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武士周報試刊71》每周評論:88水災,馬皇降臨

2009/08/24 07:20:33 前言:正因為台灣很不幸的在「第一個台灣人總統」、「台灣之子」綁架台灣政治二十年,馬英九成了「單傳」的「政治獨生子」,無人可取代、無人可挑戰。

台灣的媒體,特別是那些自居是「引領公共討論」的主流大報,很悲哀;有時候,更可笑,往往自居是「正義的一方」,義正詞嚴、鳴鼓而攻,蓦然回首,才發現又成了政客護權、奪權或擴權的幫凶。

88水災又是同樣的戲碼再度重播,群情洶洶,從砲轟馬英九,搞得好像馬英九隨時會下台;到猛擊劉兆玄,頗有不斬劉兆玄無以平民怨之氣;不旋踵,主流大報竟又開始「人事大風吹」猜謎遊戲。

主流媒體的快速退卻,當進入細節的誰該上、誰該下的「內閣改組」名單時,馬英九當然得意了,因為,媒體已率先表態接受馬英九不必下台、接受劉內閣不必總辭‧‧‧一步步退卻,媒體又自動曝露了無能為力的窘狀,有筆如刀又如何?還不是一切都在權術的掌握中。

馬英九為什麼敢於把輿論玩弄於股掌之間?因為,從頭到尾,馬英九陣營就「冷血」也「冷靜」地吃定了台灣人的「獨生子情結」。

一位曾是馬英九從參選台北市長以來,就多次參與輔選的前「策略小組」就以TVBS的最新民調來舉例,「媒體看到的是16%的『低滿意』;馬英九看到的卻是59%的『不必下台』!」

這樣的落差,正是從一開始馬團隊就預期的「獨生子情結」果然又發酵了,社會,終究是冷酷的,天災地變的悲慟過後,總會回神思考:「明天,還是要繼續」!

明天,還是要繼續!正是馬英九可以持續綁架台灣的先天土壤。

馬英九下台!誰來接?李登輝統治期間,把國民黨上下馬英九十歲的政治菁英摧折怠盡,泛藍菁英從五十歲到七十歲,只有馬英九「一枝獨秀」,無可取代!

陳水扁統治期間,把民進黨的所有菁英全面毀滅,從三十歲到七十歲的泛綠菁英,無人足以挑戰馬英九!

第三勢力?別說笑話了!八十八歲的李登輝?爭產無遐分身的王文洋?還是已經七十的宋楚瑜「還能飯否」?

正因為台灣很不幸的在「第一個台灣人總統」、「從基層翻身的台灣之子」綁架台灣政治二十年,馬英九因緣際會的成了「單傳」的「政治獨生子」,可見的將內來,無人可取代、無人可挑戰。

馬英九與劉兆玄等人,雖然傲慢,但不笨!

他們的冷酷,正是看透了台灣社會的「獨生子情結」是馬英九的金鐘罩、鐵布衫!當馬英九可能垮台的危機出現,「含淚保馬」之反彈就會出現。

88水災期間,主流媒體有筆如刀,卻不願意誠實地告訴讀者,或者是有謀有略地去面對真實,在「獨生子情結」下尋找缺口,要求馬劉低頭、謙卑、建立可為的制衡‧‧‧或許還有可為。

但是,主流媒體急吼吼地營造要馬英九會垮台,竟是把救災當成是「表演」,一味指責馬劉「不會表演」;或是刻意挑選事實去捧李登輝、捧宋楚瑜等,甚至,主流媒體還「反智」了,一大堆救災細節都違背了常識,扯了一大堆如果不是胡扯,就是無關緊要的細瑣與細節,引發了政客「反媒體」的反向操作舞台。

萬流歸宗,反而營造了「馬英九可能垮台」的危機,刺激了「含淚保馬」的反彈能量。

如今,「獨生子情結」再度集結了,連88水災搞成這樣,「含淚保馬」的社會頑固都不為所動,馬英九還有什麼好畏懼的!

當然,他要用劉兆玄就用劉兆玄、他要保蘇起、高朗就保蘇起與高朗‧‧‧別說讓馬劉從此反省、謙卑,以「贖罪之心」進行重建了,他們,根本可以為所欲為了,他們從88水災中,更看透了台灣社會的「獨生子情結」強勁力道,與台灣的媒體果然「外行」,情緒多於理智,遑論謀略。

台灣人真的很悲哀,被「台灣人總統」綁架了十二年;再被「台灣之子」綁架了八年,現在,「獨生子情結」又在盲動的主流媒體助勢下,即將綁架台灣,受害的,將是還很脆弱的新興民主,天佑台灣吧‧‧‧

聯合筆記/救災慢,連究責也慢【聯合報╱蘇位榮】

   
2009.08.24 02:44 am    政府救災不力,國防部長陳肇敏、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都請辭,但劉揆卻未立即批准,理由是九月初內閣要全盤改組,相關人事到時再一併考量。從此可以看出,劉兆玄不但救災慢,就連究責也慢,完全沒有行政領導人應有的果斷。

救災視同作戰,指揮官在戰場上表現差勁,戰況失利,當然要立刻換人;否則,讓無能的指揮官繼續指揮下去,如何能挽回頹勢?劉兆玄卻讓陳肇敏、薛香川留在原位「請辭待命」,但兩人威信已失,必定無心指揮救災與重建,即使他們想堅守崗位,誰又會聽從二位即將下台的人指揮?

馬政府的民調支持率大幅下降,此時光是道歉不能解決問題,必須要拿出魄力,一方面加快救災腳步,一方面從速究責,才能恢復民眾的信心。就如一部機器的螺絲 壞了,應立即更換零件,始能重新運作;但人們看到的卻是一位慢吞吞的閣揆,還在那裡研究要去那裡採買螺絲。這種景象,也難怪民眾的怨氣越來越大。

劉兆玄或許是在考慮如何安排人事佈局才妥當,或許認為等到九月初再批准二人的辭呈也不晚,反正不差這十幾天。但他完全沒有考量到社會的觀感,民眾才不管誰 要接國防部長、誰去當行政院祕書長,民眾只要求政府官員「做不好就立即下台」。陳肇敏、薛香川表現失職,要他們立刻下台,有那麼難嗎?或者是,劉揆囊中空 空,根本找不到人選來接替?

無能的官員應立即下台,可以彰顯責任政治倫理,讓官員了解身為公僕,民眾有難時,不可以怠忽職守。像這樣拖拖拉拉,結果是讓民怨的野火越燒越大,不僅其他部會首長都慘遭批評,連劉兆玄和馬總統都成了怨懟的對象。這樣真的明智嗎?【2009/08/24 聯合報】

王健壯:腦袋不要也被大水淹壞掉【聯合報╱王健壯】
   
2009.08.23 08:51 am   CNN成立近卅年,在許多國家都曾掀起「CNN效應」,台灣在這次莫拉克災變中終於也嘗到了這個滋味。

「CNN效應」是指CNN即時現場全天候轉播的影響力,除戰爭新聞外,南亞海嘯、喀什米爾地震以及四川地震等天災發生時,「CNN效應」也一樣沛然莫之能 禦。這次來台灣報導八八水災的CNN採訪團,由駐北京的國際特派員沃西(John Vause)帶隊,他是CNN的王牌記者之一,採訪足跡遍布中東、南亞與中國。

CNN 王牌記者逼問馬 
沃西除了獨家專訪到馬英九外,也曾到過災變現場;但因為他批評馬政府的救災既慢又亂,並曾犀利質問馬英九是否要為此負責,再加上CNN網站的「快速投票」 欄目,又以「馬英九應否下台?」廣作民調,引發了台灣部分民眾的不滿,並質疑CNN所為何來?質疑中包括CNN干預台灣內政,有人甚至更以陰謀論視之,懷 疑CNN背後有美國政府介入,藉災變來懲罰馬英九的過度親中政策,當然也有人指控CNN厚扁而薄馬。但這些質疑其實都屬無稽之談。紅衫軍倒扁時,CNN稱 其為「台灣史上最大規模遊行」;陳水扁涉貪被押時,CNN以「台灣醜聞」定調;馬英九當選時,CNN也曾樂觀期待「兩岸關係將大有改善」。

民調嗆 對別國也是一樣
至於CNN的網路民調,更是無日無之,其中有「你認為醜小孩比較難被人所愛?」這樣的題目,也有「你認為這次伊朗總統選舉公平嗎?」這類所謂「干涉他國內政」的題目,「馬英九應否下台」祇是其中一例而已。

更何況,有關馬英九的民調,祇是在快速投票中為之,不像三年前CNN曾與《時代》雜誌聯手委託民調公司,作過一次正式的民調,結果發現有六成四民眾主張陳水扁應下台;可見CNN對馬、扁二人並無差別待遇。

指控CNN背後有美國政府撐腰,更是國際笑話。CNN成立至今,不管老闆換誰,中立的角色始終不變,內部的評論員也是左右兩派各半,不管哪個黨執政,對 CNN都是敬而畏之,從來不敢染指介入;如果有人把CNN當成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工具,懷疑老美要藉災變打擊馬英九,不但是高估了美國政府,也侮辱了 CNN的專業。

罵中國 不對溫家寶客氣
而且,CNN記者在世界各地採訪,都是一派「問大人則藐之」的作風,對馬英九咄咄逼人,對中國總理溫家寶,CNN記者也照樣敢提「兩個T(台灣與西藏)」 的尖銳問題。但CNN這樣的作風也常遭受反彈。呂秀蓮曾因CNN引述美聯社報導,形容她是「人渣,民族敗類」,而一怒要求道歉;CNN更曾因一位主持人批 評「中國產品都是垃圾」,「中國五十年來都是被一群暴徒與惡棍所控制」,而引起大規模抗議,網民不但架設了反CNN網站,「你怎麼這麼CNN?」這句流行 語,也讓「CNN」與「偏見」在中國變成了同義詞。

當然,CNN記者就像其他美國記者一樣,採訪外國事務時,難免有點美國觀點,有些優越感,甚至也偶有無知之時,但硬要扣它干涉他國內政的帽子,或栽贓它背後有個大陰謀,其實都是陰謀論者自信不足在作祟;莫拉克災變淹死了那麼多人,活著的人不要連腦袋也被大水淹壞掉了。

蘋論:可笑的反擊

2009年08月24日蘋果日報
美國媒體CNN對台灣政府先前救災不力批評頗重,還公布對台灣民眾民調的結果:82%的受訪者認為馬應下台。然後,一票人開始攻擊CNN。

反擊CNN的立論主要在三方面:干涉內政、陰謀論和質疑民調不準確。有趣的是香港親中的和中國本身的媒體在為馬辯駁反批CNN,台灣的護馬聲浪相對較小。由此可以看出馬是受到對岸青睞的。

有人質疑是陰謀論
干涉內政說太誇張了。媒體做民調屬於新聞的一種,有什麼可能干涉內政?救災不力與滅種屠殺是人權議題,人人得而干預之,因為會大量死亡,像是科索沃、蘇 丹,媒體譴責屠夫算是干涉內政嗎?陰謀論更可笑,說美國人藉機引導台灣人民反馬。至於民調不準那就是各說各話了。通常民調結果符合你的期待就準,不符合就 不準。
倒是府院的反應可圈可點,說那是CNN媒體的評論範圍,不便表示意見。漂亮!

蘋論:外交休克

2009年08月24日蘋果日報
外交部從司長以上都病入膏肓,社會和輿論批評政府都已經震天價響,這個總理衙門還是聽不見、聽不見……不但聾,還瞎,真是無可救藥。

前天我們邦交國的駐台使節舉辦了一場義賣會,要把收入全數捐給紅十字會救災。使節團代理團長薩爾瓦多大使親自出席,共13國使館派員參加,其中包括6位大 使。按理說,外交部在禮節上應該極表歡迎。結果呢?歐鴻鍊部長大人從頭到尾缺席,部裡說是他臨時有「不公開公務行程」;改由次長侯清山出席。好吧,次長就 次長吧,可是侯大人到揭幕儀式結束都沒出現,最高只有中南美洲司長等人出席揭幕式。

白目天兵無可救藥
這種對友邦善意的輕藐態度,讓人費解。外交休兵休到休假、休息、休克,簡直匪夷所思。我們納稅人還要供養那些腦殘官員,還有天理沒有?只會討好中國,還有 良心嗎?是誰在我們被中國孤立封鎖時力挺台灣?見利可以忘義嗎?過河可以拆橋嗎?歐部長每天在幹什麼?可否向納稅人公布行程,讓我們開開眼界。

以前的諸多紕漏就不提了。風災以來,先是拒絕外援,被罵臭頭;接著駐日代表休假去歐洲遊山玩水,放著日本可能聯絡救災的事不管;現在又在友邦慈善會上大唱空城計。外交部高官都是白目天兵。內閣改組,不能讓歐部長缺席!

詹偉雄:如果「薛香川」是一個隱喻…【聯合報╱詹偉雄】
   

2009.08.22 03:06 am
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主動叩應電視節目,為「父親節晚餐」一事辯解,引起輿論大加撻伐;「是父親節耶」、「當天第一班的高鐵喔」、「拜託!」等生動的修辭 (與抑揚頓挫的語調),勢必會在接下來的十幾廿年內,成為人們議論「八八水災」之時,與「小林村滅村」荒原景象相對峙的另一頁集體記憶。

表面上看,「薛香川辯辭」讓人憤怒的原因,是「政府公僕」與「當家人民」之間權力與待遇之嚴重不對稱。照理,高階政務官是一群「以政治作為志業」的願景官 僚,他們和一般執行例行勤務、難免消極而不進取的事務官不同,「主動而創造性地介入政務、苦民所苦」,才應該是其「志業」得以感受到榮耀與滿足之所在。但 在此事件中,社會發覺薛秘書長非但沒有「志業」,僅以一般事務官的「朝九晚五」時刻表為其工作標準,還認為下了班就有了個人自由,因而「加班」便是一種委 屈,這般「無苦無愁」的義正詞嚴,對比著人民主人置身大水與土石流中荒茫無助的險境,難怪引人憤怒。

然而,「薛香川辯辭」讓人聽來彆扭、覺得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不愉快,還有另一個因素─對於電視機前聽到這些語言的「聽者」而言,這些語詞讓我們感受到一種 「內行人」對「業餘者」訓話的支配感(「你知道一些詳細的數據嗎?」)、「品味者」對「市井人」解釋的鄙夷感(「拜託!」、「岳父喜歡福華的番薯稀 飯」)、「高位者」凌駕「下位者」的「自慢」式驕傲感(「當天我自己開車到行政院辦公耶……」);是這些弦外之音,讓大多數的「聽者」都洗禮到一種深深的 屈辱感──原來,舒適者與受難者的際遇不同,並非是政府救災能力問題,而是社會位置的「宿命」所造成的差異。

法國社會學者Pierre Bourdieu曾經以「習癖」(habitus)此一概念,來描述一個人其「社會出身的際遇和成長經驗」,如何地在其一生的「每個關頭」(every moment)成為這個人「感受、品味、行動」的基礎。換句話說,某個人不假意識地做出某個判斷、說出某些言語、形成某樣的思維取向,都是反映著他在成長 過程裡,他所處的社會位置賦予他的世界觀的結果。

一九六七年台大農化系畢業,薛香川赴美取得生化營養學博士,接著滯留美國多年,一九八九到九六擔任國科會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局長,應該是他倍感驕傲的歲 月,因為這段期間台灣電子業的飛快成長,肯定讓他「自我感覺良好」,隨後的黨政高位來得順理成章,都因他的社會位置(專業科技官僚)恰好對上了台灣經濟轉 折。也因此,他會流露出這般過度的自信、深深的自戀(都自己開車去加班了,還不感謝我?)、專業的不屑,其來有自,換句話說,他是「結構性地」無法苦民所 苦。

麻煩的是,如果「薛香川」並不是一個秘書長,而是一個「隱喻」,象徵著政府裡普遍的一種「習癖」,那台灣的未來,可想見的:將是荒謬式的嚴峻。(作者為學學文創志業副董事長)【2009/08/22 聯合報】

社論-災後重建應有突破性的做法

    * 2009-08-24    * 工商時報    * 【本報訊】      立法院日昨決定將於8月25日起一連三天召開臨時院會,處理「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條例草案」,各黨團同意把該案逕付二讀,預計可以快速完成立法。不論社 會各界對馬政府這次救災行動的表現是否非難有加,但就災民立場而言,喪失親人家園之後的安置與重建毋寧才是其更關切的事情。根據行政院所提的草案,未來三 年大概需花費1,000億元左右來進行災後重建工作,這個數字在立法院討論時仍有可能被提高,民進黨就主張應增加至2,000億元額度。社會遭此劇變,朝 野同感悲痛,相信只要所提出的經費需求合理,一定不會有人反對與杯葛。反倒是因為每一筆預算都是國家寶貴的資源,即使在此情況下,政府仍然不可掉以輕心, 胡亂浪費。尤有甚者,災後重建必須講求效率、安全與品質,朝野在審議法案的同時,更應該致力於跳脫傳統窠臼,大膽嘗試突破性的做法。

     依照行政院版本,對於災民重建的協助工具主要包括修繕貸款利息補貼、中小企業紓困貸款、廠房機具、原物料及半成品等損失貸款、以工代賑以及各項租稅減免 等措施。大體上言,這些都是一般政府對災害後重建所常採取的基本做法,而行政院在擬定這次風災條例時,亦先參考了2000年「921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的 相關內容。不論是融資或租稅手段,大致皆符合「中規中矩」的條件,對受害的災民都能帶來一定程度的幫助。

民進黨站在在野黨的立場,對於這些行政院所提的救助內容,不但不敢反對,為了表示其比執政黨更「關心」民苦,甚至還大幅加碼。例如行政院版本的修繕貸款償 還年限最長15年,民進黨主張將其延長為20年;行政院版本的中小企業紓困貸款,信保基金最高保證九成,免收保證手續費,民進黨則主張原有貸款本息延展5 年,且新貸款信保基金保證成數不得低於八成,前三年免息。通常碰到這種狀況,朝野政黨為了怕被冠上阻礙救災重建的罪名,最後必定都會以對災民最有利的版本 通過。換言之,民進黨所提的意見大部分應該會被執政黨所接受。其實比較遺憾的倒是,不論行政院或民進黨的版本,兩者似乎都過度自我設限、沿襲舊規,未見任 何創新與突破的點子。

     據報載,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日前緊急召開記者會,宣布再加碼捐贈10億元,認養災區的公共建設,台塑企業在這次風災捐贈金額已達13億元。台灣社會充滿 愛心,每次碰到災難,甚至只是小小的單一個案,只要媒體一報導,捐贈款項或物資立即源源不絕,這次風災也不例外,各界捐款還在不斷地增加中。我們固然對慈 善的捐款人表示衷心的感激,也知道這些愛心人士的善行義舉絕不會因為政府是否給予捐贈租稅減免而有所不同,但處此特殊時刻,政府對這類捐贈在做法上應給予 更積極的嘉勉與鼓勵之意才對。

     根據現行所得稅法規定,個人對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構或團體的捐贈,可以採取列舉扣除,從課稅所得中減掉,但除了對「國防、勞軍及政府」之捐贈不受 金額限制外,其餘的捐贈不得超過綜合所得總額之20%。營利事業的捐贈亦有類似的規定,只是捐贈金額的減除上限為不超過企業所得額的 10%。這些對捐贈抵稅的上限規範,在平時或許有其稅基上的合理考量,但如今遇到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災難,政府呼籲社會大力捐款之不暇,怎還在乎些許稅 基的破壞或稅收的流失。政府除了按照現行的法律規定,在租稅上給予災民或企業一些損失的認定或減免稅外,更應該在災後重建條例中特別立法,允許一定期限內 對這次風災的公益捐贈,排除現行法律的約束,全數准予扣除。甚至個人部分,還應考慮給予非採用特別扣除額的民眾一項「風災捐贈特別扣除額」,不受適用列舉 的限制。讓近七成不採用列舉扣除額報稅的民眾,亦能夠享受到捐贈減免的好處。以表彰其「小德」不孤。

     此外,政府治理國家的方法,平時與戰時應有所區別。非常時期應以非常思維,使用非常手段,勇於突破,有效迅速地解決問題。特別立法與特別預算既然是為因 應「特別」的情勢而產生,政府採取的手段自然亦需有所「特別」,勿拘泥成規。上述擴大慈善捐贈的租稅減免只為其中一例,其實,為避免特別預算的使用遭到政 治「綁樁」的嫌疑,行政院甚至可以考慮將年底的縣市長選舉延至明年,與直轄市一起合辦,俾確保災後重建的預算資源不會受到選舉的干擾,讓每一分錢都能夠真 正用在刀口上。

社論-災後復建 真的不能再急就章

    * 2009-08-24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莫拉克風災重創屏東、台東、嘉義、南投山區及沿海地區,死傷恐超過千人。在救災告一個段落,災難重建即將次第展開,面對破碎的山河和風雲莫測的大氣變 遷,如何建立一個不與山爭地、不與河爭地,與自然共生的社會體系,已是災後復建的當務之急了。

     這次受災最嚴重的莫過於山區,從楠梓仙溪往上到小林,從荖濃溪看到寶來,這些受災地區大抵都是在河階台地,本來就是土石所沖刷的台地,一遇大雨,就可能 造成土石流災禍;莫拉克災害後,這些地區又成為另一個新的河階台地,等於是一個全新的地理環境,如果未來在此地又打造新的聚落,幾年後另一個類似小林村的 悲劇會不會再度發生?這是我們對災後復建第一個要追問的問題。

     從過去台灣十年來統計資料來看,高屏溪每年累積土石達五千萬噸、卑南溪八千萬噸,這些土石來自中上游,和背景地質環境有關,甲仙小林寶來三角區域,背後 潛藏特殊地質環境,寶來一路往西都有斷層,平常看到峭壁風景漂亮,代表的其實是坡度陡峭,從楠梓仙溪到荖濃溪都如此,這其中所顯示的幾點特色:一是其地質 材料非常破碎,二是斷層林立,三是周遭環境敏感。身處在這樣的脆弱環境,如何能夠允許還要在原地重建?

     從賀伯風災過後的幾十年來,不論是土地利用還是國土規畫,同樣問題我們其實一直都反覆的討論過。但等到災害過後,大家就依然故我,相關的國土監測也一直 是束諸高閣,政府單位不僅沒有提供好的地理環境資訊,也沒有把周遭的環境敏感區位畫出來,一個沒有與自然共生的土地利用、國土規畫政策,最終就是災難的不 斷輪迴而已。因此推動並落實國土規畫,不應只是說說而已,否則悲劇終究會不斷的降臨。

     過去每一次經歷災難摧殘後,一開始不少人都會主張人無法與天爭,不適合人居住的山區,應該還給大自然,退耕還林,退河還地往往成為最熱門的話題。特別是 談到防災,馬上想到的就是遷村,但每回都是災難過後不到一、兩個月,遷村之說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為原住民的生活與文化無法與城鄉系統融合,即使勉強遷村, 他們最後還是又回到山上老家。等到下次再碰到風災,他們又淪為環境難民。

     如果實務上遷村的可行性不大,那就只有從移村的角度思考。因而當前最迫切的工作,應是動員全國各地的地質、水利、水保、環工與森林等範疇的學者與專業人 員,前往各受災地區勘察,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國土檢測,由他們負責在災區附近找一塊比較安全的地段,做為移村之用,這些復建之地找到之後,再由政府相關單位 與當地社區民眾展開積極對話溝通,教育他們不要再盲目的開發以及防災減災之道,然後利用民間與政府資源,盡速展開災區規畫與興建的工作。

     在此同時,政府亦應該加速進行相關災害預警系統建立,一旦獲悉狂風降雨即將來襲,透過模式的分析,掌握洪水與土石流資訊,一旦發警報,就應該盡速進行相關防災撤離工作,以減少災害損害程度。

     每次發生災害後,在災民與輿論的壓力下,政府不得不馬上撥款進行復建,只要沒把錢花完的單位就要記過處分,造成工程沒有完整的規畫時間,最後導致粗製濫造,甚至重蹈覆轍,防災工程無法永續發展。

     因此,復建工作必須規畫先行,除了必要的緊急工程之外,不要急著馬上進行重建工程,至少尊重專業,先做好縝密的規畫,再與民眾進行繁複的溝通協調,取得大致共識後,再結合政府與民間的資源投入,這樣才能面對未來不可測的環境災難。

     面臨氣候變遷的劇變,雨量年年破紀錄,工程手段已無法再遏阻災難的發生,在大自然不斷的反撲下,所有人為錯誤都不可能再隱藏,而最終賠上的卻是無數的生命和財產。記取教訓是防範下一次災害最好的策略,但願這次重建,不再只是五分鐘熱度而已。


韌性是心理復健重要力量(許文耀、吳英璋、蕭仁釗)

2009年08月24日蘋果日報
台灣臨床心理學會8月19至21日在高雄醫學大學,舉辦災後心理復健研習,共有來自台灣各地的300名學員參與。在課餘時,我們也走訪了數個安置所、風災 現場,了解災民鄉親們目前的生活概況,同時一窺大自然對人造成的衝擊。心理復健的工作是要到現場服務的,我們已在心中模擬著未來可能的工作方式。

中午時,在一家餐廳吃飯,老闆一家人都很親切,知道我們是從事心理復健的老師,老闆娘透露他們家有被水淹,而且家中財物受損,說著說著,她的眼眶紅了起 來。但是,她說相對於那些失去家園與親人者,自己的受創顯得微不足道,她十分慶幸全家人都平安。不過,一對兒女可被颱風嚇壞了,連著兩年的水患都發生在暑 假,甫考上大學的女兒說以後只回家過寒假,不敢在家鄉過暑假。在外地念國中的孩子,風災當天還在外面,從新聞畫面中看到風災水患,一天要打電話7、8次, 回家後只要午後打雷就會發抖、害怕,甚至於大哭。

鄰桌有對老夫婦用餐完,正要起身結帳離去,只見老闆娘擁抱著老太太說:「某媽媽,不要拿錢!家沒了沒有關係,以後回來,就把這兒當成你們家。」原來老伯伯花了一生積蓄蓋了間三層樓的房子,去年風災淹到一樓;此次風災前就先被孩子接去北部,回來家都被土石淹沒、看不到了!

從研習、參訪安置所與災區現場,我們想提出一些災後心理復健的幾點建議:首先,請政府在進行各項重建工作時,尊重受災鄉親們的意願,重視他們與環境、家 園、社區的連結。就像這名老伯伯一樣,一個成長的地方,一個辛苦耕耘的家園,還有熟悉的人情,其中有極深厚的情感,在考慮將災民遷村或遷往外地謀生時,應 在「安全」與「對家園的情感」之間找到平衡點。

其次,在健康心理學的研究中可知,人類的韌性與相互支持是讓人在艱困的環境中不被擊倒的重要內在力量。老闆一家人在風災中受損、受驚,而且橋樑中斷後沒有 多少客人,仍很快地將餐館重新開張,靠他們自己的技能、力量面對目前的困境。而且也告訴自己,相對於別人,自己是受創輕微的,感恩上天讓他們全家人平安。 更難得的是,他們還能將關心擴展周圍,用話語或者實質的方式,告訴受創的人們,他們並不孤單;同樣地,全台灣的人在風災後也都發揮愛心,用各自的方式來參 與,用大家的力量告訴受災的鄉親們,你們並不孤單,我們一起來面對!

不過,也要提醒大家,在災難後有些人可能受到較大影響,例如可能這段時間如老闆的孩子般,容易受到驚嚇,情緒較為不穩定;有的人可能覺得人生被打擊、失去 站起來的力量。不過,這些可能都是「正常人在不正常時刻的正常反應」;也就是說,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些都是正常的反應,會在一段時間後復元過來。父母親 如果發現孩子這段時間常有害怕、哭泣、依賴的反應,請不要責怪他們,告訴他們別擔心,有你們在身旁保護他們。如果孩子說不出來,就用陪伴或擁抱的方式,告 訴他們現在是安全的。當然,如果發現自己或家人受創程度太深、維持時間太久,也不妨就近找災後心理復健工作人員或臨床心理師來協助你們。

吃完飯後,老闆的父親希望大家日後有機會再來玩,我們回答一定會再回來!吃著他們請的芋仔冰,心頭有著說不出的感謝與甜蜜,這就是我們台灣人的人情味!上 天給了我們考驗,請我們全體台灣人一起堅強地面對!台灣加油!(許文耀為台灣臨床心理學會理事長,吳英璋為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蕭仁釗為長庚大學臨床行為 科所助理教授 )

監察檢調,通通在睡覺?陸念慈

(2009/08/23 00:21)
監察檢調請你們要搞清楚,救災的時候不該口水,但不是不該做事!不該口水的是那些捕風捉影煽風點火的媒體臭嘴,而不是連監察檢調都在一旁磕瓜子看戲兼睡覺!

貴為監察院長的王建瑄說他想拿刀砍人,卻找不到人?難道監察院的職責不是調查誰該被砍?反而是躺在那兒,等著別人將罪魁禍首送到嘴邊?如此,何不將監察院 改名為「躺著怨」?因為除了躺著抱怨,監查院還會什麼?而這個王建瑄一上任就說要「先辦前朝」,卻將對人民有立即危險的今朝晾在一邊,難道監察院不該調查 自清,看看這種放縱今朝的監察院長,是否也有瀆職之嫌?

莫拉克風災死這麼多人,難道監察檢調不該儘速調查責任歸屬以及保留相關證據?還是要等到所有證據通通湮滅,再來搞馬後炮的「全面調查」?最後不是不了了 之,就是找幾個替罪羔羊充數了事?最重要的,不管有無不法,更應該儘速公佈調查結果給人民一個交待,除了還給主事者一個清白,也免得朝野互推責任製造社會 對立!

而監察檢調應該調查的事項包括:氣象局颱風預報不斷修改,是否有人為疏失或違反標準程序?而水保局在八八風災後一天才發佈紅黃色警戒,又有沒有問題?中央 與地方在災民撤離及災難救助上,又是否有任何怠惰與輕忽?砸大錢的治水預算,為何風災一來不堪一擊?是雨量太大?還是人謀不臧?越域引水計劃,又是不是導 致滅村土石流的主因?外交部「婉拒」國際援助,誰該負責?如何負責?公路局要求陸軍提供工兵,結果派來步兵,其中又有什麼問題?縣長風災出國,代理人是否 依法行事?還是縣長輕忽不歸?…等等!

雖然現在檢方已經對救災物資被A之事展開調查,但這只是縱大放小毫無意義!雖然現在所有主事者忙於救災不宜約談,但相關物證的保存,包括:各種雨量及災害 預報記錄、土石流警報發佈記錄、通聯記錄、公文往返記錄、軍警消之派遣與支援記錄、災區損害情形資料、風災前後之計劃與行動命令、與災民訪談等等,都是可 以立即也必須儘速進行之事。這些,監察檢調到底做了沒有,是不是更該對人民有個完整且公開的交待與報告?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作者陸念慈,碩畢,商,北縣。個人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ntlutw。

不要再跪了--原住民們骨頭硬起來吧!大頭仔

(●作者大頭仔,桃園人,台商。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大頭仔特區)

(2009/08/23 00:32)莫拉克在南台灣造成毀滅性的災害,這個區域,三年前才開車,帶着德、港朋友和家人,繞了一圈。每個人無猤讚嘆不已它的美麗,那裡是原住民的故 鄉,那裡是國民黨選舉和執政永遠打猤敗之地。日治時代,因為他們的善戰,被徵調赴南洋打戰,猤幸身亡的被供奉在靖國神社,但那裡也是國民黨裡「高級外省 人」眼中「我把你們看成人」時「才是人」的地方。

原住民天性淳樸、善良,但我們小時候的印象是番,是獵頭族,是做粗工……的族群。近20年,在李前總統和陳前總統的民主化執政下,逐漸的打破了國民黨封建威權統治,原住民有了自已的電視台,原住民也敢站出來說:我是原住民!

果真是如此嗎?我所屬的教會有1/5是原住民,但他們親口告訴筆者,在覓職時,顯然有差別的。再看看今日生活在日月潭的邵族,921地震後僅存 300多人的邵族,筆者在其『WE ARE THAO』的網站http://thao.ngo.org.tw/,節錄他們2005/5/19的心聲:

『民國六十二年(1973),文化中心這塊地,是我們的田地,政府還承認土地是我們的,給一點錢,說要提供我們就業,由他們去登記變更為縣政府的土地,那是用騙的。

七十二年(1983)市地重劃,邵族所有土地被判定為公有地,我們世居日月潭,一夕間變成佔用公有地的罪犯,必須向政府補繳15年租金,和損害賠償金,又要向政府買才能住下去;那是用搶的。
邵族的土地就是這樣被政府騙走、搶走的。

我們要求的很少,只要你們把文化中心這塊地先還我們,讓我們邵族能存活下來,其他的我們會自己打算,不要你們操心。

其他公告、參與,我們玩不過你們,也不懂那麼多,你們講那麼多,要我們簽字蓋章,最後就是要把我們趕走。

你們人多,不需要那麼麻煩,只要立法院、縣議會舉手表決一下,就可以把我們邵族人趕下海,你們全部拿走好了,不要那麼麻煩了』!

邵族在日月潭族人所屬的的教堂,也在921地震中傾毀,但另一座教堂如銅牆鐵壁不倒,它是蔣介石的專用教堂;但邵族也祇能四處募款重建教堂。同樣是信耶穌基督、三位一體的神,但差別太大了!

今日的阿妹、高金素梅,並猤能代表原住民己出頭天。原住民在這次88水災將面臨更大族群的落沒。但僅有幾位的民意代表高金素梅,妳又在那裡?僅僅 8天,妳如同花蝴蝶,在風雨毁村之際,跑到日本(8/11),夥同中國的駐日人員硬闖靖國神社,妳真的代表原住民嗎?8/19妳又風光的會見中國國家主 席,妳大言不慚稱,「已經到災區看過,現在重建安置狀況也上軌道」。如果是上軌道,九劉政府何須連開記者招待會。

各族的原住民們,起來吧!台灣這塊土地是屬於您們的,要再向『人』跪了!不要再哭泣了!用您們神聖的一票,選出能真正代表您們的民意代表!抵禦外來侵略,捍衛民族尊嚴,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作者大頭仔,桃園人,台商。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大頭仔特區)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