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走訪貧民窟應該是平民價,沒什麼花費,沒想到貧民窟卻是我的巴西旅程中最花錢的地方。

  一到巴西享樂城市里約(Rio)的旅館落腳後,看到旅店的小黑板上貼了好多種行程,當中有一個特別吸引我:Favela Tour,就是參觀貧民窟。

「參觀貧民窟」聽起來是很詭異的旅行概念,這種心態有點像去動物園、又像是窺探黑幫,老實說旅行心態不太正常。

  ■跟著導遊走 花錢買保險
  不過翻遍了旅遊書,再加上旅友的奔相走告,想看里約貧民窟就得參團、由導遊帶著去,萬萬不可勇闖,巴西的治安死角不容白目觀光客挑戰。於是只好花了台幣1200元,參加為時3個小時的「貧民窟之旅」,這個價格比去看耶穌像或是登麵包山都貴。

  跟我同行的是兩個愛爾蘭人,他們就說:「就當是花錢買保險,至少可以把不安全的風險降到最低。」由於旅遊書再三提醒,走訪貧民窟最好不要帶太多東西、愈輕便愈好,我們只塞了小額鈔票在口袋,把相機放在不顯眼處,幾乎是兩手空空的前往。

  ■貧民與富豪 僅一線之隔
  巴西是一個物價非常貴的地方,消費比台北高,金磚四國的氣勢加上2014年世界盃、2016奧運等重大賽事,讓巴西躍升為世界焦點,很多投資客甚至覺得從現在開始就是巴西的黃金十年。然而漂亮的經濟成長率掩蓋不住愈來愈嚴重的貧富差距,根據統計,巴西現在有160 0個貧民窟,其中800個就在旅遊勝地里約。

  我走訪的是在里約富人住宅區Gavea旁的貧民窟,導遊Alan說:「貧民窟都挨著有錢人的社群聚集,一方面貧民可以到有錢人社區裡幫傭打工,二方面貧民窟和毒品都有關,有錢人需要毒品,鄰近的貧民窟就是運毒的來源。」

  從Gavea貴氣社區轉進上坡道路,才5分鐘的車程就到了住了十幾萬人的貧民窟。Alan說:「Favela這個字源自於葡萄牙文,原來指黑色的船,和當時葡萄牙殖民巴西時運黑奴有關,現在這數百個貧民窟有如大型黑色的船停靠在城市邊緣。」

  沿著山坡慢慢往上爬,每轉一個彎就可以看到山下漂亮的里約伊帕內瑪(ipanema)沙灘,密密麻麻的沙灘客就在眼前。沙灘旁都是有錢人住的美麗房子,棟棟超過台幣千萬;兩相對照,貧民窟的房子搖搖欲墜,幾個月前的大雨還沖崩了一區貧民窟。

  這裡不是世界上最窮的地方,但卻是對比最強的地方,居民每天看著日擲千金的遊客和富豪,為了謀生和賺錢,每個貧民窟都被幫派控制。它是里約燦爛陽光下不能不面對的陰暗面。

  ■大街有毒販 不敢亂拍照
  「他們住的房子與看起來的樣子都不算太窮,我們家鄉窮人住的還是沒辦法遮風避雨、土造的房子呢!」同行的印度朋友Sam說。比貧苦,饒富盛名的里約貧民窟絕對不是世界上最窮的地方,但是在地人的目光、神情讓人不敢掏出相機、不敢輕鬆蹓躂、腳步不敢放慢,僅能小心翼翼快步跟著導遊走馬看花。

  Alan再三警告在大街上別照相,因為可能剛好拍到正在運毒的人,只有轉入僅能容一個人身體走過的小巷子才能偷偷地拍照。

  Gavea貧民窟的錯綜複雜小巷子多達300多條,沒人帶路一定會迷路,每一條巷弄就是一個不堪的生活情境。電線錯綜複雜、家家戶戶盡可能的偷接電,排水系統亂七八糟,有的浴室排水孔就在行人的頭上。唯一讓人看得心情愉悅的東西就是牆上的塗鴉,繽紛的塗鴉讓這個絕望的聚落有了鮮明的生命力。

  ■盡情舞森巴 忘卻了貧窮
  足球是在地人最喜歡的塗鴉主題,一牆又一牆關於今年世界盃的塗鴉,可以看出他們對巴西隊的狂熱,再跟他們談起今年世界盃,在地人滿肚子火,不過總會以這句作結:放心好了,2014年我們主辦、我們一定是冠軍。

  這個被書上列為危險的地方,我卻去了兩次,另一回是一個夜晚,參觀「森巴學校排練」,也是耗資台幣1200元。我一直不知道原來排練的地方就是一個貧民窟,後來才知道幾乎每個貧民窟都有一個森巴學校,他們從現在起密集的練習舞蹈、歌藝,就是為了在明年2月巴西嘉年華時奪冠。

  我在半夜11點造訪,跟著他們跳舞唱歌到天亮,他們練舞的專注與熱情,完全不同於白天絕望空洞的表情。在森巴的音樂中,他們忘記了煩憂、忘記了生活的複雜,看到最善美的夢想。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