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8 03:30 am

 
曾經,史上出現過一位震撼歐美的鋼琴大師,叫做塔爾貝格(Sigismond Thalberg,1812-1871)。

塔爾貝格之所以造成轟動,一是長相俊美,二是技巧卓越,三是他發展出一招「三隻手」絕活:他讓旋律巧妙地在左右手交替,或細心編寫旋律位置,讓聽眾同時聽到旋律、低音伴奏和高音裝飾,形成宛如「三隻手」演奏的錯覺。

塔爾貝格當年紅到什麼程度呢?蕭邦第一次到維也納演奏時大獲成功,但第二次造訪,卻發現該城已完全成為塔爾貝格的領土,自己顯得黯淡無光。塔爾貝格到了巴黎,更是呼風喚雨,讓李斯特在深受威脅下說了好些不合宜的苛薄話,還發動有失身分的攻擊(蕭邦雖不喜歡塔爾貝格,對李斯特的狹小氣度更是反感)。最後流亡巴黎的義大利貝吉歐裘索公主(Princess Belgiojoso)索性辦了場絕無僅有,讓兩人同台比武的「雙雄對決」,是最為傳奇的音樂會之一。

塔爾貝格比蕭邦小兩歲,比李斯特小一歲,當年如此名動公卿。但為什麼,今日絕大多數愛樂者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甚至也難以聽到他的作品?

答案在於,塔爾貝格活在沒有錄音的時代,他的演奏技巧再高,最終也只能透過樂譜與文字為人記憶,但他的樂曲,實在乏善可陳呀!塔爾貝格的創作,其實多是拿流行曲調或歌劇金曲作主題,加上華麗裝飾,最後以「三隻手」技法設計聲部。這種改編,聽一首和聽一百首相去無幾,更何況塔爾貝格並沒有鑽研和聲與曲式,樂曲今日觀之實在無趣,和蕭邦的偉大創作簡直是天壤之別。

那他轟動天下的「三隻手」絕技呢?很抱歉,這今日聽來一點也不「獨家」。擁有海綿般吸收能力的李斯特,不但學會了這個招術,更把這概念進化成更複雜、更刁鑽的高深技巧。像他改編的舒伯特歌曲,光是《紡車邊的葛麗卿》,鋼琴家就得同時彈出紡車踏瓣、紡車運轉和人聲唱段等四個聲部,把「三隻手」技法做極藝術化的轉換。在《魔王》一曲,李斯特在「三隻手」之外更推出恐怖的跳越技巧和超現實的迷幻音響,遠遠將塔爾貝格拋在腦後。到了二十世紀,史特拉汶斯基的《彼得路希卡三樂章》更有以四行樂譜寫作的樂段:鋼琴家何止要「三隻手」,簡直得化身八爪章魚!

今日偶有藝高人膽大的鋼琴家,如下周一即將在新竹演出的王羽佳,能在一場音樂會中同時挑戰蕭邦創作、李斯特改編曲和《彼得路希卡三樂章》。但即使超技如她,王羽佳也未曾演奏塔爾貝格的任何作品:可見若不能精益求精、追求進步,就算你是塔爾貝格,也只能被世人遺忘。

【2010/06/27 聯合晚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