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02日蘋果日報

民主國家誰都可以批評總統;但若是意見領袖、政論家或名嘴在媒體上批評任何人,就是專業問題,需要的是專業精神、慎重的態度、有憑有據,精確中肯。因為他們享有媒體傳播的特權,影響面遠比一般人大,因此必須為他們的評論負社會責任。

偉大領袖大多自戀
最近南方朔批評馬總統「比崇禎還糟」,「要討好所有人,卻沒有膽識」;之前也批馬像崇禎太自戀。把馬跟崇禎相比,有引喻失義的危險。崇禎是憂鬱症患者,性格急躁,剛愎自用,為了戰爭大肆徵稅,手段嚴苛,搞到飢民飢兵鼓譟相結,終於逼出個李自成。馬的性格並不像崇禎,也沒憂鬱症,反較天真樂觀;更沒有大徵苛捐雜稅,反而減稅。從行為上來看,也沒什麼類似之處。二人倒是在自戀上頗相像。

但是人人都會自戀,那是自我認同的結果。歷史上成功的領袖大多嚴重自戀,從亞歷山大、凱薩以來,很少不自戀的人能當領袖。哈佛大學社會心理學博士麥考比(M.Maccoby)在《自戀式領導》(The Productive Narcissist)的書中說,自戀領袖的優點是:拒絕現狀、喜愛創造革新、一有定見即不問他人、很清楚什麼是理想境界。而自戀也產生奇勒斯馬──魅力。他綜合自戀者的性格特徵有自己創造意義、是提出願景的人、善於獨處並自我對話、偏執──無灰色地帶,非黑即白,擇善擇惡都固執。

麥考比也提出自戀者的缺點:不肯聆聽、太在意批評、疑神疑鬼、過度強調管制、孤立、缺乏自覺、誇大和撒謊、講究排場。

「討好」是制度問題
不只成功的政治領袖大多自戀,舉凡成功的企業家、藝術家、文學家、音樂家、宗教家、明星藝人、明星運動選手、設計師等,都因自戀而成功,台灣名嘴和評論家也莫不如此。他們缺點的反面就是成功的原因,也跟所有人一樣,過度自我意識同樣導致成敗。

馬毫無疑問是深度自戀者;但正是他的自戀產生的潔癖及人格魅力,把他拱上總統的寶座。所以自戀是中性的,可以因之成功,也可以因之失敗,因此把馬的自戀當作目標批判不能啟發什麼。想討好所有的人,是民主總統共有的問題,制度使然。至於馬沒有膽識也不見得,敢開放對中國的大門,不需要一點膽識嗎?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