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0
■鄭寶鴻家住的中西區,是尋幽搜秘的寶庫。
■鄭寶鴻位於上環的收藏品店鋪,擺放了許多他的珍藏。

走進本地收藏家及歷史專家鄭寶鴻位於上環的收藏品店鋪,時空彷彿凝固一室。即將與友人合著以明信片為主軸《百年建築與街道》(暫名)的鄭寶鴻,在其珍藏如明信片、錢幣、郵票的擁抱之下,娓娓道來自己的收藏故事,聽着聽着,發覺他收集了一個小香港……

文:Naj

圖:蔡建新、星島圖片庫、三聯書店、被訪者提供

除非重複否則不賣

「我從小學時代已開始集郵。」人們儲郵票,價值先行,但他卻不問貴賤。「就算一個好普通的郵票,我都會儲起來,並且找出很多有趣東西。」後來,他任職金銀業務工作,接觸多了中外貨幣、鈔票,遇見罕有的,便立即買下來收藏,戰前一元、早期渣打銀行發行的五元、十元,都是寶貝。

上世紀八十年代,他眼見中西區已剩不了許多家戲院,感覺可惜,趁着建築物尚未拆掉之前,便通過鏡頭留住一刻盛況。此後,拿着相機到處拍攝,便成了他的習慣,諸如茶樓、樓宇、燒臘店,統統不放過。「希望Capture當時的景象。」雖然公司和家住中西區,但他有一段時間要外勤工作,於是香港、九龍、新界四處奔跑,看見的景物就更多了。「中西區、灣仔、油麻地都是我尋幽搜秘的寶庫,油麻地的果欄、天后廟、警署,很有舊香港風味!」

讓他留得住的景象,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但之前的事物,就連光和影也捕捉不了。生於五十年代的鄭寶鴻,不諱言早年家境貧窮,買不起相機,很多值得懷念的事物,也就只得眼白白看着它消隱的分兒。然而,他卻在明信片世界得到滿足,因為它們根本就是一幀幀舊相片,補充了他的香港歷史拼圖。「早期的明信片只兩、三元一張,便宜的幾毫子有交易!」有些明信片在文具店塵封十多二十年也賣不去,他卻覺得「好正」,見一張買一張。「自己無的一定買!」當全港的明信片都被搜集回來,不滿足的他,便到外地尋寶去。「明信片可是遊客的紀念品,當然飄流海外吧!」久而久之,他結識了不少身處外地的Dealer。「遊客在明信片寫的文字,也值得咀嚼,全是歷史、文化的蛛絲馬。」過去他最貴以二、三千元購買一張明信片,現在拍賣網頁一張明信片動輒三、四千元,他也試過有客人看中一張倫敦戲院的明信片,向他出價七千大元。有賣嗎?他搖搖頭。「除非重複,否則不賣!」

大學主動送圖書證

鄭寶鴻沉迷明信片的時候,恰好三十出頭,事業正在拼搏中,一對子女也剛剛出生,但他對明信片卻義無反顧、毫不吝嗇。「一個月搵一萬元,分分鐘拿一半糧購買明信片。」幸得體貼太太體諒,默默支持他的興趣,而他也從其他投資項目賺錢,拉上補下。「要不然真的會餓死老婆,哈哈!」既是收藏家,又對歷史、文化深入研究,後來他嘗試投稿到報章,書寫香港舊事,大受歡迎,鄭寶鴻作為香港歷史專家和舊物收藏家的名氣,也漸漸累積下來,迄今出版了《香江道貌:香港的早期電車路風光》、《港島街道百年》、《九龍街道百年》等作品,拋出銜頭也一大堆,好像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文化博物館及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的名譽顧問,不比他的收藏品數量遜色。

「經常埋首圖書館搜集資料,後來香港大學圖書館自願把圖書證送給我。我不是他們的學生,卻獲如此優待,對我來說是一種殊榮。」日子有功,店裏各處都有他的「功課」,那時他從紙袋裏,掏出一大疊發黃老報章,筆者着眼報頭,最早有1938年的《星島日報》。他每日都會從舊報章整理資料,看見值得記存的東西,便抄寫下來,只見其記事本分類甚多,他對香港歷史的功力,就是這樣經年累月點滴成河。

本地歷史活字典

除了得到約稿的機會,他還偶爾客串當上電台、電視台的節目嘉賓,他難忘跟蘇施黃在電台開咪,對方的刁鑽疑問可多了,又頻頻臨時改題目,但也難不到這位香港歷史專家,更厲害的是,他不必備課,也毋須臨場翻查史料,因為所有資料早就牢記心中,隨便一說,便口若懸河如數家珍,簡直就是一部香港歷史的活字典。

鄭寶鴻即將與友人攜手,借出明信片等珍藏,撰寫暫名為《百年建築與街道》的新書,預定本月發售。「此書以皇后大道和彌敦道兩條街道,串連香港故事,附以明信片反映人們當時生活。」當他提到南北行的明信片,便找來南北行的買賣單據,認真仔細;談及七號差館「綠衣樓」(西區警署),便引述文獻解說一番。「最深刻的明信片,是皇后戲院那一張,有說在那裏可檢閱全港最摩登、最美的女士。」

後記:民主家庭

現在,仔大女大的鄭寶鴻,更是無憂無慮的專注興趣。一問之下,原來他的子女都在財經界發展,絲毫沒有受其影響。「打份工啫!」父子父女互不干擾,自己做自己事,好一個民主家庭,最重要的,還是有一個絕對支持他的賢內助。「從前她有幫忙整理資料和收藏品的。」鄭寶鴻和家人的溫馨畫面,價值高於任何一張珍貴的明信片,也早已寄往他們的心田。

《 百年建築與街道 》(暫名)

作者:鄭寶鴻等

預定發售日期:2月

查詢:三聯/2838 2081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