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接受過中小學教育的人,相信對於「國民黨反動派」這個稱謂都不會陌生。站在當今執政黨 的角度來看,在現代中國的歷史潮流中,作為其政治對手的國民黨無疑是一股「逆流」,民國政府則是一個反動黨派統治的反動政府。那麼,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 反動派究竟「反動」在甚麼地方呢?
1zRz5W"[:ss
C1i7P{x 蔣中正的賣國媚洋行徑有目共睹。在其統治期間,上海進一步淪為外國人斥資買辦土地,剝削中國人的樂園。而在九一八事變前夕,蔣中正更是提出了臭名昭著、對 日妥協的「安內攘外」政策,辯稱在國內局勢穩定之前,不宜與境外勢力抗爭。在這一點上,其反動嘴臉昭然若揭。除此項反動之外,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政府的 反動性至少還主要表現在以下兩點:
:iu5h"\J\-T
`'yc"MZl|&b 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政府的反動性之一:國民黨精英集團與國民民意完全脫節。
&l U"Id5Y DE+P'euc1iR8u
一位名為白修德的美國記者曾對國民黨政府有過一則入木三分的刻劃:「這個『國民政府』中任何一個說著流利英語的高官精英都是和他的國民完全脫節的。他們對自己的人民,甚至對重慶這座古老的城市都一無所知,要想找他們瞭解一點中國的真實情況簡直就是緣木求魚。」:F5y#q+BT3r&j
A$LF5D+Rp7a
白修德 (Theodore White)是一位著名的美國新聞記者,曾擔任《時代》週刊在抗戰期間駐中國的通訊記者。他曾在國民政府情報部工作,深入過山西游擊區,報導過河南大饑 荒,跟蔣中正談過話,和周恩來喝過酒。1944年初他返回美國,於兩年後出版了《中國的驚雷》,在書中揭露了國民黨政府內部的腐敗。事隔多年之後,他在目 睹了美國在越南的失敗時,再度回憶起四十年代初的重慶,深感「美國方式」給亞洲帶來了悲劇。在《中國的驚雷》一書中他寫下了以下的話:
8l'ZWHY 6o6S Y;?K%M
「在亞洲,甚至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沒有哪一個政府象重慶的國民政府那樣徹底地被『美化分子』所滲透。也沒有哪一個政府(也許後來的南越政府除外)如此 徹底地被美國的理念、援助和指導所毀滅。就整體而言,並不能說這個政府中的男男女女們是被美國人所招募的,更確切地說他們是一群美國理念和方式的追隨者。 半個世紀之前,傳教士們開始動搖古老的中國傳統觀念,教會學校和學院使美國的影響進一步加深,發憤圖強之心和對現代化、西方化的渴求促使人們追求美國人的 知識,技術和文化,仿佛美國人知道世界上所有生活的真諦。v(Z|DZJQeP
;VQ3yL!u|'S
「這種滲透是從政府的最高層,從總統開始的。魏斯理學院畢業的蔣夫人說服蔣介石信了天主教。蔣介石的財政部長孔祥熙有奧柏林和耶魯的雙重學位,外交部長是 耶魯1904年畢業生,教育部長畢業於匹茲堡大學,立法院長孫科博士具有哥倫比亞和加利弗尼亞兩所大學的學位。新聞部長畢業於密蘇裏新聞學院,中國銀行行 長,後來的行政院長宋子文是哈佛1915年畢業生。這份長長的美國畢業的中國政府高官的名單還可以一直數下去,從國家衛生官員到鹽務官員,到外貿官員。外 交部的駐外使節更是清一色的長春藤名校畢業生。駐華盛頓的是康奈爾和哥倫比亞的畢業生,駐倫敦的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駐巴黎的顧維鈞不僅在哥倫比亞大學拿 了三個學位,而且還編輯過那裏的校報,如今他又增加了一份新的驕傲,他的兒子進入了哈佛大學的克裏門生體育俱樂部。我本人的哈佛學歷在中國比在波士頓還更 吃香。我後來組織了一個中國的哈佛俱樂部,其中有一大批蔣介石重慶政府中的高官,即使在華盛頓的甘迺迪政府中也找不到這麼多哈佛畢業生。1}!O$\8ZkK*CF.v�a3TE
,]�oq3@b*h*^R�Q
「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些都是一場悲劇。我花了一年多時間纔弄明白,這個『國民政府』中任何一個說著流利英語的高官精英都是和他的國民完全脫節的。他們對自 己的人民,甚至對重慶這座古老的城市都一無所知,要想找他們瞭解一點中國的真實情況簡直就是緣木求魚。這批人生活在英語之中,彼此說的,想的,夢的都是英 語,祇有蔣介石不懂英語。」
MCo2_Jm\9tT2m t:? &t3`%}3@3G$M
在白修德看來,蔣中正政府中這些有著耀眼學歷的高官們就像是一台現代電子儀器的面板。每當你按動一個按鈕,面板上都會有一盞彩燈發出美麗的光芒。然而那彩 燈背後的線路究竟是怎麼連接的,天曉得。祇有當你反復地按過許多次按鈕,發現除了彩燈閃耀之外再不會有別的反應後,你纔明白過來,原來那面板後面的作業系 統根本就不工作。
N.i�Q;A:Hk l*lt/Cv us6\Yh:K_{lQ
在重慶時白修德曾多次採訪過孔祥熙,印象最深的一次話題是關於幾年間上漲了一百多倍的物價,通貨膨脹。「通貨膨脹,甚麼通貨膨脹!」孔博士這次沒有打哈 哈,他咆哮著說,「你們美國記者就喜歡說通貨膨脹,中國根本沒有通貨膨脹!有人願意花兩萬塊錢去買一支鋼筆,那是他們自己的事,不是通貨膨脹!他們發神 經,就是這麼回事,他們根本就不該去買嘛。」一個王朝的喪鐘那時候就已經敲響了。
S4m+w6x`I.| v6Q,w2w
+P[w*P,Pb-Vb 嘖嘖,孔博士八十多年前講的話與我們現在一些精英們的思想當真可謂如出一轍。
5|bk7wugoD:Pj m.z@5S(lo;O_?u
一支不顧工農人民大眾利益,對美國馬首是瞻的精英集團,就好比一臺沒有自己作業系統的現代電子儀器的面板──這樣,難道不反動嗎?
f9~-F!Rfi�iU&H
"h(g%A jP9B 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政府的反動性之二:從上至下深入骨髓的腐敗。
t2?D6b6B0N
R9m2~1Fr%[[2c-Y 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政府完全是一個自私自利的政府。為了先富階層的利益,國民黨政府不擇手段地將以工人、農民為主創造的社會財富聚斂到官僚、資本家、地 主階層手中,以至於出現了如下的社會現象:各級官員為了其自身利益,利用政治特權橫徵暴斂,搜括人民,依靠控制國內物價,大量的財富被迅速地集中到少數人 手中;官官相互,壓迫、剝削百姓,廣大老百姓無理可講,無冤可伸,生活日益維艱;財政赤字驚人,物價飛漲,居高不下;大量企業倒閉,大批工人失業;僅上海 失業和半失業的人口近二百萬,重慶、天津、青島等其它中小城市也充滿失業大軍;農民倍受各色權貴剝削與壓迫,被迫離開農村,流離失所;帝國主義者、貪官污 吏、軍閥、地主、土豪、劣紳的窮奢極慾所帶來的生活消費,最終都要從工人、農民身上吸吮。0g \'EZEv M4I:r
3u(j6R/ii!a*xo
曾在抗戰末期任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駐華美軍指揮官,並在戰後任特使調查員的魏德邁上將 (General Albert C. Wedemeyer) 當時對國民黨政府的腐敗程度有非常深刻的認識,他在一次公開演講中就作了如下生動真實的描述:
cW3ioe6g gIa.mFx$~
「方纔我從各個方面,講了我的觀感和估計。例如:稅收、軍事、徵兵、政府組織、貪污國家財產資源,刑罰與秘密警察。下面,我在也不客氣地講一些帶結論的話 題。我相信中國政府的武力,這是因為政府軍官士兵的驕橫粗暴,人民已有憎恨和不信任之感。他們任意地偷盜和掠奪,他們普遍以征服者的態度對待人民。我還由 各方聽到,某些豪富家庭,他們的親戚在政府中有很高的地位,由此大量地增加了他們的財富。根據我的調查,我發現不少政府官吏將他們兄弟子侄安置於政府,任 職於國營公司中,利用職權,不顧國家與人民的福利,而謀取巨利。老百姓則人人為了生活,害怕有時被砸爛飯碗,不得不甘願受當權者、老闆們的殘酷壓迫剝削。 我發現在中國,秘密員警遍地橫行,人們失蹤,學生被鋪入獄,沒有審訊,沒有判決,人人不得不在一種恐懼心情中生活,失去了對政府的信任。」
K&z3X:d/hX%o #uEw|:[3Lr
魏德邁上將的前任,曾經臨危受命從美國來到中國指揮中緬印戰區對日作戰的史迪威上將 (General Joseph W.Stilwell),曾與蔣有過頻繁的接觸,他筆下的蔣中正是由諸多細節構成的,是活生生的,而不同於歷史教科書式的描述。《史迪威日記》裏,關於這 個腐敗的政府是如何「愛國」的也有精闢的描寫。史迪威經常在日記中把蔣中正叫做「花生米」,在1943年1月19日的日記中,他這樣寫道:「金錢、影響和 職位是領導人唯一考慮的事情。陰謀詭計,欺騙出賣,虛假報導。索要他們能得到的任何東西;『領袖們』對人民漠不關心。懦弱蔓延,勒索至上,走私漏稅,全然 愚蠢無知的參謀機構,無力控制派系爭鬥,繼續壓迫民眾。拯救他們的唯一因素是老百姓的麻木服從。精英『知識份子』和富人把他們寶貝的崽子送去美國,農家子 弟離家去死──沒有人關懷、沒有人訓練,更沒有人領導。而我們(指美國)則處於這樣一種位置:祇能支持這個腐敗的政權並讚美其掛名首腦,那個英明的愛國者 和戰士──『花生米』。天啊。」
b I7zrVZ$O3c/R4U
a!O'y?a$Xc 史迪威上將清楚地點出,這個腐敗政府自己「把他們寶貝的崽子送去美國」,甚至趁機「勒索至上,走私漏稅」,大發橫財──就這種祇會靠犧牲窮苦人民的生命利 益與「虛假報導」圖謀私利,實際上自身卻不肯作一點犧牲的腐敗而無恥的政府,竟然還有人稱頌它的「歷史功績」,甚至說蔣是「英明的愛國者和戰士」、「民族 英雄」,看來某些人的「麻木服從」的確是駭人聽聞的!
@\[PO
5E(|O^ mn cv&a 以上是兩位美國人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對國民黨反動政府腐敗的真實描述。其實,國民黨政府的腐敗程度,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貪污腐敗之風氾濫,使得 窮人看不起病,子女上不起學,很多年輕女性不得不淪為官員的二奶、三奶,甚至被迫賣淫,整個基層社會民不聊生,遠遠比這兩位美國人描寫的要腐朽得多,反動 得多。L(\?6o8K%Q7n@"\/DF

bI4mqlYm 這樣的一個從上到下腐敗透頂的政府,難道還不夠反動?-LY$V,m^8[&YN
8i.[1oyd KAxKq?
那麼,蔣中正知道自己所領導的反動而無能的國民黨政府到底腐敗到甚麼程度嗎?下面有一份資料:
1P.j!P0d M}S pz/_L9ys'O
1944年7月蔣中正在黃山召開「整軍會議」,會上討論的不是對日作戰的戰略戰術問題,而是中國軍隊的體制弊病。蔣中正在會上氣憤地說:「自從這次中原會 戰與長沙會戰失敗以來,我們國家的地位,軍隊的榮譽,尤其是我們一般高級軍官的榮譽,可以說掃地以盡。外國人已經不把我們軍人當做一個軍人,這種精神上的 恥辱,較之於日寇侵佔我們國土,還要難受……部隊裏面軍風紀的敗壞,可以說到了極點!在撤退的時候,若干部隊的官兵,到處騷擾,甚至姦淫擄掠,弄得民不聊 生,這樣的軍隊,還存在於今日的中國,叫我們怎樣作人?……現在一般聯合國已經看我們軍隊不是軍隊,看我們軍人不是軍人,看我們軍事機關更不是機關了。由 於我們自身種種腐敗缺點的暴露,可以說他們到了現在,已經根本沒有把我們中國放在眼裏!我們國家和軍隊的地位,低落到這種地步,我們如果還有一點良心血 性,還能夠毫無感覺麼?還能夠因循下去麼?……現在我們一般軍人的思想,乃是五十年前落伍的思想,我們一般機關辦事的精神,乃是前清時代最腐敗的精神!大 部份都是苟且偷安,敷衍粉飾,甚至貪污納賄,弊病叢生,考核不能確實,執行不能徹底,不知上進,不圖自強!從前我們獨力抗戰的時候,我們的軍隊和社會,雖 然有許多缺點,還不容易暴露出來,現在我們和盟軍並肩作戰,那一個戰場都有外國的軍隊,我們一舉一動,真是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一切的缺點和錯誤,我統帥 所看不到的,外國人都可以看得到。他們以同盟國之一員的眼光來要求我們,看到我們經過這種生死存亡的戰鬥,還不能憑藉血的教訓,以求改進,當然不能原諒! 所以現在外國人對於我們的軍人和軍隊,有種種極不滿的批評。平心而論,他們之中,有許多並非故意詆毀,而是我們確有缺點,確是這樣的腐敗!我們現在再不能 苟且拖延下去了!……現在我們軍隊的腐敗,戰鬥力的薄弱,決不能怪一般下級官兵,也不能完全歸咎一般部隊長,大部份的責任,要由今天在座的中央各位高級主 官來擔負。因為我們現行的辦法,有些幾乎是縱容一般部隊公開舞弊,使一般部隊不能不吃空額,不能不貪污,不能不腐敗!……我看到紅十字會負責人送來的一個 在貴州實地看到的報告,報告新兵輸送的情形,真使我們無面目做人,真覺得我們對不起民眾,對不起部下!據報告人親眼看到的,沿途新兵,都是形同餓殍,瘦弱 不堪,而且到處都是病兵,奄奄待斃,有的病兵走不動了,就被長官槍斃在路旁……可知我們現在一般機構真是有名無實,內部一天一天的空虛,一天一天的腐敗, 長此下去,我們國家祇有滅亡。我們主管官一定要負責任,部下如果違法瀆職,我們一定要將他軍法從事;一定要徹底懲儆,毫不寬假,纔能提起大家的精神……在 這次會議中間,應該徹底的審查檢討,看我們編制預算,是否合理,用人是否冗濫,經費是否浪費。如果有這種不合理的情形,就應該毫不猶豫,毫不假借的加以改 革。如果我們中央機關不首先改革,而徒然命令一般部隊緊縮節省,那就一定不會發生效果。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高級主官,都負了一部門的責任,大家都要激發天 良,破除情面,對於機關裏面所用的經費人員,應裁者裁,應減者減!切不可為了部下的情面,而不顧國家民族的存亡,總之,節省機關的浪費,來充實部隊的經 費,裁減無用的冗員,來提高機關的行政效率,是我們以後建軍的第一要領,也就是今天在座的一般高級主管最大的責任。……我常常聽到各地來渝的人說,我們各 軍事機關的主官,吃喝交際應酬真是應接不逞,有的一頓飯要吃兩、三處地方。我聽了這種報告,真是痛心!現在是甚麼時候,前方官兵過的是甚麼生活?而我們天 天還在宴會,我曾經三令五申,不許隨便請客,但是大家一點都沒有做到,腐敗墮落到了這種地步,試問我們成甚麼軍隊?成甚麼政府?……」
x_}#cbXu0Q .j9g't6?6Y} v
可見,蔣中正也是知道自己所領導的反動而無能的國民黨政府是腐敗政府的,而從他講話的措辭中也似乎可以看出他非常痛恨政府的腐敗。然而,事實是,他卻仍在 政策上把維護大地主、大資本家以及官僚、買辦階級等少數富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對大地主、大資本家以及官僚、買辦階級無限延長工人勞動時間,其提供的惡劣 的勞動環境,極低的工資報酬等殘酷壓迫、剝削工人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漠不關心;甚至助紂為虐,常常動用警力協助企業老闆鎮壓反抗資本家壓迫的工 人;雖然他有時也會裝模作樣地反對腐敗,把幾個腐敗分子抓出來嚴懲,甚至槍斃,但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反動統治,害怕利益集團不擁護自己,讓自己國民黨的總裁 位置的坐不穩,從來不敢真正觸及與自己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整個官僚貪污集團,從來不願意為工農階層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去損害大地主、大資本家以及官僚、買辦 的利益,由此一來,當然也就對腐敗現象無能為力了。
*J0sk*Xl/\,QU(D5D p,?C+{o#bC
明知自己所領導的政府已經腐敗透頂,卻並不願意下大力氣徹底解決腐敗,這樣的政黨、政府不但反動,而且是反動透頂。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