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主席馬力此刻正避居廣東,不敢對他有關「六四屠殺」不實之讕言辯護,真可謂自取其辱!不過,大家若以為他會改過從善,停止口誅筆伐,則是婦人之仁,縱容奸惡!

其實,馬主席此番污言,雖是屁股指揮腦袋使然,卻絕非口舌失禁所致!他之所以胡說八道,乃是緣於其對普選之「高見」;由此,亦可知其靈魂深處,到底裝甚麼東西。

根據這位「人大」代表的高見,香港實行普選的條件,就是市民要夠愛國;而至今尚有眾多百姓每年哀悼六四死難同胞,繼續譴責屠城暴行,那就表示他們不夠愛 國,對國史認識不清;為此,他還囑咐特區政府要為六四定調,按中共官方版本,教育香港市民;一錘定音!而且,他更告誡教師不可亂說,向學生教六四這一課屠 城國殤,誤導後輩!

由此,我不禁想到「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政黨」的叫囂,大家且莫以為我在揭共產黨的瘡疤,這種唯上、唯一的教義,乃是法西斯主義的座右銘,被中共打敗的國民黨亦曾奉之為奎?,翻開歷史,以革命黨自詡的中共,何嘗不對之大張鞭撻。

「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釋放政治犯,開放言禁、黨禁」恍似投槍、匕首,又豈非中共60年前連篇討蔣檄文的「關鍵辭」?馬力先生既像葉劉淑儀那樣,謳歌 中共建國是波瀾壯闊的革命運動,那又為何對六四之靈重提這些主張嗤之以鼻,支持血腥屠殺的元兇,不惜歪曲史實,替之圓謊,還以原誣為國殤死者討公道的人不 「愛國」?要接受謊言洗腦,才配得上愛國資格,有權普選政府及立法機關?如此荒謬恐怖,又何異先要人唾面自乾,卑躬屈膝,才讓人家享有做人之權?

魯迅先生筆下之人血饅頭,亦不外如是,但更可悲的是,幾十年過去了,人們比先輩更為不堪,竟要跪求主人賜予,而無選擇吃與不吃的自由?而馬先生官運亨通,又豈非在吃沾滿六四血污的政治饅頭!

支持屠殺歪曲史實

寫到這:不禁想到一則真人真事。我的一位日本朋友告訴我,由於她的祖父是日本共產黨重要骨幹,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人反戰,株及全家其家族一律列為「非國 民」,不單家長淪為政治犯,妻兒子女一一都被剝奪公民權,包括領取配給食物的生存權!中共政權下,將人分多等,文革結束前,若被列為地富反壞右等黑五類, 亦瞬即淪為「賤民」,暗無天日。

六百多萬港人之普選權,竟要接受洗腦,埋沒良知,贊成血腥屠殺,才可得北京一黨專制之恩賜,做個「快樂」的奴才,享受假造的民主,若不,就要做其「非國民」,不配享有普選權。

忠黨才算愛國,屠殺竟是平暴!謝謝馬力先生,謝謝反面教員!


砂:雖說此馬非彼馬,但不管黑馬白馬,能抓耗子的就是好馬。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