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恆煒專欄/「九流」政府還命來!

台 灣人真倒楣,「八八」大水碰上「九流」政府,毀家滅村是逃不了的,接下來「復建」之路恐怕只有徒呼負負一途了。「我們票投給你,為什麼我們真的見你,變得 那麼難?」當然!二○○八年大選台灣人民做了致命性的錯誤選擇,能抱怨誰?這叫活該倒楣,怨不了別人只能怪自己。還有兩、三年的折磨,剉著等罷。

「馬統」愚笨、平庸、無能,除了「投共」、除了把台灣「鎖在中國」的本領外,還能、還會做什麼?「九二一」大地震,台灣從重創中重新出發,只有台北市東星大樓災戶在暗無天日中飲泣,十年沉冤未雪,全拜「馬統」之賜。要見「馬統」、要靠「馬統」救人救命?看看東星大樓的災民,再看看「馬統」的表現,死了這條心罷。

韋 伯(Max Weber)指出政治家的三個絕對特質:熱情、責任感與判斷力,這是取法乎上,「馬統」一樣也沾不上,連基本「智力」都沒有,談什麼「特質」?「馬統」最 大的伎倆就是「去責任化」,說得好聽是「不沾鍋」,「本來無一物」,哪有責任感可言?有責、有錯推給別人扛,這才是本色。

莫拉克颱風釀成五 十年最大的水患,「馬統」不怪自己卻怪氣象局。氣象局預報竟而成為「唯一」的情資來源。美國有線新聞網CNN七日就預報而且罕見的向台灣喊話,預測雨量極 大,台灣會出現大洪水,甚至土石流;「九流」政府聽而不見,不知「料敵從嚴」才是問題所在。「馬統」東怪西怪不過是要卸責而已,使出慣伎找「替死鬼」,余文是一個,氣象局又是一個,如此而已。

要 問的是,CNN七日即已做出預報、做出警告,「馬統」沒有繃緊神經「苦民所苦」,竟而跑去主持紅衫軍成員的婚禮,大啖酒肉、誇誇而談的依然是「投共」,沒 有一句話關懷暴風雨中戰慄的災民。可見「馬統」既無判斷力,也無責任感。受到了媒體的質疑,總統府發言人再次使出「乾坤大挪移」的「卸責」手法,說「救 災」是行政院的權責。冷血到這款地步,真「他,馬的」。

一九九九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當時的總統也是黨主席的李登輝「馬上」趕赴現場,他 說:「發生重大事件,……領導者必須以最快速度站到最前線,進行『陣前指揮』」所以,總統才是總司令,不是行政院長。更重要的是國民黨官僚體系形同癱瘓, 全不管用,李前總統的斷語就是:「依賴官僚體制一事無成」,「這個時候還在辦公室吹冷氣」,李登輝為我們描繪的國民黨,不正是今天呈現在眼前的「九流政 府」的寫真!馬照跑、酒照喝、牛照吹、共照投;上所有好,下必甚焉,范良銹就是現成例子。

李前總統當年到災區,隨身只帶兩位從員,一個是參 謀總長,一位是總統府秘書長;要動員軍隊,直接命令參謀總長,行政協調則委由秘書長出面,至於中央與地方的爭執,「尊重第一線鄉鎮長的看法」,所以權責分 明。為了解決指揮系統的混亂,下令「救援行動一律由軍方統一指揮」。今天的亂象正出於「馬統」能力、智力的闕如,到現在還表示「目前救災尚屬政院階段」, 軍隊不只慢半拍,而是「無用武之地」,這是「主帥」無能,人民成為芻狗。

李前總統看到災民「哀慟哭號…心如刀割,不禁淚下」,「馬統」呢?除了騙選票,幾時把人民放在眼中?連感情都沒有,遑論熱情!(作者金恆煒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果然有話>空洞化的防災戰爭(張大春)


任何政務形成例常後,就會墮入荒謬的慣性,如果只看表面,不過就是指責文官怠惰無能、尸位素餐。已然形成例常的政務倘若又沒有夜以繼日的經驗得以演習精進,非但容易因慣性而流於荒怠;更可能因生疏而動輒失能。2009年08月11日蘋果日報


防颱這件事即是如此。我們現在已經有了層級很高的衙門─「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一旦颱風來襲,媒體也會監督上起總統、下迄縣市長有沒有穿上長統雨鞋到風雨交加的土石流現場「勘災」。彷彿首長們只要不在國外參訪度假,一旦「坐鎮」了各級防颱指揮中心,看人挑擔、罵人不吃力,也就算盡了義務,之後便等雨歇風住了。我這樣說,不是指責他們沒有不眠不休地苦幹,而是他們僅靠一時之不眠不休來掩飾平時的不聞不問。

這一回莫拉克颱風侵台,帶來史上最大雨量,形成五十年來最大災情。馬英九循例巡視的時候說了甚麼呢?「氣象局、水利署等單位應就這次颱風災情檢討。」對於水利署所屬工程發生14名包商工人在高雄縣桃源鄉遭大水沖走,馬英九發表的意見是:「水利署應本於專業給包商建議。」以及「看了這則新聞,心裡非常難過。」

總統巡視荒腔走板

他的諸般「指示」之中尚有荒謬無知者:「這次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為什麼沒有辦法在發布颱風警報時就精準預測雨量?」當氣象局官員就事實說明:目前國外也沒有辦法精準預測雨量,台灣在這方面的科技能力本來就比較弱,只能用監測的方式,逐步提升雨量預測。馬英九仍咬著尾巴打轉地說空話:「希望氣象局與相關單位能從自己的經驗,歸納出未來預測的依據。」

非僅此也,馬英九荒腔走板的垂詢還包括(問水利署):「這次淹水是天災還是防災治水有不足?」水利署官員的答覆想當然耳還是老掉牙的那一套:「這次颱風的雨量因超過200年洪水頻率,很多地區還是會淹水。」

是的,去年、前年、大前年……多年來哪一年我們沒聽過「超過X百年洪水頻率」的陳腔濫調呢?可是在天災彰顯人禍這一點上,總統帶頭遁離應該面對的政務失能,竟然還要半推半就於「天亡我,非戰之罪」,殊不復憶:去年辛樂克颱風沖走了塔羅溪畔的廬山溫泉旅館,當局不是承諾過要對建築在行水區的溫泉旅館作全面的監控和檢查嗎?當時就有專家預測:下一個出事的溫泉鄉會是知本。言猶在耳,大水已經又沖倒了知本溫泉區六層樓高的金帥飯店。

防汛、抗颱、救災諸事「等同作戰」這話長久以來被視為一種譬喻性的修辭,可是年年目睹國人沉於洪、浮於水、凍餒於風雨的政府首長們不該只有人前墮淚的表演,不該只會要求媒體和大眾給第一線救災的鬥士們打氣而順便市恩,不該只能聲言檢討而後靜待事過境遷,真要「等同作戰」就得拿出面對戰爭的謀略和戰術。

8月9號的《紐約時報》刊出John.M. Broder的專文〈視氣候變遷為美國安全威脅〉一文,將全球氣候變遷視同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的國防安全問題。美國也將由軍事情報部門主導,展開針對極端氣候(如洪水、乾旱、物種大規模遷徙和流行性疾病等)的廣泛調查及其因應作為之研究。這是貨真價實的長期抗戰,要用知識、用組織、用遠見──馬英九讀得懂英文,該看看這篇文章,再想想原本不該沉淪於濁浪污泥中的人民。

作者為作家

向解放軍學習抗洪救災(蘇進強)
2009年08月11日蘋果日報

危機處理,不是待危機發生後再「處理」,最重要的是危機發生前的「預防管理」,顯然,從此次颱風災害的應變速度,上自三軍統帥馬英九、行政院長劉兆玄及國防部長陳肇敏,下至地區駐軍指揮官,「危機管理」的學分有待補修。

而國防部何妨「以敵為師」,去學習對岸人民解放軍如何「抗洪救災」,重新將之列入國軍戰備任務,以挽回民眾對國軍信任與信心,不要再一天到晚「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搞軍種人事鬥爭了。

中颱莫拉克襲台,南台灣災情慘重,屏東縣、高雄縣尤甚,而地區國軍救災,竟要由縣長曹啟鴻親電國防部長陳肇敏,才能出動,距災情發生已逾十六時,引發輿論指責,但這些批評其實對聽令行事辛苦救災的國軍官兵並不公平。

其實,早在李登輝執政擔任三軍統帥之時,九二一地震之後,國軍早已將地區救災,列入日常戰備任務;陳水扁時期,國軍部隊救災助民,也從不後人,為什麼政黨輪替後,換了國防部長,國軍形象竟一瀉千里,連起碼的戰備工作,也遲鈍麻木,令人匪夷所思。

不可思議的是,南台灣高屏地區,本為國軍重兵部署的要域,在過去的五十年間,軍民關係最密切的亦為南台灣高屏地區,為何此次會出現如此荒誕的現象,當然值得追究。

國防部戰備體系遲鈍
不過,身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總統,以及最高行政首長的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此次中颱襲台期間的若干發言,卻不免有被欺上瞞下,令人有不進入狀況的印象,劉兆玄公開宣示國軍可在十分鐘內出動救災,這樣的訊息必是國防部大言不慚的報告使然,問題是透過電子媒體的現場快速報導,「十分鐘」無異十分諷刺。

馬總統竟公開指責屏東縣政府「要車輛而不是救生艇」,更是荒腔走板,難道地區負責救災的指揮官如此被動,毫無判斷能力?更不可思議的是,地方政府對駐軍的先期要求,竟換來「災情未發生,不宜派遣」或「先派聯絡官了解狀況後再說」,簡直視民眾百姓性命如芻狗,不由得令外界產生泛政治的聯想,難道綠色執政的縣市,就應該受到中央或國防部差別待遇?果如此,馬政府如何當「全民的政府」,國軍又如何「全民國防」?

事實上,將帥的無能、推諉、不主動、不積極,不僅擴大災情,也累死事後亡羊補牢的三軍部隊。輿論對國軍的嚴厲批判,讓國防部「不點不亮」,急急如律令,地區部隊蜂擁而出,忙著救災復原,問題是前後作為的巨大落差,豈能彌補中央政府與國軍形象?

平心而論,經過一年多的磨合、演練,馬政府對天災人禍的危機處理,也已不若過去執政之初的手忙腳亂,這一次的差錯,全在於中央與地方的協調聯繫資訊不暢通,在於國防部戰備體系神經末梢的遲鈍。但若就危機處理的角度看,行政院每在颱風警訊前所成立的中央防災應變中心,已成為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標準作業程序)的例行公事。

防災中心的功能當然不能僅及於災情的彙報,或總統、院長的視察秀。譬如此次台北縣長周錫瑋取消出國行程,親至鄉鎮市地方政府的防災救難中心「找碴」,找出鄉鎮市政府的散漫馬虎,即值得馬劉政府與陳肇敏觀摩學習。

作者為國安會前諮詢委員,曾為職業軍人

緊急撤離140多萬人 大陸救災有章法【亓樂義/台北報導】

     「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大陸也不好過。大陸民政部昨宣布,截至昨下午五時,「莫拉克」颱風造成福建、浙江、江西、安徽等四省共七百八十多萬人受災、三人死亡、一人失蹤,緊急轉移民眾達一百四十多萬人,因災導致直接經濟損失超過六十億元人民幣。

     重點是,大陸在災前緊急撤離一百四十多萬民眾,使傷亡降至最低,可見大陸的防颱救災已形成一套機制,從中央到地方,權責分明,一條鞭貫徹到底,較少聽到互踢皮球,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從中央起,大陸國務院成立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由一名副總理擔任總指揮、水利部部長擔任副總指揮,下設各相關部門,指揮部辦公室為常設 機構。沿海主要省、縣市有相應組織,並制定「防颱風應急預案」,以屬地管理為原則,汛情未發生前,各地就已經著手防颱救災的準備工作,決非臨時抱佛腳。

     以福建省連城縣為例,該縣設有防汛抗旱指揮部,由一名副縣長擔任指揮長、縣水利局長擔任副指揮長,下設各相關單位,包括縣人武部(有些地方稱軍分區),負責組織協調駐地部隊和民兵的救災搶險工作,必要時組織軍隊參與救災行動,並協助當地政府轉移危險地區的民眾。

     這套防颱機制,不以人為意志,而是根據「防颱風應急預案」規定進行部署,區分為風力八至九級、十至十一級和十二級以上等三個等級,每個等級都有應變配套措施,全國統一,當第二等級出現時,各地就按屬地管理原則執行人員轉移準備工作。

     當風力達十二級以上時,各地防汛總部即連絡好駐地部隊、武警、消防和民兵,隨時根據需要參加救災搶險工作。搶救設備由部隊、公安、交通、水利等單位負責,搶救任務基本以民兵為骨幹,部隊以搶救重大險情為主,區分輕重緩急,避免一哄而上,愈救愈亂。

     至於防汛期間的交通和通訊搶修、緊急運糧、安置民眾到善後工作,都有相應單位對口,明定權責,誰也推卸不了,做不好,就是怠忽職守,該咱 辦就咱辦。當然,大陸防颱工作缺點也不少,但至少它有一套遵循機制,每五年修改一次應急預案,相對地,久經颱風考驗的台灣連一套也沒有。


水災 該追究不負責的選舉文化(陳婉真)
2009年08月10日蘋果日報

八七水災50周年、921大地震10周年的今天,南台灣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災,在各級政府都還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災民被困、電視媒體終於承擔起部分社會責任,充當救災通報窗口之際,官員開始互推責任……,看到這樣的鏡頭,令本人更加痛心疾首。

本人在921大地震時擔任南投縣政府社會局局長,親身從事救災及重建工作兩年。災後利用還擔任國大代表之便,特地到美國考察北嶺(North Ridge)大地震災後重建情形,對於美國災害防救體系深感興趣,特別向他們要了一堆資料,回國後我興沖沖的拿著好不容易帶回來的資料到921震災災後重建委員會,分別找當時的主任委員黃榮村及副主任委員郭清江,建議他們一定要記取921大災難的教訓,仿效美國成立災害防救專責機構,結果沒下文。

應設消防災害防救署
我不死心多次向中央官員建議,所得到的回應一律是:「重建相關問題,請找921重建推動委員會!」彼此互踢皮球;內政部擬訂災害防救法時,南投縣府也曾給予建議,但都未獲採納。

美國的災害防救體系簡言之是在聯邦政府設立一個緊急救難總署(簡稱 FEMA)的專責機構,各州政府也有相對應的專責機構,舉凡地震、森林大火、海水倒灌、種族暴亂、聖嬰現象……等非戰爭引起的災害,全由這個機構處理,超過州政府能力所能處理的,就由聯邦的FEMA接手,權責分明,不會有人推諉塞責。

反觀我們在921大地震之後訂定的《災害防救法》,雖然規定其主管機關是內政部,但又將各種不同災害分屬各相關部會,例如交通事故屬交通部,而最離譜的是,該法第3條中規定,風災之預防應變權屬內政部;水災屬經濟部;土石流災害則屬農委會,試問這次因為颱風造成的水災及土石流三種災害都有,處理水災的經濟部在哪裡?土石流的農委會又在哪裡?

更離譜的是,依照同法第6條及第7條的規定,行政院設災害防救會報,且正副召集人分別由行政院院長及副院長兼任,並規定:「行政院設災害防救委員會,置主任委員一人,由副院長兼任」層級拉得這麼高,然而遍查行政院組織法或行政院的網站,都找不到災害防救委員會,更遑論設置專職人員!

第7條也規定:為執行災害防救業務,內政部應設置消防及災害防救署。同樣,在《內政部組織法》及內政部網站也都找不到這樣的組織存在

權責亂分致互推責任
《災害防救法》是在921的第2年7月公布實施,立法之初是由於精省導致921災後處理一團亂,事實上也是導致2000年總統大選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的原因之一,民進黨政府雖引以為戒趕緊立法,立法過程卻既草率又拒絕聽取救災重建第一線公務員的意見;更不可原諒的是,9年來雖經多次修正,事實上只要稍肯用點心的人都知道沒有專責機構,而且胡亂細分主管機關,必定導致互相推諉,窒礙難行的窘境。果然,在這次的水災中問題就來了。

擔任過地方政府主管的官員都知道,所謂的救災指揮中心都是颱風警報一來,大家各就各位行禮如儀,真正遇到災害來了,多半就如這次一樣不知所措,造成多少無辜生命的平白犧牲。這次屏東災情就是好例子。

台灣這幾年來所謂政黨政治演變迄今,無論那個政黨都一樣,所有施政只有一個目標:為4年後的選舉鋪路!從未見哪一個政黨真正用心推動一些長治久安的政策,以致決策過程草率而粗暴,《災害防救法》便是如此,本人以當年921災區過來人的心情,在這次災難過後再度提出呼籲,請政府立刻修改《災害防救法》,讓類似苦難永遠不要再在台灣發生。

作者曾任南投縣社會局長、彰化縣新聞處長

捐款心連心 一天破8億  學生網召 赴災區當志工
2009年08月11日蘋果日報

◎災害慰助金(含地方政府及財團法人賑災基金會)
.死亡、失蹤慰助:最高每人100萬元
.傷重慰助:最高每人25萬元
.向設籍地方政府社會局處申請,也可撥1957專線、社會司社會救助科:02-23565224~6
◎教育部「就學安全網」學產基金設置急難慰問金
.受災兒童與家長因災損受傷或影響就學者,得透過校方申請5000元以上補助,並視狀況安排校內工讀與學雜費減免
.(02)77366336
.(04)37061741
. http://140.111.34.220/index.php
◎經建會中美基金
.受災戶建購修繕住宅貸款,最高200萬元,日常生活配備最高20萬元
.經建會財務處:(02)23165841
◎經濟部中小企業發展基金
.天然災害復舊貸款,復工計劃8成,每戶上限3000萬元
.在地關懷免付費專線:0800-580185
◎所得稅、營業稅、貨物稅、菸酒稅、房屋稅、地價稅、使用牌照稅及娛樂稅抵減免
.受災戶可於發生損害起30日內填妥災害減免損失申請書,並檢具損失清單與證明文件,報請管轄國稅局分局或稽徵所派員勘查,向戶籍所在地稅捐機關申請減免
.國稅局免費專線:0800-000321
◎農損現金救助與低利貸款
.農損金額達「農業天然災害救助辦法」救助標準者,可在農委會公告後10天內,向農地所在鄉鎮市公所申請
.農委會網站:www.coa.gov.tw/show_index.php
◎土地稅減免
.受災土地之所有權人或典權人,可在9/22前向土地所在地之稅捐稽徵機關提出申請
.財政部稅務入口網:www.etax.nat.gov.tw/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