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總會想逃到一個小島,在那裡發懶、腦袋放空。不過,能讓人腦袋放空的島,其實不多。

  小島旅行有一種莫名的誘惑力,雖然夏天的太陽很大,但是如果沒有到海邊走走、沒有到一個小島環島旅行、沒有曬出細肩帶,似乎就不算過夏天。

  人對島嶼度假的出發點多半很單純、想要找簡單的快樂,但是旅遊產業的發展加上慾望的追求,島嶼假期愈來愈不單純,常常是換一個時空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去哪個島似乎都沒什麼差別。

  ■奢華 帶走蘇梅島的美
  現在上旅遊網站訂島嶼度假的行程,內容多半大同小異,不管是去普吉島還是蘇梅島、抑或是帛琉、長灘島,行程不外乎:住宿豪華度假村、海鮮風味餐、海上活動三選一、海邊BBQ、按摩或SPA,看不出去這個島或是去那個島有什麼區別,只能不斷的比較飯店的檔次有多高、有多豪華。

不過這些硬體的加持,都沒辦法突顯一個島的特色、文化,以及和島上居民的互動(最多就是跟服務員和購物店的互動)。旅人不過是從一個碧海藍天換到另一個碧海藍天。

  這幾年覺得變動最大的島嶼就是蘇梅島,十年前去的時候,它還是樸素的椰子島,椰子樹很高、房子小小的、沙灘很長,沒有飯店阻擋旅人在漂亮沙灘優閒散步好幾公里的慢遊動線。這幾年蘇梅島則變成飯店島,精品旅館入駐,每一家都在比奢華,不管是高調擺譜還是低調奢華,都只是跟這個島「借」一個景、建立起一個一個的度假王國。

  ■旅人 走不出人造森林
  不曉得從何時開始,島嶼度假就等於高級度假村的假期,於是海灘旁總是樹立著高級鋼筋水泥五星酒店,旅店畫地自限,遊客也因此自我封閉,走不出人造森林。

  對島嶼旅行非常著迷的日本作家崎山克彥就不以為然的表示,他曾經站在菲律賓宿霧濱海的希爾頓飯店九樓往下看,飯店前的沙灘非常漂亮,可是飯店範圍外的沙灘就很髒。飯店內的遊客多是衣食無虞的人,飯店外卻是潦倒的第三世界,對比強烈的讓人不知怎麼度假。

  但是,多半的島嶼度假產品,都是矇起自己的眼,不管外頭發生什麼事、不管當地的小朋友是不是沒辦法讀到小學六年級、不管villa 外的居民一個月可能賺不到100美金。島嶼度假像是集體催眠,催眠自己去紓壓、放空、不要想當地的事情。

  ■島嶼 淪為表演的背景
  在參加一個飲料大亨買下斐濟小島、打造成名流度假村的奢華記者會後,再閱讀崎山克彥剛出版的中文新書「我有一個島」,更確定自己喜歡的是素顏島嶼度假。

  崎山先生擁有的菲律賓小島卡兒哈甘( Caohagan Island)是一個約 2個中正紀念堂大的小島、步行環島只需40分鐘,島上居民500人,如此簡單的島他花了20年的光陰去耕耘、體會、生活、記錄,寫了很多跟這個小島有關的作品,更實際投入改善在地人生活品質的種種繁瑣雜事。

  在樸素的島上民宿度假,與海、與天貼得很近、與在地人一起生活;沒有為了隱私訴求而多蓋出來的曲折小徑,一切都攤在太陽底下,不做作。

  我不在意什麼明星曾在哪個島度蜜月、哪個名流曾在哪個島辦世紀婚禮,這些把島嶼當作名牌配件穿戴的浮誇行徑都不是單純的度假,只是一場一場的表演,島嶼,只是背景。

  ■度假 只求單純的快樂
  在崎山先生的書裡,終於看到以島嶼為主角的觀點,不管是生活還是發展觀光,都以尊重大自然為前提,他一直強調:我不能去改變卡兒哈甘一開始的樣貌。他歡迎更多旅人到這個小島跟大自然、跟島民學習,日前來台徵求保育員到島上生活3個月,實地體驗簡單卻豐饒的生活。
(保育員條件,請上網http://blog.yam.com/caohagan)

  我問曾走遍地球的崎山先生為什麼會在退休後離開日本、執意到南方島嶼生活,他說:「我對海的那一邊的遠方世界、遼闊的海洋和緩慢優閒的南方感到興趣和懷有憧憬。」他說出了很多人都懷抱的憧憬,這個憧憬很單純,只是觀光產業把普世的小心願搞得很複雜。島嶼度假不就是追求一個單純而簡單的時光嗎?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