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維因懷特和19歲的史密斯是好朋友。一個是橄欖球員,一個是嶄露頭角的廚師,風華正茂。

「喵喵」當作花肥賣,買主卻不是為了養花,而是要「high」。

18歲的維因懷特(Louis Wainwright)和19歲的史密斯(Nicholas Smith)是好朋友。一個是橄欖球員,一個是嶄露頭角的廚師,風華正茂。

與其他同齡人一樣,周末聚會party,是兩人共同的愛好。上周日,兩人呼朋喚友,在 Scunthorpe(林肯郡內)的酒吧、舞廳歡聚小酌到子夜。

星期一中午,維因懷特的家人發現他死在自己的床上。幾小時後,史密斯也被發現已經死亡。
「他只是去party,他只有19歲」

警方初步確認,兩人都服用了「喵喵」。當晚聚會的人中,另有6人也出現不適症狀需要到醫院就診。警方呼籲當晚一同聚會的其他人要盡快去醫院檢查。

史密斯的父親說,他的兒子不是個癮君子,而是個對生活充滿憧憬的好孩子:「他只是與朋友一起出去玩,享受生活。他是一個正常的,充滿愛心、勤奮努力的孩子。」
Mephedrone喵喵」

「喵喵」以粉狀,晶體顆粒或液體形式出售,每克4英鎊就能買到。

「喵喵」,miaow miaow,也稱作mieow,meow,M-Cat,MC等等,都是Mephedrone的街頭「外號」。Mephedrone在網上被作為花肥(plant food)出售,標明「請勿服用」(not for human consumption),在英國可以合法的買賣(至少到截稿時為止)。

上網查了一下,「喵喵」以粉狀,晶體顆粒或液體形式出售,每克四英鎊就能買到。在網上還看到安徽一家經銷化肥的公司緊急求購Mephedrone ,說是英國的客戶有大量訂單。
「喵喵」,英國party上的新寵

但是,在英國,買「喵喵」和賣「喵喵」的人都心知肚明,「喵喵」不是供花卉享用的肥料,而是人吸食的「軟毒品」。它與服用可卡因、安非它命、搖頭丸(cocaine, amphetamine, ecstasy)等有類似的效果。

但是,它不屬於非法毒品,所以提供者和使用者都不會因此留下犯罪紀錄;便宜的價格使得青少年用兜裏的零花錢就買得起。

而「合法」的身份給服用者以一種虛假的安全感。「喵喵」成了party上的新寵,特別是在青少年中。

但是,它有一系列的副作用,輕則引起嘔吐頭疼,重則導致昏迷甚至喪命。去年11月以來,已經有四例死亡疑與服用「喵喵」有關聯。
「喵喵」遭禁勢在必然
舞廳

圍繞「喵喵」凸顯出的,是對付所謂「合法吸毒」的挑戰。

由於「喵喵」不屬非法毒品之列,警察管不了,學校的老師抱怨說,他們從學生那裏搜出了「喵喵」,也不得不原物奉還。

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的一所中學自去年12月份以來,已經有180多名學生因服用「喵喵」導致不適而請病假,平均每天兩個。

「喵喵」的流行,特別是對青少年的誘惑,已經引起英國社會各界的關注。英國藥品濫用調查委員會(Advisory Council on the Misuse of Drugs, ACMD)正在把調查Mephedrone的危險性作為它的首要任務,將在本月底向英國內政部提出全面的評估報告。

政府表示,將按照委員會的建議採取「迅速的」行動對付「喵喵」。但是,即便把「喵喵」列入違禁毒品,又要確定它屬於A、B、C哪一級的毒品,這個過程又需要一定的時間。

「喵喵」在歐洲一些國家,比如德國、挪威、芬蘭等,已經被列為非法毒品。
對付「合法吸毒」,按下葫蘆起來瓢

圍繞「喵喵」凸顯出的,是對付所謂「合法吸毒」的挑戰。

所謂「合法吸毒,「legal high」,即吸食某種不在非法毒品名單上的物質,以達到與服用非法毒品相同或類似的效果。

這些「合法」的「軟毒品」以各種形式和名目出現,有的是「草藥」:比如Salvia,它是一種鼠尾草屬植物,咀嚼它的葉子或當煙葉抽,卻能達到LSD的效果。
藥丸藥片

對付「合法吸毒」,禁毒是治表,治本還要讓青少年真正認識到毒品的危害。

有的則是以肥料、殺蟲劑、清潔劑形式出現:比如一度「走俏」,直到去年仍可以合法買賣的GBL。

GBL本是一種用來清除油漆的工業溶劑,卻成了替代非法毒品的「聚會藥」(party drug)。去年四月,一位21歲的醫學院學生服用GBL後死亡。她的母親斯托特(Ms Stewart)奔走呼號,GBL終於在去年底被列為非法。

問題是,這類東西很容易改頭換面,重新浮出水面。禁了「喵喵」,轉天就會冒出個「咪咪」,毒販子玩的是貓捉老鼠的遊戲。

正如ACMD成員,毒理學家拉姆西(Dr John Ramsey)博士所說:「這是一個灰色地帶。這些化合物本身並不違法,買這些東西的人非常清楚要用它來幹什麼。問題是,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斯托特說,在對付「合法吸毒」上,現行法律顯得非常無力。她呼籲對市面上所有的這類東西實施暫時禁售,以便進行科學的化驗鑒定。

她說:「內政部不能等到死了孩子才採取行動。」

問題是,並沒有一個「合法毒品」的固定清單。禁了一種毒品,會有另一種毒品以合法的面目出現。對付「合法吸毒」,禁毒是治表,治本還要讓青少年真正認識到毒品的危害。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