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不是在罵人,是為麥可瘋狂的意思。請大家一定要明明白白知道我的心。

女兒用了幾乎兩年的桌面—她的兒子寶貝,我的龜孫子「袁龜寶」,終於被換下來,換成了麥可。另外她研究了一大堆網路材料之後,「終於」寫了一篇麥可的紀念文,請大家去看。

當然,刊頭照也從龜寶改成麥可了。我跟她說龜寶會哭的,但是女兒說她跟龜寶「商量」過(實在好奇她用的是不是我常用的「老娘說了算」的商量法),龜寶知道刊頭上(和桌面上)雖然是麥可,她的心裡可永遠是龜寶的

純真時代的終結—追憶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
http://blog.fashionguide.com.tw/BlogD.asp?PerNum=765&Num=13502

最近全球在向麥可致敬,到處在「筆咧」。台灣也在7月20日加入,「快閃」族在台北三個地點「比咧」。shintaro的網站Densetsu no Basho (新聞吐槽課)有報導:

台灣紀念麥可傑克森「快閃」熱舞活動
http://shintaro.pixnet.net/blog/post/24676041

youtube 上的影片也爆可愛。

 [剪輯版] Michael Jackson Dance Tribute from Taiwan. July 19, 200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DBEUh-1T4U

真可惜那天沒跑去看。又睡過頭。老原時常因為「睡覺不當」,錯過許多應該和不應該的事。不過老原服膺某句關於「拖」的格言:「如果拖了沒事,表示那不重要。」所以凡是被錯過的,很可能都是「應該」錯過的。就像這次台灣「比咧」,還是看到影片啦。

國外版的連結也附上,對照一下,我們台灣不輸人也不輸陣哇。

Michael Jackson Tribute - Stockholm. July 8, 200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e1KOcBYGjM&NR=1

麥可的「ONE」DVD裡頭,有個人說,去看麥可的演唱會,原本不喜歡他的人都會愛上他。我現在這樣愛麥可,絕對是因為被我女兒洗腦,陪她看了一大堆麥可演唱會DVD的關係。

所以現在變成了「麥克瘋」,非常之瘋麥可,並且覺得「麥可死得好」(抱歉,這話字面非常惡毒,但的確是我的心聲),要不是他死了,我到現在還認為他是個變態的小黑人,腦袋有毛病,並且是膚淺的流行產物........八拉八拉,根本不可能去試圖認識他和理解他。

我要是比他死的早(我可是比他年紀大咧),那就永遠不知道自己曾經和這樣棒的一個人同一時代,也永遠不知道,眼前一直有個活生生的奇蹟,而我竟全然視而不見。

香港著名的評論家梁文道(我很喜歡看他的《開卷八分鐘》)在鳳凰衛視的節目《王者傳奇》裡談麥可,他說麥可不但前無古人,並且也絕對的後無來者。因為時代變了,現在不可能再產生麥可這種世界性的人物。

他這話我絕對同意,麥可走紅是八十年代,正好天時地利,他要晚生十年,同樣的天分,可能不會有目前的影響力。現代資訊太多,人們注意力容易分散。八十年代MTV台初起,對於MTV的概念還止於「歌唱+影像」的紀錄,是麥可的「顫慄」(Thriller)讓人明白音樂錄影可以是這樣的。

梁文道還說麥可打破許多界線,包括黑人和白人音樂的界線,之後是國與國的界線,地區與地區的界線,政治與藝術的界線,甚至性別界線,種族和膚色的界線。梁文道說的非常棒,我找了半天沒看到有文字記錄(鳳凰很多節目都有文字版的),否則一定貼連結給大家看。

麥可的存在其實超越文化現象。他自己的不幸,白瘢病,幼時受虐,五歲就開始工作,沒有童年........現在看來,成為我們的幸運。

他晚年的形貌其實接近女性化。並不是娘,而是非常的柔美,尤其在「STRANGER IN MOSCOW」MV裡。這首歌好聽極了,MV也超震撼。他越來越白這件事,產生一種視覺效果,你沒法當他是黑人,雖然他一直說自己以做黑人為榮,但是我想全世界多數人,尤其他的歌迷,大概都會不自覺的忽略這件事。

全世界各種膚色的人種,不同種族,東方西方,其實都覺得麥可是自己這一「國」的。沒法覺得他是「異族」。雖然他紮紮實實是個「異」族。甚至連他的黑人同胞都覺得他「非我族類」。

他自己的傷痛使得他特別能體會他人痛苦。麥可在馬丁污衊他的紀錄片,歐普拉的訪問裡都說了同樣的話:「我感覺到他們的痛苦。」所以經過戀童案風波之後,馬丁問他:那麼你還會去擁抱兒童嗎?還會和孩童在一起嗎。麥可說:「會。假如他們需要的話。」

看他的演唱會,我不知道別人啦,或者比較「堅強」的人會說他裝的,可是每次看到他唱「I'll  be there」蹲下來掩面,(在1992年羅馬尼亞 Bucharest那場,他直接躺在地上哭),那麼近的特寫,那絕對不是裝的,我看了好幾次,他的悲哀和心碎直接漫佈在電視畫面上,真的要為之落淚。

1996年他在韓國演唱,接近四十歲的麥可,唱到「I'll  be there」的尾聲,有接近一分鐘無聲,唱不下去,只是掩面。他的心那樣柔軟,柔軟到讓人心痛的地步。所有的被侮辱被傷害到了他那裡,不過是化為更大的同情和慈悲。他從來沒有對他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做過激烈或暴怒的抗爭。

麥可絕對是偉大的藝人,在舞台上,他超過王者,直接是神。他上了舞台帶電。他的三十週年演唱會,不同的出名歌手上台唱他的歌向他致敬,連歌帶舞熱鬧得很,但是麥可自己一上台,立刻就看出差別。他一個人在台上,POWER強到你簡直覺得空間都換了,忽然之間,前頭那些名角的演出都幼稚乏味無力到不行。

他所有的舞台演出都有這個效果,真正嚇死人。真的是有電,非常非常之有力量,然而美的時刻,又美到非常。

我跟女兒聊。夢洗有個意見,我完全同意。麥可演出時的狀況接近巫者。他有些曲目直接閉著眼從頭唱跳到底。你看他在台上的能量狀態,那超乎人類的能力,而幾近起乩,當然要比起乩自覺和美的多。

讓我想起他在歐普拉訪問時說:「我是上帝的樂器。」麥可的能量之強,跟他的純淨有關。現在回頭看他的紀錄,包括訪問,MTV帶,他的歌曲歌詞,這個人一以貫之,從來沒有改變過,他始終關心全人類,關心受苦的人,關心兒童。

他的有些事被斷章取義。例如「BAD」這首歌,多年來我們都只看到他一身黑皮衣帶著一群不良少年「BAD!BAD!WHO IS BAD!」,至少我過去都當這歌是鼓勵青少年學壞的歌,最近看了「全版」,才發現這片是馬丁史科席斯拍的。前頭好大一段,麥可演一個貧民窟出身,但是念到了大學的男孩,假期他回到家裡,他那些童年玩伴譏笑他:「你現在高貴了,不壞了?」要他去搶劫證明他不是娘娘腔。

麥可這時搖身一變,演出了穿皮衣的那段。難怪大陸把「BAD」翻譯成「好棒」!我覺得這裡意思其實是「屌」。麥可在說:要比屌,你會比我屌嗎!要屌就比真本事,決不是使壞,學黑幫就叫做屌!「Beat  it」也是一樣,他往往用逆反和激將方式來讓青少年知道:這種事情沒意義。

他的訊息都在歌曲裡,在訪問裡,在他的言談裡,可是世界從來沒有注意聽他的話,只是斷章取義。

麥可的歌,快的極有力量,而輕緩的則美到不思議。我現在才認識麥可。自己也奇怪過去是什麼給糊了眼。居然錯過這樣美好的東西。

我現在也是麥可瘋,並且非常非常非常的愛麥可。覺得他完全是個天使,到人世間來,像他對歐普拉說的:「是為了把美和愛,用音樂帶給世人。」

只要親自去體驗一下他的演出,(看DVD就行),你對於這個人便再也不會有非議,除了愛他,不會有別的心情湧起。

文章來源:「老原腦袋裡是花園」http://blog.chinatimes.com/yop/

「瘋麥可」http://blog.chinatimes.com/yop/archive/2009/07/24/421078.html


砂:教主是SHAMAN
友:同意!我早說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