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2    * 中國時報
       自突尼西亞(昔日的迦太基)掀起「茉莉花革命」後,濃烈花香竟讓埃及的新法老王穆巴拉克跌下寶座。從中東迤邐到北非的整個伊斯蘭世界皆處於震央,骨牌效應是否發酵?伊斯蘭世界會呈現何種新貌?或者,騷動之後除了少數幾個獨裁者下台一鞠躬外,整個體制仍紋風不動呢?先試著由埃及的例子談起吧!

     前不久,看到一篇關於埃及革命的對話,係中、港左仔汪暉、劉健芝訪談埃及著名的依賴理論大將阿明(Samir Amin)。惜乎全篇論調滿是舊馬和毛派的教條腐漬味,天馬行空猶似今夕仍是《共產黨宣言》的年代。阿明最大的問題在於把社會力量實體化(也就是貼標籤、畫界線),自以為傳統的共產勢力可以占一席之地。殊不知透過照相手機、網路(臉書、推特等)、Youtube,所形塑的社會關係更活絡、有力,也就是說,這種看似飄忽、階級模糊,以青年人為骨幹的關係論,才是促發埃及翻天覆地的有效武器。

     當然,若以史為鑑,就不會對伊斯蘭世界的走向抱持過度樂觀的念頭。須知,穆巴拉克下台、軍方再度成為權力核心,這根本就是一九八六年美國逼使菲律賓馬可仕倉皇辭廟的版本翻新。畢竟,美國和以色列絕不可能坐視埃及變生肘腋──哪怕它的主軸並非反美,而只是尋求中立自主;再者,如今伊斯蘭世界的騷動,頗像一八四八年全歐的革命。斯時,法國、義大利、德意志、斯拉夫民族的怒火,徹底摧毀了梅特涅所精心打造的專制圍籬;然而,新興的民族主義、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相互掣肘攻訐,於是,幾年之內歐洲復辟勢力全面復活。伊斯蘭世界會重蹈覆轍,或者步上一九七九年伊朗政教合一的道路?

     雖然,客觀形勢頗為嚴峻,但馬克思說過:「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準此,過去一百五十多年來,革命家和懷憂志士無不就理論/實踐、庶民/菁英的辯證提出種種解讀,務使歷史大河從此汩汨長流。不過,網路與影像的年代早就讓文字、影像與「群眾」(即使是虛擬的)三D化。批判的武器已升級為二.○版,人類世界再度開創出一個嶄新的新航路和新大陸世界。

     盡管有識之士會質疑,網路世界怎可能做為理性有效的公共論壇,並產出深邃、豐實的「共識」。這其實是大人們的威權心態在作祟!其實,要想在網路世界優遊自得,必須心思純、捨權謀。我深信透過網路交流,假以時日要建構一個非西方、不搞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新文明,絕對是可能的。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