絲毫好感的名字,這不僅是基於凡是政客大都不會引起人們好感的普遍原因,更是由於他將政客的能力與無恥發揮到了極致甚至可以說是藝術的地步。
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小人。他膽小,懦弱,可在同盟的選民們看來,他勇敢又輝煌;他卑劣無恥,可在同盟的選民們看來,他純潔無暇;他損人利己,可同盟的百姓們甘願受他役使,甚至連揚威利都不得不甘願被他當槍使。為正義和公正而立的政略之空隙,被他投機鑽營之盡,公理、正義表面下的陰暗被他盡攬無遺。列貝羅體現了同盟政治的黑暗,雖然無法原諒他的所作所為,但卻不能否認他是全心全意為了同盟,只是能力太差而已;奧貝斯坦代表了帝國的陰暗面,但他的陰暗是黎明前的黑暗,可以說是光明的引導,他本人在帝國也是黑暗和陰謀的代言者,可說是表裡如一,且從沒受到過超出能力之外的獎賞,相反倒是受到許多不能說是公正的評價。魯賓斯基代表著費沙的陰暗面,但他同時也是費沙光明與輝煌的代表者,帶給費沙繁榮穩定,後來也為陰謀付出了相當的代價。特留尼西特則給瞭解他真相的人以殺他一千次都是便宜的感覺。揚威利討厭他是因為:「把自己藏在安全的地方,然後讚美戰爭,強調愛國心,把別人推到戰場上去,而自己卻在後方過著逸樂生活。」我厭惡他是因為他利用愛國、正義、光榮等這些崇高的言辭作幌子,送人們上戰場作無為的犧牲,為的是達成他個人的野心。他深深地玷污了這些神聖的言辭和人們神聖的情感。每當看到他在電視上,講台上發揮他那無與倫比的「演說藝術」時,我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噁心,比嘔吐還難受,就彷彿看到一個從身到心都腐爛的人,背負著數不清的罪孽,從爛泥潭裡伸出佈滿污泥和黃水的手抓住了光明純潔的女神。他的野心也是全宇宙,但是他是靠別人的手,靠詐取別人成果,利用他人犧牲來佔有,卑鄙無恥之最高級別恐怕也莫過於此了吧?他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寄生喬木,把身邊所有生物的精血都吸乾搾淨。同盟完是帝國,甚至連地球教都不能倖免。最後死於羅嚴塔爾元帥槍下算是大快人心,但是一想到處決這種卑劣之徒居然要動用到羅嚴塔爾,有抬高其地位之嫌,心裡就甚為不爽。

除開他對自由行星同盟和帝國的禍害不談,最讓我深思的是同盟國民眾對他的反映。書中沒有明顯場景,動畫把這種場景傳達的是淋漓盡致:在他的演講之下,民眾時而掩面啜泣,時而群情激昂,簡直象歌星演唱會一樣,群眾的情緒完全把握在他的手中。在亞斯提星域會戰結束後,在慰靈會上,即使面對潔西卡的突然出現也絲毫沒有引起他人的共鳴嗎?好像除了揚威利一黨外,同盟國民都是沒有判斷力的無能之輩。雖然特留尼西特的演講和無恥都很高明,即使面對突然出現的潔西卡的責問也處變不驚,並利用每一個環節服務於自己的演說,最後還能恰到好處地利用國歌來壓制人們心中由於潔西卡而起的波瀾,但是作為社會主體的民眾,此番表現也未免太不可思議。雖然後來潔西卡和其追隨者也成立了反戰團體,但其時間、人數、力量都是薄弱的,以至於在後來國家廣場大屠殺事件中,潔西卡喋血廣場,千萬人死於非命……

關於民主政治,揚威利的觀點原話是:「因為能夠侵害人民權利的不在於別人而只在人民本身。換句話說,當人民把政權交付給魯道夫·馮·高登巴姆,或者更微不足道的優布·特留尼西特這類人的時候,責任確實是在全體人民身上,他們責無旁貸。而最重要的就在這一點上,所謂專制政治之罪就是人民把政治的害處歸結到他人身上,和這種罪惡比起來,一○○個名君的善政之功就顯得渺少多了,更何況,像閣下您這麼英明的君主是難得出現的,所以功過自然就很明顯了……」我可否把這句話的意思翻譯為:「能夠侵害人民權利的不在別人而只在人民本身,專制政治的罪惡在於人民把原本屬於自己的責任推給君主一人,而當自己受害的時候則把不幸的原因全部歸咎於君主和人臣,使人民群眾失去了鍛煉自己,提高自己的機會。而民主政治的優越就在於全民參政,共擔責任,從而使全民得到鍛煉,並且不管願意不願意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說「政治是少數人權利」的人是在推卸自己的責任,政治會讓藐視它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古今中外,普遍觀點是怎麼看待官場和普通民眾的呢?如果提煉一下對官場和普通民眾的印象:官場中的要求和追求是責任,權力,受制的是不得不做的事物,鉤心鬥角的謀略。而普通民眾的要求則只是吃飽,穿暖,兒女滿堂,生活幸福罷了,受制的是苛捐雜稅,戰亂紛爭。從人類歷史發展角度來看,後者是基本要求,前者則是高要求,是滿足了基本要求之後更往前發展的要求。制約後者的因素在於前者,而制約前者的因素卻只有一小部分在於後者,絕大部分則取決於後者本身和歷史本身。不管願不願意,這都是個事實。人生性是懶惰的,能夠戰勝這種惰性的是貪婪和對榮譽的追求。人類社會發展的動力也在於此:滿足人們永無止境的欲求。凡是人類歷史上倡導禁慾的,都是從生存角度出發,而不是從發展角度。而對於不管是科技還是政治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中走的都是「共同富裕」道路:由少數人的掌握和控制,到多數人以及全人類的掌握和控制。專制政治的反動也在於當少數人掌握了政治和科技之後,想要獨佔人類進步的成果,通過打擊,排擠等各種手段剝奪了他人掌握這些的權利,不利於歷史發展,而歷史的洪流向前湧進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所以專制政治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為民主政治所取代。但民主政治的初期是有很多問題的,因為民主政治的主體是全體的普通國民,普通國民換句話說就是智能,才能平庸甚至低下的人,要求低的人,容易依賴他人的人,容易滿足的人居絕大多數的人群。想讓這樣的人群變的各個都像「明君良臣」是非常不容易的。人們往往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選舉中多感性因素,少理性因素,在監督中也一樣,講情不講法,讓能力不足和無用之人長期充斥在重要部門裡,讓有才之人無法自由發揮,以至於機構龐大,效率低下,所以自由行星同盟的民主最後陷入愚民政治的泥淖,行事能力幾乎等於無,在雖然落後但開明,效率高的銀河帝國的攻擊下,幾至亡國。這和歷史上,文明國度被野蠻民族擊潰頗為相似。但歷史是向前發展的,民主政治的自由行星同盟將通過這次慘痛的教訓得到成長,稍微會明白一點該選什麼樣的人為元首。同樣,實行民主政治國家的人民們也將從一次次的失敗中總結,提高自己的知識,能力和責任心,最終達到民主政治的最理想境界——真正的自由,開明,強盛!

特留尼西特能登上元首寶座無疑是給實行民主政治的自由行星同盟的國民臉上一記響亮的耳光。由此想到我們的國家,實行的也是民主政治,讓那些腐敗分子通過選票和選拔,在默許和讚揚之下登上大大小小官位的我們,又該煽自己幾個耳光呢?在痛罵腐敗分子,責備政府反腐無力的同時,似乎也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了……

「政治會讓藐視它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楊威利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