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普通人印像中,黑社會成員不是穿得花里胡哨的街邊小混混,就是西裝墨鏡孔武有力的莽漢。但現在,隨著日本經濟形勢不斷變化,日本黑幫的生存環境也一再改變。不過,在一些黑幫“有識之士”的領導下,日本黑社會開始了全新的戰略模式:他們將魔爪伸向金融市場,通過買通企業高層、籠絡中層“白領”,將這些文質彬彬的高學歷人才變成黑幫的“兼職”人員,從而達到自己控制經濟乃至控制整個國家命脈的目的……

  據英國《泰晤士報》8月29日報導稱,日本警察廳發表白皮書披露,全國黑社會的魔爪,已由販毒及操控賣淫伸向金融市場,有黑幫勢力滲入的上市公司可能高達數百間,“震盪經濟根基”。有黑幫專家認為,隨著許多大型公司的“白領”乃至“金領”骨幹紛紛淪為黑幫成員,日本黑幫已實質上成為日本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

  日本警方罕有地高調承認,為了日本金融市場的國際聲譽,會設法跟黑幫對抗。調查發現,黑幫擁有強大網絡,跟數以千計公司有聯繫,在許多公司的股東名冊上都有成員任要職,藉此大手買賣有關上市公司的股份及操控其股價。日本證券交易監察委員會編制了一張黑名單,詳列數百間涉嫌直接或間接跟黑錢有關的公司。英國《泰晤士報》指出,名單上有逾200間上市公司,許多是家傳戶曉的大企業。大阪證交所引入全新篩選制度,研究哪些公司的股東名冊上有人跟黑幫或黑錢有關,部分公司面臨被除名。

  僱專業交易員炒股

  雖然警方致力打擊黑幫入侵金融市場,但分析指情況已失控,尤其最近數月有黑幫僱用在信貸危機下遭大行裁員的交易員,令黑幫在金融界的運​​作更專業。日本放送協會(NHK)一個調查報導更指,多個黑幫甚至經營自己的經紀行,每日股票交易額達數百萬美元。新書《暴力團金錢》指出,黑幫吸納了前銀行家、經紀和會計師等專才,除了增加資金來源渠道外,亦令外界無法識破在金融市場流動的資金,是合法資金還是黑錢。

  研究日本黑幫的作家阿德爾斯坦說,最近出現了不少黑幫撐腰的核數公司,為虛假的賬戶作出批核,讓黑幫可以操控黑錢和多間小型上市公司的股價。他說:“警方很擔心,但他們沒交待問題的全部。壞蛋已一切就緒,準備操控股票市場。”白皮書亦警告黑幫可能染指地產物業及建築界。它指出,黑幫很可能會仿效主流環球企業的營運策略,透過其他同謀合作團體在金融市場進行欺詐活動。

  黑幫新模式:靠“白領”替他們致富

  與傳統黑社會運營方式有所不同,現今的山口組已經開始一種更新的運作模式:他們不再拘泥於買賣毒品、賭博詐騙和收取保護費,而是推行一種向現代經濟接軌的“白領戰略”。

  在日本,黑社會組織是作為被政府承認允許的存在,日本黑幫也被稱為“暴力團”。這個由日本德川時期的賭博團伙演化而成的黑社會組織,經過百餘年的屢次掃蕩圍剿,猶如“撲不滅的火焰”,越燒越旺,發展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初鼎盛時期,團伙成員達20多萬人,分為“稻川會”、“住吉聯合會”、“山口組”三大幫派體系。如今,雖然經過日本警方六十年代初的大掃蕩,日本黑幫的人數仍達到8萬多人,其中,“全職”成員人數現時約4.1萬,“兼職”成員則有4.33萬。山口組近年來發展極快,成員更達3.9萬,佔日本幫會成員總數近一半,成為日本當仁​​不讓的第一大黑幫。該組織首腦筱田建市雖然身在監獄,仍遙控著指揮幫會事務。

  山口組擁有完整的組織體系。成員個個衣著光鮮,佩戴姓名牌,隨身攜帶名片。只是背上的紋身和缺少一隻小指的手(山口組成員按照規定要切斷一隻小指以示忠誠)才會讓人聯想到他們的真實身份。據東京警視廳偵查本部提供的資料表明,日本黑幫三大幫派每年通過犯罪活動獲利至少在1.8至2兆日元,而全日本國家每年的防務費,還不到3兆日元!日本黑幫的經濟實力和犯罪能最由此可想而知。

  不過,與傳統黑社會運營方式有所不同,現今的山口組已經開始一種更新的運作模式:他們不再拘泥於買賣毒品、賭博詐騙和收取保護費,而是推行一種向現代經濟接軌的“白領戰略”。據悉,在日本黑幫4萬多名“兼職”成員中,有近一半的人不是來自街邊的小混混,而是學識淵博、有一定身家、在各大企業中擔任中高層職務的“白領”甚至“金領”。對黑幫來說,控制這些企業的骨干成員就等於進入了日本經濟命脈,這不僅能讓他們快速攢錢、洗錢,更重要的是,即使日本政府在未來有心清剿黑幫,也必須對來自經濟領域的壓力三思而後行;而對於那些加入黑幫的白領們來說,他們不用像一般黑幫成員一樣打打殺殺,卻有了在生活上的各種便利和靠山,這對在商場上浮沉的人士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久留米市:黑幫已然登堂入室

  據3名前山口組資深成員透露稱,現今的久留米市已經發展到“白天政府說了算,晚上黑幫說了算”的狀況。在久留米市的所有大型企業中,有80%的公司都有身份為公司管理人員的山口組小頭目進行監控管理。

  而據英國《獨立報》9月9日刊登的專題文章報導稱,日本黑幫的勢力不僅已經滲入日本社會各界,在某些中小城市中,黑幫的實力已經可以與當地政府分庭抗禮。據悉,在位於日本島東南部福崗縣治下的久留米市中,山口組就擁有龐大的實力。據三名前山口組資深成員透露稱,現今的久留米市已經發展到“白天政府說了算,晚上黑幫說了算”的狀況。其中一名成員山田說:“在久留米,山口組就是公開的存在,你到街上隨便攔下一部的士,司機都會準確無誤的說出我們的總部地址。”

  據他們透露,久留米市的所有大型企業中,有80%的公司都有山口組的小頭目進行監控管理。這些小頭目一般都是由公司的中高層職員發展而來,在每天下班後,小頭目都會帶上手下的職員以“聯誼”為名到山口組經營的娛樂場所花天酒地——當然,這很多時候都是免費提供的,為的是更好的籠絡這些人。而對於堅決不肯與之同流合污的職員,小頭目便會動用一切手段迫使其就範,或乾脆將他們排擠出公司。而小頭目則依靠自己手下“馬仔”人數多寡每個月向山口組領取一份不菲的“外塊”,代價便是在一切有關山口組的各種交易中,山口組都擁有絕對的優惠。而有了這些頭腦精明的白領的幫助,久留米市山口組也開始了一次次現代化進程。在現在,山口組在久留米市已經不是傳統的上門收取保護費了,他們專門設計了繳費網站,並製作出電子數據表,以追踪現金流向,還能使用多種連警方都難以監測的高科技手段進行聯繫。

  桃色陷阱陷高管

  而在與證券、房地產等高風險高盈利行業的企業打交道時,山口組則大多數採用非正規手段介入。他們先收買證交所高級領導身邊的親朋好友,再通過這些人對目標進行各種“轟炸”——或威逼、或利誘,但最多的還是使用美色。有許多證券界高級領導便因為陷入了黑幫的桃色陷阱,被拍下裸照或視頻卻不敢聲張,最後只好被迫成為黑幫的“兼職”人員。

  不僅在金融界和政界,連久留米演藝界的許多明星都被挖掘成為黑幫的成員。山田稱,久留米山口組每年都會舉辦數次盛大的聯歡會,只有一定級別的頭目和政界金融界的頭面人物才有資格出席。而在席間為這些人斟茶倒酒、進行才藝表演的都不是一般的陪酒女郎,而是清一色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演藝明星。如果哪位藝人想出名或順當地登台,必須事先帶著錢物到山口組各個頭目家中“拜碼頭”,否則,在演唱會上就不斷有人喝倒彩或毆鬥鬧事。如果肯與山口組合作,不僅有人主動當保鏢,而且幫你推銷入場券或唱片,把你捧得大紅大紫。

    樹立外部形象:黑幫也“愛民如子”

  對於山口組在久留米的所作所為,當地政府和民眾並不是全然不知,但由於山口組一向對外奉行的“人道主義姿態”和避免平民傷亡卻使公眾願意對這些犯罪團伙的暴力視而不見。

  隨著近年來移民的增加,日本的媒體上經常可以看到本地黑幫地盤受到外來新勢力擠壓的報導。但事實上,有了共同的利益,日本的黑幫通常能和外來者融合。曾寫過數本日本黑幫書籍的溝口津淳說:“我聽黑幫成員親口說過,他們不認為自己的地盤受到侵犯。”溝口津淳的說法得到了一系列事實的證明——近期的很多犯罪表明,海外黑社會成員加入了日本的黑幫的行動。去年夏天,一名東京婦女被綁架,後來的調查發現,作案者是來自日本、韓國等地的黑社會成員。

  溝口津淳說,日本黑幫很樂意讓外來的黑社會成員參與一些“小生意”,比如在移民之間販賣毒品等。這些新勢力與本地黑幫相安無事,更不會危及到核心層的地位。這種相處方式和日本企業對待海外企業的態度有所不同。日本企業讓海外投資者進入國內市場,在開放的同時也為這些外來者劃定了接管本地企業的門檻。而在久留米市,山口組也堅持著與溝口津淳所說相同的態度,他們甚至為此制定了一系列“涉外幫規制度”。 “涉外幫規制度”規定,外來黑社會成員可以在久留米市“做生意”,但前提是每人都必須登記在冊,每月向山口組有關頭目“納貢”,實際上也將這幫人變成山口組的“兼職”成員。據悉,山口組比很多日本企業更有面對全球化衝擊的經驗,事實上,日本黑幫是全球有組織犯罪活動中的“先鋒”。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日本黑幫就開始在東南亞一帶組織販毒等犯罪活動。如今,日本黑幫最重要的“跨國生意”之一就是和俄羅斯黑手黨合作,從俄羅斯走私海鮮販賣到日本國內。

  不過,日本黑幫徒眾們在久留米市也並不吝惜使用暴力。 2007年8月18日,日本九州地區最大黑社會組織道仁會會長松尾義久在久留米遭槍殺。而這起槍殺事件過後僅幾小時,另一九州黑社會組織忠真會會長中村文治也遭人射擊身受重傷。由於忠真會隸屬於一個從道仁會脫離之後成立的新組織,警方因此懷疑,兩起槍擊事件是兩股黑幫勢力爭鬥的延續。但實際上,據三名山口組成員共同推測,山口組在這兩件​​槍擊案中扮演著一個微妙的角色。成員之一福原太郎說:“雖然我沒有參與這次行動,但我覺得山口組即使不是開槍的人,最起碼也是那個幫他們裝好子彈的人。”

  黑幫也搞地震賑災

  對於山口組在久留米的所作所為,當地政府和民眾並不是全然不知,但由於山口組一向對外奉行的“人道主義姿態”和避免平民傷亡使公眾願意對這些犯罪團伙的暴力視而不見。而當地政府和警方不僅苦無證據,還必須衡量剷除山口組後對本市經濟發展的影響,一直也不敢輕舉妄動。正因如此,山口組才得以在久留米逐漸壯大發展。

  其實,這也是山口組的一種對外策略。由於日本黑幫給人的印像一向很殘酷,但是現在他們卻開始要為部下的後代爭取人權。在黑幫組織居多的福岡縣,政府為勸導年輕人不要步入歧途,曾在2006年耗資製作了多部反黑幫電視劇。不料,卻遭受到黑幫的集體抗議。黑幫頭子向政府提出抗議說:“反黑主題的教育片抹黑黑社會,政府的這種行為將讓正在學校就讀的黑幫人馬的子女們受到歧視。為顧及孩子們的人權,因而堅決反對上映。”

  而黑幫公然參與賑災的例子可謂絕無僅有,在1995年的日本神戶大地震發生後,由於神戶是山口組的故鄉,且震後日本政府反應遲緩冷淡,山口組反倒全力提供糧食及民生用品,還給予災​​民最大的醫療救助,這也使得山口組再次獲得民眾的好感,為他們提供了更好的防護。
 
    “黑幫戰爭”:看誰先適應新經濟

  隨著日本經濟泡沫的破裂,黑幫的生存環境也遭到了空前的破壞,只有率先走出傳統適應新經濟形勢的幫派,才能在這場曠日持久的“黑幫戰爭”中笑到最後。

  實際上,日本黑幫的變化是由很多方面的壓力引起的。在原來,暴力團橫行無忌的後盾,來自雄厚的經濟實力和警方乃至政府官員的苟合。賭博業早在明治天皇40年代就頒布法律嚴厲查處,課以重罰,但歷經百餘年查禁仍昌盛不衰。暴力團各幫派大都是壟斷旅館、餐飲、娛樂行業的巨頭,利用咖啡廳、茶莊、酒吧、飯店、夜總會等場所聚賭撈錢,得天獨厚。而高收入、高消費的大眾市民,也樂於到這些場所消遣,於是,在這些公共場所掩蓋下的地下賭場如雨後春筍。警方對此之所以大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來,暴力團成員個個都是亡命徒,只要不在轄區公開鬧事,警察懶得管;二來,各個地盤上的霸主都重視向管理機構滲透,地下賭博聚斂的巨額利潤,“分紅”都少不了警方那份“厚禮”。這種警匪一家沆瀣一氣的勾當,秘密活動了若干年,直到80年代初“野仲篁事件”被披露,警方才不得不收斂。當時,原大販府警察本部港署巡查部長野仲篁指使部下掩護黑社會組織利用電子遊戲機大肆聚賭,並向業主索錢被檢察官查獲。警視廳迫於輿論壓力,把將近40名警官解職,成為日本警方的一大醜聞。


  與美國公司搶著投資


  在全日本經濟泡沫膨脹之時,日本黑幫迅速擴張,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初期,黑勢力遭​​到了致命性的打擊。 1992年,日本製定了法律,使得黑幫組織無法公開活動,並依靠警方力量打擊犯罪活動(在此之前,只要黑幫成員不危及普通百姓,警方通常會對他們的所作所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尤其是在賭博等邊緣性行業)。警方的壓力迫使一部分小型黑幫組織銷聲匿跡,只有最無情、最有活力的那些黑社會組織才能生存。在日本經濟衰退之前,日本的經濟體系相當鬆散,同時,政府還為國外競爭者設立了相當高的門檻,以此保護國內企業。上世紀90年代,經濟泡沫破滅後,日本市場的大門逐漸向國外企業打開,這帶來了一股合併的風潮。那些反應稍慢的企業很快就被迫淡出了競爭舞台,或是被對手所吞併,山口組就是在那時候意識到了“黑幫戰爭”即將來臨,從而開始從原先的基地神戶逐漸向東京進軍。不僅如此,經濟泡沫的破滅還導致很多職員失業,同時,日本企業能提供的崗位大幅減少。為了生計,民眾不得不前往山口組控制的建築公司從事體力活,這也間接導致了黑幫組織存在的必然性。

  在經濟低迷的時候,那些嗅覺靈敏的黑幫成員卻察覺到了破產企業中可能存在的複蘇機會。 《日本黑社會犯罪》一書的作者大衛·卡普蘭說,日本黑幫中的一些人像西方的律師、仲裁人一樣,他們有能力處理債權債務,並致力於資產重組。同時,他們還是大投資者。 ”“經濟泡沫過後,高盛、美林等美國投資公司前往日本,收購那些瀕臨破產的企業,如高爾夫球場,”日本前安全官員管沼光博說,“他們做的事情,山口組也在做。 ”

  不僅如此,山口組還很善於使用各種詭計來獲取企業的所有權。今年早些時候,日本官方透露,一家擁有日本頂尖的網絡校友錄的IT公司在被一名山口組的成員接管後,公司股份被誇大,因為該名黑幫成員希望藉機轉賣公司。去年,警方還逮捕了兩名山口組成員,他們涉嫌參與濫用政府為小企業進行信用擔保的政策,並以此謀劃騙局。

  失業青年最愛黑幫

  鑑於目前日本黑幫出現的變化,日本警方擔心,現代化的黑幫組織可能不再願意遵守傳統的黑幫規定,比如不能傷害女性和孩子。近期與黑幫有關的暴力活動中就出現了類似的傾向,去年,警方曾在一個普通居民區與黑幫發生交火。黑幫成員根本沒有顧及附近的普通百姓。分析認為,黑幫的這種變化說明其成員的公共意識正在逐漸喪失,而這可能是由於黑幫日益艱難的處境所導致的。

  “在泡沫經濟時期,日本黑幫在青年失業者眼中的形像是'誘人'的,”研究日本黑幫的溝口津淳說,“他們穿著漂亮的衣服,開著名貴汽車,在高檔酒吧內消遣,而且,還能提供就業機會。”而現在,絕大多數黑幫成員,尤其是山口組以外的黑幫成員,看起來都很窮酸落魄。

  日本黑幫風光不再,為此,山口組最近還推出了一項新政策,實行養老金計劃,鼓勵年老的成員退位,以此激勵年輕成員。儘管黑幫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但很多人擔心,根除黑幫似乎是不可能的——黑幫早已深入到日本社會的每一個角落,讓它滅絕絕不是輕易能完成的任務。這一點,不得不讓人們警惕。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