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身為一個心理學家並長期推廣心理科學,本書作者大衛.邁爾斯傾畢生精力反覆思考「主觀和客觀」、「感覺和事實」、「直覺和現實」之間的關係。我們是不是應 該像懷疑論者那樣,把直覺看作一種內在認知,無論這認知實際上是對或錯?或者,聰明人經常相信一些愚蠢的事,所以我們必須加入更多「左腦」的理性?面對這 些疑問,我們應該有更聰明的思考和行動,應該更積極對照直覺與現實、對深具創造性的預感抱持懷疑仔細檢驗。

賭博直覺

●政府發行彩券是「對傻瓜的課稅」?

●如果你拋一個硬幣二十六次,出現二十六個全是正面的機率比你買威力球彩中獎的機率還大。

●每週買一張彩券,你應該有機會贏得麻塞諸塞州彩券大獎,但是你要堅持買一百六十萬年。

●如果你開車十英里哩去買威力球彩,你在途中出車禍致死的機率是你彩券中獎機率的十六倍。

詐欺從來就不需要本錢。
——賭博遊戲經營商比爾.瓊斯

美國人每年花在賭場、彩券和賽馬等類似地方的金錢超過五千億美元,也就是說從一九七四年統計的一百七十億美元到現在,花在賭博上的錢足足上升了三十倍。據 說賭博正取代職棒成為美國人最主要的娛樂方式,如今每年有七千萬人觀看美國職棒,卻有一億七百萬人光臨拉斯維加斯、大西洋城和密西西比市。國家賭博活動研 究調查委員會受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和國會的委派,對此之進行調查。根據二000年財政總報告,民眾花在賭博上的錢就有五百四十億美元,比花在音樂、電影、體 育競賽和遊樂園的總和還要多。拉斯維加斯有十萬間旅館房間的接待能力,來訪遊客每年替業者創造六十億美元的收入。美國四十八個州的州政府宣佈賭博合法化 後,忽視了賭博的負面影響。根據報導,僅蒙大拿州的一千七百個酒吧和便利商店裡,就有一萬七千四百台賭博性質遊戲機。

因為沒有賭博限制,有三十七個州現在都發起促銷活動,鼓勵市民去參加賭博、去輸錢,現在各個州每年花費四億美元去勸說民眾賭博。有一個州刊出這樣的廣告 詞:「別再靠存錢這個又久又慢的方法了,現在買樂透,就有可能贏得五萬美元,你真的應該馬上來!」有一個看板上面畫著一張個巨大的樂透支票的存根,下面寫 著一行黑體字:「這張支票很可能就是你的」,而不是說「你有12913583∶1的中獎機率可能得到」。

麻州還用了一個廣告嘲弄辛苦工作的上班族:「對普通人來說,想成為百萬富翁只有兩個選擇。計畫A:從七歲開始勤奮學習,長大了找個好工作,從此以後,每天 起早摸黑,拍老闆馬屁,參與無情殘酷的競爭,踩著同事的肩膀向上爬,職位慢慢地向上提升,小心罹患永久性心臟病,慢慢地職位向上提升。三十年下來,節假日 不休息,在你準備退休時,差不多就能成為百萬富翁。另外還有計畫B,買張樂透!」。

一九九八年,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官員大衛.比斯利(David Beasley),沒收了三萬台撲克遊戲機(每台遊戲機平均每年獲利兩萬兩千美元),理由是有太多的家庭因為它而瀕臨破裂和破產。然而,這位官員在後來的 選舉中被投票公民給否決了,選民選擇了他的對手,而他的對手則是那些賭博業者所贊助的候選人。

賭博不僅僅是美國人的愛好。一九九八年,一位英國社會心理學家對英國國家彩券做出總結報告:「估計百分之九十的英國民眾至少買過一次彩券。」二000年,有百分之六十的英國民眾會固定買彩券。

這些賭資的回報是什麼?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投注者每投注一美元,就被扣掉五十美分。我的一個統計學同事提到:在密西根州,每一美元中有五十美分的課稅 會撥給公益基金,例如支持大學發展;同時聯邦政府再扣除百分之十五或更多的獎金用於慈善捐款,意味著一美元要被扣除六十五美分或更多。

那麼,賭博贏錢的機率有多高呢?統計學家和賭博專家奧金(Michael Orkin)告訴我們,不同的賭博遊戲情況不一樣。例如輪盤賭法有三十八格:十八個紅格、十八個黑格和兩個白格,如果你賭「紅」並贏了,你就拿回你的錢, 另外還收下另外一個人的賭注。沒有人贏,只有莊家能贏的機率是三十八分之二。另一種骰子遊戲有更多贏錢的機會,但是擲骰子的速度太快,一小時下來可以賭很 多局,可以讓足夠多的人不斷下注賭夠多的錢,所以賭場比彩券更能讓人們把口袋的錢掏空。也許每次的賭資不多,但總量加起來就不得了。

(本文轉載自大衛.邁爾斯新書《你該不該相信直覺?》,中文版由漫遊者文化出版)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