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邦媛昨天首度暢談寫「巨流河」的心路歷程。一向低調的名作家齊邦媛,昨天和世界女記者與作家協會四十名成員見面,首次對外暢談創作「巨流河」的心路歷程。她為了專心寫作,堅持住進長庚養生村,直到「巨流河」完成,才和反對她住養生村的兒子「和解」。


「那是很多聲音叫我寫的!」快滿八十六歲的齊邦媛,去年完成廿五萬字、記錄一九四九年中日戰爭的回憶錄「巨流河」,為了這本巨著,她八十歲那年,不顧兒子反對,堅持住進長庚養生村,耗時五年完成。

五年來,為了創作拒絕接觸外界的齊邦媛,昨天談起她八十歲後的人生,一開講就四十分鐘,眼前資深的女作家,隨她的妙語如珠,時而大笑,時而情緒起伏!

「我很快樂,真的很快樂!」齊邦媛說,從沒想過活到八十;真的八十歲時,偶然發現她來日不多,因為丈夫突然倒地、送醫插管,再也沒回家,「我很可能也會那樣」。

齊邦媛說,她在二○○三年曾去美國兩個兒子家住了半年,跟著五歲孫女過著如天堂的生活;「人不適合活在天堂,死後才要進天堂」,她不快樂,「我從來是很孤僻的人,我喜歡做我的事、我的夢」。

齊邦媛說,在美國,看到台灣寄來的信,光看到郵票就要掉淚,台灣是如此美好遙遠,她跟兒子說要回台灣,兒子說:「你個性真的太強了」。她滿心期盼「過我自己的生活」。

齊邦媛說,決定住進養生村才告訴兒子,兒子大怒:「我們對妳有什麼不好嗎?」學生獲知也在電話裡哭起來:「老師為何您要到那種地方」。

她回憶說,剛來半年很不快樂,但當她開始動筆寫「巨流河」,不再生病也不煩惱,每天只嫌時間不夠;上月兒子來信居然說:「也許妳到這裡才能寫妳的書」,對她來說是很大轉折,「我和我兒子和解了」。

齊邦媛說,寫「巨流河」是她一生的大願,「我寫我父母、祖父母、朋友,抗日戰爭的中國,是最好、最有骨氣的中國,我一定要寫出來」。

「我晚上一直哭、一直寫,那個時代應要留下什麼…」她說,希望大家不要想是齊邦媛寫的,「那是很多聲音叫我寫的」。

【2010/05/20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