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五,我得以聆聽邁克爾杰克遜這張被視以高度期待的遺作專輯《邁克爾》(MICHAEL)(史詩唱片公司發行),本張專輯預計將在美國的12月14日上架販售我對此有許多問題要問,不僅對音樂本身,還有更重要的是過程:曲目是如何進行挑選的?他們了多少改變或修飾?而最終的結果會是怎麼樣?

遺作總淪為惡名昭彰的棘手工程。基本上對此有兩種哲學性的解決方法:1)僅呈現材料在其被發現時的原本模樣;或者2)試圖嘗試完成藝術家的視野,根據理性指令和/或感性直覺。這兩種方式,無論哪一種,都有它自身獨特的挑戰性和復雜性。

像是2009年的紀錄片,《就是這樣》(This Is It),邁克爾杰克遜遺產託管選擇了第一種方法。世界各地的觀眾目睹了一個史無前例的音樂會的原始排練場面。當時也有抱怨聲響起,說傑克遜不會也不想讓人們看到除了最終百分之百完美效果之外的情景。他是個完美主義者,為了他的表演投入一切,但是在排練錄像裡,他常常要保養他的聲音,為他的舞步做記號,並糾正錯誤。然而,不可否認,看著藝術家在工作是有些吸引人也帶著啟發。但這終究是悲慘的,正是如此,他的全部視覺奇觀其實從未實現。但對於許多觀眾而言,《就是這樣》使得歌手變得人性化,即使它同時也展示了他的非凡才華。

然而這首遺作專輯,採取了不同的做法。所有的歌曲都是在過去的一年內,由各個合作者和從業者所完成- 從泰迪萊利到內夫- U(Neff-U),到遺產託管共同執行人約翰麥克萊恩。據他的遺產託管公司表示,邁克爾身後遺下了「路線圖」,既然是邁克爾已經開始著手在做的事,他們覺得有義務去完成。這是一個冒險的決定,尤其造成很多傑克遜的核心歌迷的嚴重反彈。類似的爭論其實也發生在1995年,保羅,喬治和林戈披頭士樂隊的旗幟下,「完成」兩首約翰列儂的曲子(《Free as a Bird》和《Real Love》)。對於一些歌迷,這絕不可能是“正宗”披頭士曲目,因為沒有列儂的充分參與。同樣,無論不管阿肯,藍尼克羅維茲以及其他樂手曾與傑克遜有多麼密切的合作,他們能夠完全憑直覺地說他(MJ)會想要這麼一個被給定的音軌成品?

某些情況下,傑克遜確實留下了非常具體的說明和指示。對我們這些熟悉他藝術進程的人來說,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他經常回到之前的專輯曲目庫中挑選並更新歌曲。例如(Blood on the Dance Floor)(They Don't Care About Us) and(Earth Song),原始版本的本來都是在《危險》的時期所錄製,但傑克遜繼續花好幾年時間著力於調整這些歌曲,直到他自己覺得這些歌曲準備好了。一首邁克爾杰克遜的歌曲是從來不算完成的,直到它在正式錄音室專輯裡發行為止。

這個回复處理的過程,基本上就是他的合作者試圖在《邁克爾》所嘗試的。他們想使這些曲目嶄新,充滿活力和盡可能和現今歌壇相關,他們相信這也會傑克遜想要做的事。當然,最後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是邁克爾杰克遜本人,因此他們可以做的最好選擇只是個近似值。這張專輯,《邁克爾》,是一種混合的創造物。有時令人感覺靈感充沛,非常接近邁克爾自己可能會做的,在其他時候,感覺有點更像是個致敬,類似《驚悚25》做過的混音版本。

上述的大部分將不會讓一般聽眾太過注目,他們只是直接聽音樂,並決定他們是否喜歡還是不喜歡。

但是由於邁克爾杰克遜是在上個世紀一位最重要的藝術家,對他的身後作品做多少程度的修改,將會變成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舉例來說,驚人的新版(Behind the Mask)聽起來,好吧,它不是邁克爾曾在80年代初完成的最後的版本。如果不考慮別的原因,以歷史記錄的角度來說,同時釋出原始演示版本(也許作為額外曲目或補充專輯),可能會更有價值,即使這些歌曲並不是完全修飾或更新。

結束這個有些冗長的前言,在此繼續我對實際專輯評論,其中就整體而言,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激動和愉快的聆聽體驗。事實上,所有對於這張專輯失去真實性的爭議,在經歷聆聽了專輯中的一曲又一曲之後,結論是:傑克遜的存在是不可否認的。他的習慣,他的執著,他的多才多藝,和他的天才在其中層出不窮。

還有誰可以天衣無縫地游移在不同曲風,從社會議題到重拍舞曲,快板嘻哈到太空搖滾,復古放克到淒美的民謠老式情歌?除了邁克爾杰克遜,誰會在柔美情歌之後接著犀利地批判媒體?令人振奮的福音曲調裡提出如洪水猛獸班好萊塢文化的論戰?

這,最終就是《邁克爾》最重要的素質:它感覺像邁克爾。

多少要歸功於資產託管和索尼唱片,他們保留大部分傑克遜式的分明棱角和折中主義,其實他們本可很輕易地選擇一個相對更傳統的曲目內容。 (對於《突發新聞》所引來的喧囂,在我認為這首歌大膽的聲明一時也恰巧直擊其字面上的目標。)

該專輯也包含了一些美好的,自然的觸動,包括傑克遜的令人難以置信的節奏口技(在《好萊塢今夜》一曲中最為突出的),和語音留言作為開頭的創意在((I Like) The Way You Love Me),在這里杰克遜向長期合作者,Brad Buxer解釋這首歌曲的組成。從這些例子可以看到,作為藝術家和作為個人的傑克遜,並沒有如少數人所擔心的,將自己淹沒在「過度製作」之中。儘管仍有其局限性,但從專輯首曲開行(his life don't last forever...)為了終了的最後一句(I guess I learned my lesson much too soon)完整呈現出一個非常親密的,真實的,人性化的圖像轉變。

下面,是我對專輯中每一首歌的想法:

握住我的手

簡單但威力強大的情歌變成社會議題歌曲。既然我已經對這首歌做過評論,鏈接在此:[url]http://www.huffingtonpost.com/joe-vogel/review-hold-my-hand-micha_b_783420.html[/url]。這首歌居然在美國沒有得到更好的排行榜成績,的確實讓我感到驚訝,但這個情況也許會因視頻的公佈和假期將進而改變。

好萊塢今夜

絕對是專輯的亮點。這首歌以縈繞的哥特式教堂的唱詩班作為開始,之後轉變成一個充滿活力的舞蹈節奏。我不太熱衷於說話的部分(執行人是他的侄子,Taryll Jackson),但顯然在歌曲的有些地方,邁克爾還沒有做好填補。這支曲子的特點,邁克爾使用一個更深沉的聲音,並以軍事風格的哨音作為結尾。正如艾倫上週在她的節目所展示的,這首歌曲可以讓人們動起來。

Keep Your Head Up

敘述了一個普通女子的生活,「空洞承諾中尋找希望」,這首歌非常適合描述目前的經濟慘況,並極有可能獲得許多聽眾的共鳴。歌曲的後半部提出了一個經典的MJ式高潮,隨著福音合唱團給予了上升和協同的力量,讓這名女子得以繼續前進。 (歌迷將會很高興地知道洩露版的音軌結尾裡《大地之歌》的取樣已經被移除了。)

(我喜歡)的方式來愛我

偉大的新版,由Neff-U所製作,其人當時正與邁克爾在洛杉磯在積極討論,轉化此曲(原演示版出現在2004年的盒裝,Michael Jackson: The Ultimate Collection)。新版本保留所有的原始魅力,同時注入了一些新鮮元素,包括新加的鋼琴,貝司,弦樂,及聲樂效果。

怪物

一首猛列敲擊的節奏曲目,可能比專輯中任何其他曲子都來得強烈。與說唱樂手50 Cent合作,吉他部份由Orianthi所擔任,加上泰迪萊利優秀的製作。如同傑克遜朝社會舉起一面鏡子,要求我們觀察裡面扭曲的反映,我忍不住想像出了個恐怖場景,當狗仔隊推搡他們的相機,追逐著載著他去醫院的救護車。 「似乎只要你轉身到處有個怪物,」他唱道。 「狗仔隊讓你害怕就像個怪物。」有些評論家持續厭惡這樣的歌曲,說這只是「無病呻吟」和「偏執狂」,但這是一個麻利的社會批判,即針對那些只看事物的表面的人們。這首歌具有的一首熱門歌曲該有的所有氣質。

最好的喜悅

一個如同微風吹撫般的中快板歌曲,同以往一樣,傑克遜的假聲仍舊是毫不費力,他唱給心愛的人的承諾。這首歌2009年錄製於洛杉磯,這是他最後一次錄音,但他聽起來仍舊是太棒了。

突發新聞

這首歌曲裡的歌唱聲音,將可能永遠與爭議相連。然而,儘管引起諸多反彈,歌曲的內容仍是經典的邁克爾杰克遜,傳統的反媒體曲目,如(Leave Me Alone), (Tabloid Junkie), 和(Privacy),重複唱出他的名字「邁克爾杰克遜」 ,如此一來凸顯了物化- 「它」僅僅是一個媒體所建構的,一個「boogieman」,而已經疏離了真正的邁克爾杰克遜。以誇張的方式,幽默地說出了這個名字,顯然是個嘲弄的方式,同時也利用到了他的媒體轟動效應。儘管人聲的強度和清晰度,顯然是不符合以往傑克遜的標準,但平心而論,這首歌曲本身是不錯的。和聲副歌朗朗上口,令人難忘。泰迪萊利給出了一個新鮮的歌曲,但仍閃耀著忠實的光澤。這首歌曲讓人們可以很容易聯想到,作為危險或歷史時期的另一支佳作。

(I Can't Make It) Another Day

最初是於1999年,傑克遜和藍尼克羅維茲在傳奇的Marvin's Room錄音室中錄音,其中邁克爾召喚宇宙力量,伴隨著一個堅實的工業放克節奏加上戲劇性的合唱。這裡是一個例子,新的版本聽起來更像是一個克羅維茲對傑克遜的致敬,而不是傑克遜的樂曲。在原本的版本,傑克遜的歌聲稍稍為鼓和吉他所淹沒,使它得以傳達歌詞中全部的奧秘和奇蹟。克羅維茲的更新,使這首歌變得不同,足以改變歌的感覺。依舊搖滾,但和原來的有所不同。

Behind the Mask

(Behind the Mask)是本來是應在驚悚專輯裡出版,但據說是因為歌曲權利歸屬糾紛而抽走。後來包括在傑克遜的鍵盤手Greg Phillinganes,以及埃里克克萊普頓都翻唱過。如果傑克遜在1982年出版此曲,這首機巧的黃色魔術樂團翻唱曲,可能會成為一個很出色的暢銷曲。遺產執行人約翰麥克萊恩在這個新的版本技巧性地更新,使這首曲子聽來嶄新與復古同時並存。這首也絕對是專輯的一個亮點。不過,許多歌迷可能會希望聽到那80年代經典的合成器和原本的演示版本。現代化的製作可能使其更適合於本專輯,但我們不清楚,是否傑克遜自己有計劃更新這首樂曲。

Much Too Soon

作為本張專輯的最終曲,是一個很好的選擇,(Much Too Soon)展現傑克遜作為一名歌手兼詞曲作者的能力,所能達到最壯麗的效果。對於失去和嚮往的精緻表達,此曲能比肩於一些木匠和披頭士最好的民謠。歌詞讀起來幾乎像是W.B.葉芝的詩句。

這首歌曲第一次是由傑克遜書寫於1981年,多年來多次更新。在這個版本的人聲是於1994年曆史時期錄製於The Hit Factory。最初是由Bruce Swedien錄音及混音(此版本幾個星期前在網上洩露了)專輯版本具有更突出的手風琴和弦樂伴奏,由資產共同執行人約翰麥克萊恩為了《邁克爾》專輯所重新製作。

在歌曲中,一個惆然失意傑克遜,伴隨著湯米艾曼紐淡淡的吉他聲,唱出了與愛的人的分離「來得太快了。」歌曲中的橋段,突顯出一個口琴獨奏,帶著民謠藍調的精髓,之後傑克遜返回與歌詞的最後一段,唱出「不要讓命運控制[他]的靈魂。」這是一個美麗,苦中帶甜的歌曲,希望與遺憾、孤獨和渴望和解,兩相造成了完美平衡。即使傑克遜擁有著巨星的生涯,(Much Too Soon)提醒我們,在媒體建構的背後,他只是一個人。

結論:

不管說它是拼貼,仿作,或致敬。或者稱他做--像是很多邁克爾的合作者所說的:「愛的勞動。」這樣的感傷確實貫穿在這張專輯之中。但顯然,這不是真正的傑克遜會創造的專輯。有著各種原因,許多傑克遜最後幾年著手工作的曲目,都沒有列在本張專輯(包括那些與will.i.am合作的)。此外,人聲也是個問題,尤其是幾首的“卡西奧音軌,”並不總是切合於以往傑克遜典型的實力與活力,導致有人以為這些是“假的。”直到專業分析或其他具體的證據證明能夠真正被提出,否則對我來說陰謀論是不成立的- 尤其在聽過整張專輯後,我所聽到的聲音非常能為自己說話。但是有時候,採取創造性的自由程度確實令人質疑,說得徹底點,就是疑而不決。對於純粹主義者來說(包括我自己在內),這將是不錯的結果,目前的專輯版本中,有一些歌曲,就像他們之前聽到的邁克爾- 就像同樣高興看到邁克爾出現在《就是這樣》一樣。

但我們的底線是:《邁克爾》還包含了一些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全新材料。傑克遜資產的工作目的,是要延長他的遺產,直到養成一批新一代的聽眾,這張專輯將有可能實現此一目標。在十首歌曲裡頭,有著一個嚴密的,多樣化的,幾乎同等於80年代精選唱片的份量- 這也意味著歌迷能夠繼續期待在保險庫中其他更多的歌曲。同時,如(Hollywood Tonight), (Monster), (Behind the Mask), 和(Much Too Soon)將會為本已成傳奇的傑克遜歌曲目錄,增添極為優秀的更多不朽名曲。

來源:huffingtonpost 翻譯:juyac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