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日本暢銷小說改編的同名電視劇《蒼穹之昴》昨起在北京衛視首播,這是一個由日本演員塑造、日本人眼中的慈禧太后的故事,27年前憑藉《阿信》紅遍亞洲的田中裕子在觀望和爭議中重返中國熒屏。日前,田中裕子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儘管隔著翻譯的“傳話”和她對私生活的嚴格自我保護,很難了解生活中的真實,仍然可以發現這是一個喜講笑話、酷愛“小肥羊”涮肉、充滿好奇心、不服老、又逃不開做“家庭主婦”的尋常日本女人。

  ■即使是壞人,也有值得去塑造的一面

  導演汪俊最怕田中裕子的笑:精緻的嘴唇,彎彎的笑眼,眼神裏竟存留著少女的嫵媚羞澀,“她跟太監、皇帝笑起來,竟像是談戀愛,哪有老佛爺的威嚴。”但是汪俊也承認,田中的造型比劉曉慶、斯琴高娃等所有已有的慈禧形象更接近歷史原型。不過,田中裕子並不是因為“像”而同意來中國的,即便在日本,她也已經很久只演電影不接電視劇了。“我對慈禧的了解以前只停留在作為‘歷史罪人’的評論,但《蒼穹之昴》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它沒有過多展示朝廷上的權謀陰險,更多描述了人性的一面——即使壞人也是女人,也是人。我想這是有價值去塑造的一面。”

  “一部電視劇塑造出來的人物肯定會遇到各種意見”,田中裕子清楚《蒼穹之昴》上映會招致爭議,但從藝近30年,見過大風大浪的她篤定這才是對演員最好的挑戰,“觀眾的不同聲音,是我非常期待的一部分,我相信以中國廣闊的土地,龐大的國民,一定會有寬容的心和自己的眼光來看待。”

  ■人與人的交流可以不用語言

  日語中,慈禧自我稱謂的臺詞念法是“哇啦哇”(諧音),“每天片場裏聽到最多的話就是我在說‘哇啦哇’,後來那就成了我的‘代號’,導演和攝影師一喊‘哇啦哇’,我就趕緊答應‘咳’。”這是田中裕子回憶中歡快的小花絮,但語言障礙的確曾給她造成無比巨大的困擾。

  她說,在日本拍戲至少提前一週,所有的臺詞、腳本、行程安排都會落實;但在中國拍攝《蒼穹之昴》,沒有完整劇本,通常是現場發給演員幾張紙,寫著接下來要演的內容,再通過翻譯,到田中裕子手裏又比其他中方演員晚一天;更困難的是,對詞時語言不通,她只能把所有臺詞死記硬背下來,然後揣摩對方的表情。她只能每天早晨四點就起床背臺詞,車裏休息、晚上回駐地也一刻不能停地做功課。讓田中裕子備受感動的是余少群、週一圍、殷桃等中方演員的幫助,“當我們很快有了默契之後,我突然發現,人和人之間交流是不需要語言的,拍攝到後期,我幾乎可以不用強背臺詞就能完成表演了。”

  ■生活中我就是一般的家庭婦女

  1983年播出的《阿信》,至今仍是日本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之一,田中裕子不僅成了堅韌不拔、隱忍自強的女性代言人,很多觀眾覺得田中裕子也像阿信那樣吃不飽,紛紛給她寄大米。說起這些,田中裕子連連笑著擺手,“我就是現在的我,生活中一點不像她,就是個很隨便、自然的人,沒有那麼多堅韌拼搏的東西,我不如阿信。”田中裕子從不談論自己的親人和私生活,自我描繪的生活場景也是儘量低調、尋常,讓你沒什麼想像空間,“生活中我就是一般的家庭婦女,家務事雖然不喜歡做,但也沒辦法,堆得實在沒辦法也要清掃一下;我也沒有什麼特別愛好打發時間,家裏養了很多貓,搞得我經常打噴嚏,但是還要一邊打一邊梳毛,跟它們一起在陽臺曬太陽……”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