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張小虹】2009.06.24 02:14 am


張小虹
最近國際文壇最大的醜聞,莫過於英國牛津大學第一位新任女性詩歌教授帕德爾(Ruth Padel)就任九天後,即被迫放棄此教職。主要原因乃是遴選期間出現黑函,指稱另一位候選人沃克特(Derek Walcott)(一九九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曾兩次訪問台灣)涉及性騷擾女學生案,沃克特怒斥此乃人格謀殺,憤而退選。事後有證據顯示,帕德爾曾經主動發送電郵給媒體記者,揭露沃克特昔日的爭議。

詩壇至高榮耀 女性等了三百多年

很顯然,這件文壇大事之所以為「醜聞」,乃集中在匿名黑函牽出暗算對手的下流行徑,為人所不齒(雖然帕德爾公開承認發送電郵給媒體,卻至今堅決否認曾寄發黑函給遴選委員),而這件醜聞中涉及另一項可能醜聞性騷擾卻反而存而不論。有人說,詩歌教授的資格在於詩的優劣,不在於道德操守,有人則說,性騷擾多似羅生門,不可只聽信受害女學生的片面之詞。但不論是黑函做為被揭發的醜聞,或所謂的性騷擾做為被置換的醜聞,我們都不要忘記這事件中還有一個最明顯卻最不被談論的醜聞:為何過去三百年的時間裡,牛津大學從未出現過一位「女性」詩歌教授呢?

創立於一七○八年的詩歌教授,在英國乃是僅次於「桂冠詩人」的詩界榮耀,有趣的是,今年獲得此無上殊榮的是蘇格蘭女詩人達菲(Carol Ann Duffy)。雖然此由英國政府提名、皇室任命的過程平和順暢,沒有黑函,也沒有性騷擾爭議,但詩壇佳話的本身卻仍舊是一樁醜聞:達菲是過去三四一年來第一位獲得「桂冠詩人」頭銜的女詩人。而十年前達菲之所以與此殊榮擦身而過的原因之一,乃是她「雙性戀」的傾向(曾結婚生女,亦曾與另一名女詩人同居十年),讓彼時保守的社會與皇室不甚放心。

華茲渥斯之妹 有文采卻命運多舛

莫怪乎英國女作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曾在《自己的房間》一書中用幽默反諷的手法,捏造出一個男性中心的最高學府「牛橋大學」(牛津加上劍橋),藉此強烈批判百年以來女性如何被排斥在知識殿堂之外,就連不小心踏上了「牛橋大學」的草坪,都會立即被怒聲斥喝,趕離步道。書中吳爾芙更捏造了一個「莎士比亞的妹妹」,假想如果第一文豪也有一個才華洋溢的妹妹,是否也會如其兄一般名留青史。然而在吳爾芙的筆下,女性的身分不僅讓莎士比亞的妹妹進不了劇院演戲更遑論編導,更讓她未婚懷孕,客死異鄉。

如果莎士比亞的妹妹純屬虛構,那麼我們也可以回到英國文學史料中,找到另一個妹妹:英國浪漫詩人華茲渥斯的妹妹桃樂絲.華茲渥斯(Dorothy Wordsworth)。即便後代學者在哥哥的詩篇與妹妹的日記中,找到幾乎完全呼應的自然敏銳度與細膩觀察,但哥哥是皇室欽定、名副其實的「桂冠詩人」,而終身未嫁,卻留下眾多書信、日記與短篇小說的妹妹卻終究只能是個「閣樓裡的瘋女人」,孤老以終。(作者為台大外文系教授)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