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騜上了!

◎ 劉中興
把「苦民所苦」掛在嘴巴上的馬英九,卻在「巡視」災區時任由隨扈攔阻災民,看著電視上災民聲嘶力竭喊著:「我爸爸失蹤了!誰來救救我…我們都把票投給你,為什麼要見你一面,變得這麼難?」馬英九卻說:「這不是見到了嗎?」

這是什麼總統?我媽說怎麼有這麼傲慢的人?我覺得就算不是傲慢,也好像是在說「這不是見到了嗎?別再鬧了!」的味道。你是總統ㄟ!人家把票投給你,現在家破人亡,你說這種話,不管傲慢還是無奈,你不怕天打雷劈嗎?(作者為政大學生,北縣土城市民)

◎ 黃淑純
你的父親死了,我知道。因為我的父親也死了。

啊!馬英九,你的父親是死在別人家的床上,而這些災民的父親是困在你的無能、救災不力哪!是你能體會的嗎?你哪有資格,以你的父親那樣死法來比喻?真糟蹋了這些努力耕作的災民!

聽說全家投票給你的災民,無法接近你訴苦?那你和一大堆排場用的隨扈去那裡幹甚麼?你不就是要去了解災民、和苦民所苦嗎?如果弄了半天,只讓媒體照照叫做 了解災民,就剪貼影像貼在背景有風災的樣子就好,何必讓這些災民,哭天喊地而不可得見一面?(作者為台灣人民監督法院協會秘書長)

◎ 蘇致元
馬英九至台東勘災時,一個住所全毀、家人失散、顛沛流離的民眾向馬英九哭喊「我們全家都那麼支持你,為什麼要見你一面那麼困難!」馬英九居然回答「你這不 是見到我了嗎?」我真的想拜託馬英九,能不能稍微感受一下人民的痛苦?你只要稍微將心比心的體會一下人民的心情,就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那位陳情的災 民只是想拜託政府協助、幫忙他們重整家園、幫忙他們協尋親人,絕對不是真的想見你馬英九一面。(每天泛藍傳媒一打開都為你歌功頌德,怕見你不著?)

但我想我們也只能體諒馬英九,他是住在台北的非低窪、高品質住宅區,水怎麼淹也淹不到他的家,又要他如何體會民眾的辛酸呢?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馬英九聽取災情簡報之後,居然做出「由地方政府負責救災,中央政府來支援,是比較符合體制的。」這樣官僚的指示。我想問的是,全台的 災情已經這麼嚴重了,拿不出對策的馬英九居然還能說出「按規定辦理」這樣的麻木話語來?儼然一副救災是地方政府的事情,與中央政府無關?這種時候,馬英九 政府還要推事情、踢皮球嗎? (作者從事餐飲服務業)


看問題/騜政府高官請先交代自己8日白天都在瞎忙什麼?!
NOWnews 更新日期:"2009/08/10 12:10" 記者王宗銘/分析報導

這次莫拉克颱風帶來的災情,到現在還有很多地方的情形,難為外界所了解。但已經發生的一些現象,大概可以把天災加人禍描繪出初步輪廓。首先是,全面性的暴雨來得急又快,很多受災現場的人是出不來也進不去,因此,即使連事先部署的電視媒體也是疲於奔命,災情零碎斷斷續續,到後來則是爆量湧現,而地方的防災救災往上回報系統也因為全面淹水,要掌握完整災情也不容易。

所以,當屏東、台東等地民眾久等不到救援,求助電話塞爆各地的119或110後,打給電視台求援是自然不過的事情,同時很自然的是,官方彙報整理紀錄追不上民眾打給電視台的速度,讓仰賴層層官方正式回報體系的中央官員當然是「瞎了」、「聾了」,只能看電視來救災,毫無章法可言。

由於許多災情讓媒體也難以在第一時間捕捉實情,如果依靠早報、電視來救災,那更是慢上好幾拍,喜歡看報治國的官員當然也是「瞎了」、「聾了」。

於是外界質疑,高層在8日從一早起床到傍晚,白天一整天完全沒動靜,行政院長劉兆玄8日從早上到下午,人在那裡?為什麼到傍晚才去中央災害應變中心?

又當全台灣有看電視的人都知道屏東、高雄淹水,為何馬英九總統直到晚上才出來表達震怒?這些疑問到現在,都還沒有獲得澄清或是說明。

因此,身為全國救災總指揮的內政部長廖了以在8日下午才知道屏東有災情,甚至還親自call in到電視台,希望電視台代為受理求救訊息,再轉告內政部,另外,還離開台北搭高鐵南下跟著去勘災,到林邊前進指揮所坐鎮,這說明了什麼?負責調度指揮的關鍵人在台北不僅是「瞎了」、「聾了」,而且還可能對於整體業務不熟悉?

內政部是天下第一大部,部長超忙是有目共睹,但廖了以現在卻擔任行政院災害防救委員會的副主委兼執行長,主委則是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人當然也是很忙。換句話說,防救災少了廖了以還真的是不行;另一位副主委則是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范良銹,實際能處理的只有副執行長消防署長黃季敏。

更誇張的是,馬英九總統跑到第一線去勘災,竟然因為劉兆玄與廖了以搭高鐵南下,電話不通,不僅越過兩級,還跳過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自己打電話向台北市調抽水機,因為這是救災主帥失聯所造成的後果。

當第一線救災人員忙得日夜無休時,理應綜理全局、調度指揮的人,從上而下,不知道在瞎忙什麼,甚至還直接跟地方首長對嗆。要談究責,請馬政府高官們先坦白,自己8日一整天都在忙些什麼吧!

想起溫家寶  ◎ 黃法戎
當新聞一直播放著災民緊握著馬總統的手激動的說「總統我們終於見到你了!」而馬總統的回答竟是「現在你不是見到我了嗎?」這種權力的傲慢,令人不禁覺得眼前這位馬總統真的是我們投票給他、然後相信我們會過得更好的那一位馬總統嗎?

還記得二○○八年總統大選時,馬英九期待握到每個選民的手,那種誠摯的表情,我想大家依然記憶深刻。一年多過去了,面對這一次這麼大的天災,中央卻是卸責 給地方,而地方政府更是砲轟中央經費補助不足,氣象局更成為眾矢之的。難道造成路坍、橋斷、土石流…都是氣象局預估雨量太少造成的關係?

去年四川大地震之後,溫家寶挺進災區,面對災民,他只有一句「對不起!我來晚了!」經過全世界媒體的放送,令全世界的人為之動容!那一幕比照今天馬英九的傲慢,我們的台灣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呢?

住在台北首善之區的我們,跟正在受苦的災民們相比,我們幸運很多,但是如果我們的政府還是繼續用這種「馬英九」的方式帶領台灣,我看不見我們進步的方向,也對這個政府越來越失去信心。也許這些就是「選賢不能」吧!

願天佑台灣!(作者為中華航空空服員)


想起陳水扁
◎ 黃真羽
八月十日馬英九巡視台東災區,災民想見總統陳情,被拉住,好不容易見到了,災民哭喊:「我們全家票都投給你,為什麼要見你一面這麼難?」馬英九的反應竟然 是一臉木然不耐地說:「現在你不是見到了嗎?」我以為我的眼睛看錯了,怎麼有這樣的國家領導人?讓我不禁想起現在被藍營罵為貪腐下流至極的陳水扁,他當總 統時的作風。

如果是陳水扁總統,他一定是馬上握住災民的手,不斷道歉:「對不起,我代表政府向你致歉!我們一定會馬上處理,全力救災,給你最好的安置。」接著就是指示國防部、防災中心、行政院各部會全力配合,資源馬上下去災區。

反觀這兩天南台灣、中台灣、東台灣陷入一片惡水汪洋及土石流之中,這樣的災情,三歲小孩也知道不是地方政府的人力、物力有辦法負擔的。馬英九身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把責任往地方推,批地方沒有提出正確的救災配備要求。身為台灣人民,除了搖頭,還能怎樣?

台灣人,為什麼你選出一個這樣的人當總統?他有綠卡,沒提出放棄綠卡的證明,連他的女兒都不願放棄美國籍,也不願當他執政之下的子民!台灣人,你們竟然敢選他當你們的執政者?今天碰到天災惡水,呼天不應、叫地不靈,這不是自找的嗎?

什麼時候台灣人才能覺醒,自己的權益必須自己嚴密守護,不能讓英俊的外表及花言巧語所迷惑?(作者為財經研究人員)



【莫拉克颱風】(鄺麗貞版)台東災民跪地攔馬英九哭訴 馬:你不是見到了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UNaQOklkw

【莫拉克颱風】行政院長劉兆玄說要入住災區 結果卻跑去住國軍英雄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_HeHCLyTXk

蘋論:政府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2009年08月11日
八八水災造成南台灣極大的生命財產損失。正如台灣政客一貫的嘴臉,第一時間一定是推諉卸責,互相攻擊。水災是災區居民的痛,卻是政客攻擊政敵的美妙良機和武器彈藥。
 
三災齊臨互推責任
綜觀各媒體的評論,以陳婉真女士昨天在本報的投書最為深刻。921大地震後,她就呼籲仿效美國成立防救災的專責機構,可是多年來政府根本沒當回事。她還指出,台灣在921之後通過的《災害防救法》雖規定主管機關是內政部,但又將不同的災害分屬不同的機關,像是交通災害屬交通部,風災屬內政部,水災屬經濟部,土石流災害屬農委會。

而這次既有風、也有水、還有土石流,三災齊臨,外加橋斷路坍等交通災害,怎麼辦?難怪大家都推責任,三個和尚沒水喝嘛。如此荒誕的法規,要如此無能的政府去執行,負負不會得正,只會讓人同聲一哭。

天災固然無可奈何,但高效能的政府可以預先防治,把災情控制到最小程度;同時,在救災上也如臂使指,快速有效。台灣有史以來一向是地震和颱風(洪水)的肆虐地區,政府年年遇到,理論上早就對防救災訓練有素,久病成良醫了。

結果政府好像塞了帶血棉花的假處女,每次天災都是第一次那樣陌生。這麼腦殘的政府公務員,包括災民在內的我們還要納重稅供養他們一輩子吃鐵飯碗,退休領高薪到死,還加18趴優惠;但一碰到災難只會互推責任,真是「太監們逛妓院 ──沒一個能幹的」!
政府顢頇反應遲鈍

這次的災難死傷人數很驚人,好像非洲落後國家那樣。綜合中央和地方政府顢頇昏庸的可笑表演如下:1,政府在災情發生時7、8個小時沒反應,也沒動作,形同殭屍。2,內政部長和屏東縣長在電視上互嗆,蔚為奇觀。3,災區與中央政府的消息傳遞竟靠媒體,包括叩應節目。政府的神經完全麻痺。4,軍方花了幾小時,把不能涉水的裝甲運兵車開到災區,還要地方首長再花幾小時申請膠筏救災。

政府的責任必須追究:為何多年來一直沒有完整的國土規劃?為何防救災的演練到了災難關頭就不靈?為何河川防洪治理花了上百億都沒效?為何中央治水預算要跟選舉綁樁綁在一起?

國科會研究發現80%的天災發生在中南部,為何治水預算逾半給了北部?為何救災體系混亂而不整合?為何中央地方聯繫斷層?這些問題是我們政府的缺點,幾十年來無法改進。政府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啊!

蘇煥智「噗浪」救出十多人【吳江泉、朱真楷、陳洛薇/綜合報導】

     噗浪救人!風雨重創中南部,有受困災民因電話打不進救災中心,乾脆突發奇想,直接在台南縣長蘇煥智的噗浪發聲求救;果真縣府人員發現,旋即依照線索漏夜將人救出。總計短短一天內,就有十多人因此獲救,讓蘇煥智直言「真的是噗浪救人!」

     當軍方投入各種機具都沒有辦法有效救災,網友突發奇想建議利用水上摩托車搜救,立委潘孟安向墾丁業者商調卅多部水上摩托車加入救災行列,果然使救災行動如虎添翼,迅速定位找出受困災戶地點,讓救援橡皮艇及時抵達搶救。

     颱風莫拉克雨量破紀錄,南台灣成為水鄉澤國,不少災民等待救援,求助一一九專線卻塞爆,一整天求助無門,只好call in電視台求援。一群熱心的網友八日起陸續在PTT、噗浪和twitter收集更新即時風災資訊,即時幫助不少災民。

     「仁德保安工業區四人受困卡車,水深及腰,目前還沒脫險,請救救他們!」這段話,並非一一九勤務指揮中心接獲的通報,而是寫在蘇煥智噗浪上的求救留言。由於情況緊急,縣長辦公室發現後,旋即派救災人員趕赴現場,順利將四人救出。

雙園橋465公尺橋面沉溪 疑至少4人落水【聯合報╱記者林保光、王昭月、藍凱誠/高雄縣報導】
   
2009.08.10 04:17 am
 

連結高雄縣與屏東縣的主要幹道雙園大橋,禁不起暴漲高屏溪沖刷,昨天凌晨斷成兩截,當時疑有多部車輛在橋上,人車瞬間墜溪,失去蹤影。

警方至昨晚為止,推測至少四名男女疑在斷橋時連車帶人墜落高屏溪,包括住屏東縣新園鄉蔡雅雪(女、卅一歲)、長治鄉蘇建益(四十三歲)及高雄縣鳳山市陳清文及陳深文,漏夜在高屏溪沿岸搜尋。

昨天凌晨風雨交加,在屏東市工作的蔡雅雪零時四十五分左右,打電話給妹妹與好友,說雙園大橋斷了,她掉進高屏溪,趕快打一一九報警救她。親友立刻向屏東警方報案,東港分局急請高雄縣協助,抵達現場發現雙園大橋斷在漆黑高屏溪裡。

雙園大橋全長二○八三公尺,六十二座橋墩被大水沖毀十四座,長達四百六十五公尺橋面崩落溪底,兩截斷橋隔著滾滾洪水在風雨中遙望。

公路總局第三工程處高雄工務段長陳森林說,沖斷的橋墩都在「深槽區」,編號「P五」到「P十五」十座橋墩先沖斷,凌晨四時左右,「P二」到「P四」四座橋段也崩落。

立法院長王金平與交通部長毛治國昨天下午到達斷橋現場,毛治國說,莫拉克颱風帶來的雨量,是雙園大橋百年防洪頻率的二至三倍,將來改建工程將連同河道整治一併辦理。

「高屏溪水流不平均,才導致溪水都沖『孤邊』。」王金平要求水利署與公路總局檢討水流異常狀況,建議政府動支第二預備金搶救,並重建橋梁警報系統,避免悲劇重演。

「再慢廿分鐘,我們可能也難逃一劫。」高雄縣消防局第一大隊長蘇榮欽說,高雄縣救難弟兄昨天凌晨到屏東支援救災,其中五輛消防車晚間還停在雙園大橋上,另一批前往屏東烏龍搜救的弟兄,晚間十二時廿分才經雙園大橋折返收隊,「還好,都及時趕回來了。」

【2009/08/10 聯合報】

讀者投書/我的家,金帥飯店倒了【聯合報╱謝志昌/商(高雄市)】
   
2009.08.10 06:55 am
 
民國七○年代,那時我正在成大念書,爸媽看好知本溫泉的旅遊商機,創立了金帥飯店。為了擁有飯店的基地,他們跑了很多趟地主的家,誠心的懇求地主割愛,終於感動了地主而開始了將近卅年非常艱辛的溫泉旅館經營的歷程。

從那時開始,每年的寒暑假跟過年期間,我總是在旅館裡幫忙,尤其極盛時期的過年假期,一房難求的景象也展現當時台灣正面臨經濟起飛的旺盛經濟力。

金帥飯店是自地自建,爸爸因一輩子都搞工程,所以對自己要蓋的房子非常的用心,就我所知是蓋得非常堅固,這期間幾次規模不小的地震也都安然度過。

這次的大風大雨沖斷了許多鐵公路,原本父親節打算回台東過節,因颱風而作罷!經電話與爸爸聯繫,他也都安慰我們飯店沒有問題。而昨天電視上令人震撼的畫面,令人不敢相信陪伴了我至今已將近卅年的金帥飯店,竟以悲劇英雄之姿,一躍而下滾滾的洪流。

當初金帥飯店的興建,帶動了知本溫泉飯店的蓬勃朝氣,之後溫泉飯店如雨後春筍般矗立於知本溫泉區,金帥飯店做了珍貴的歷史見證。而今倒臥知本溪任憑洪水沖刷,似乎也在見證知本溫泉的頹敗。這麼多年來政府任憑珍貴的溫泉旅遊資源被消耗殆盡,從不曾用心思考過永續的發展,最後竟連防洪治水、保護居民最基本生命財產安全的底線都棄守。金帥飯店並不是河岸邊的旅館,河岸有消波塊、防波堤、至少十米的道路、商店街,再來才是金帥飯店,如今這樣的見證實在太過於悲情,令人不忍卒睹!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次水災沖毀了許多人的美好家園,這是記憶裡最痛苦的一刻。然而倒下是為了再站起來、站得更挺、站得更穩,抑或將永久安息,這選擇卻在我們而不在天地。

當我們選擇再站起來時,我們的政府、苦民所苦的父母官,您也可以選擇站在哪一邊。當金帥飯店有朝一日要以更美麗的姿態挺立於知本溪旁,為人類不同於萬物

—那最珍貴的選擇權做註解時,我最親愛的政府—台東縣鄺縣長、行政院長劉院長、馬總統,您們會選擇扮演什麼角色?

不遷村拆堤 救災甚於治水【聯合報╱柳中明/台大全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台北市)】
   
2009.08.10 03:54 am
 
莫拉克颱風在南台灣降下破紀錄的暴雨,造成五十年來最嚴重的災情。其中,屏東沿海地層下陷區與溯溪而上的許多過去不淹水的地區,均泡在水中。前者地勢原本就低於海平面,淹水已是常態,居民應是早知每颱必淹的可能性。後者則是因為大水排不出外海,持續向上堆升,造成嚴重後果,當地居民可說是破紀錄降雨的受害者。

除了氣象因素外,二個原因應是造成此次水患的禍首。上游水土保持不良,暴雨未受阻擾地直線而下;下游海堤不斷抬升,以期保護地層下陷區,卻變成阻擋大量洪水快速外排的障礙物。國內尚有許多沿海地層持續下陷區,下一次破紀錄的豪雨將可能再造類似災情。

四月時走訪屏東,參加「屏東治水論壇」,注意到當地已在進行許多治水工程,如提高海堤、興建抽水站、加寬排水道、興建地下水庫、補注地下水、平地造林等,其工程壽命大約只能耐卅年,所期望的就是能在此卅年內,降低每次水患時的損失。關鍵問題是:民眾們情願忍受一年數日的淹水,卻不願輕易遷離地層下陷區。譬如羌園抽水站旁一戶人家,連小雨都淹,抽水站另外專戶安裝抽水馬達,就是最典型的問題。

目前的治水策略,因為民眾不願遠離禍源區,所以是就現況來解決問題,而問題卻是會愈來愈惡化。譬如,林邊、佳冬密密麻麻的養殖場,地層約每百年下陷三公尺,再加上未來海水位可能上升一公尺,如此二○一○到四○年間估算約將下陷一點三公尺。既然仍將持續下陷,許多治水措施就僅能解決當地小水患,不可能根治大範圍地區極端暴雨的威脅。所以,隨著地勢低於海平面的區域將隨著時間而擴大,救災作業將會比治水工程還重要。

根本的調適策略,就是要規劃出卅年後的林邊、佳冬鄉,與民眾們一起合作,就無法停止的下陷趨勢,探討如何在卅年內順勢遷離持續下陷區,拆除不斷提升的海堤,讓惡水能快速進入海洋。設若能就最近的卅年進行合理的調適因應,或許下一個卅年再下陷一點三公尺的速率會趨緩,暴雨災情也才可能降低。

【2009/08/10 聯合報】

風災橫掃…吹垮了泡沫政績【聯合報╱趙元均/教(北縣新店)】
   
2009.08.10 03:53 am
 
南台灣遭到莫拉克颱風重創,各地災情嚴重,各大媒體莫不報導中央救災速度慢,沒有苦民所苦的行動。發生災難,是生存在這個國家每個人所共同面臨的問題,每一次的災難,都顯現出我國各級縣市政府的應變及處理,明顯缺乏溝通及事前的預防,以及人民缺乏對於災難的憂患意識。

南台灣受到颱風侵襲不堪一擊,除了中央政府監督失責外,我們是不是要也問問各縣市政府是否做到預防措施?做到什麼程度?任何的防災救災必然以第一線的縣市政府乃至於鄉鎮市公所負責,再層層請求上級單位支援,發生這麼嚴重水災,顯然我們連第一線的防禦力都沒有,更不要提中央與地方的合作和溝通了。

這一陣子各縣市政府都在認真拚觀光,這是比較能讓人民顯而易見的政績,莫拉克颱風不但吹垮淹沒了我們的家園,也吹垮淹沒這些虛有其表的政績,如果連人民都保護不了,無法給予人民堅固的家園,觀光只會是泡沫!

希望台灣是個幸福的家園,我們應收起互相指責的那根手指,挽起衣袖把最基本的做好,用榮辱與共的態度面對災難,否則,下一次,我們一樣不堪一擊…。

【2009/08/10 聯合報】


噗浪、批踢踢 網路動員救災快報【聯合報╱記者楊育欣、祁容玉、顏甫珉/連線報導】
   
2009.08.10 09:47 am

莫拉克颱風肆虐,除了國軍、政府、消防及民間等傳統救援行動,另出現新型救災行動。不少七年級網友熱心架設災情網站,提供關心災情、擔憂南台灣親友的民眾,及各縣市災害應變中心最新災情訊息。

曾經揭露馬英九總統治國週記預錄事件的網友鄭伊廷(暱稱XDite)應網友之邀,熬夜趕工做出莫拉克颱風災情支援網(http://disastertw.com/),昨天清晨一點多上線。

網友不用申請登入帳號,只要輸入災情內容及地址,就能即時上傳災情訊息,首頁會抓取系統最新五筆災情或需要支援地區在Google地圖上輪播,目前累積資料超過一百五十筆。

鄭伊廷表示,將災情標在Google地圖上,各地少什麼物資,需要什麼支援,一目了然,民間、軍方和公家只要能上網就可以看到,即刻救援。

此外,莫拉克災情資料表(http://typhoon.oooo.tw/)是批踢踢網友Rickz這兩天看到災情嚴重、網路上許多求救訊息,和3wa.tw站長討論,合力寫出這個網站,截至昨天晚間八點,已經登錄超過三百筆等待救援的資料,十一萬人次瀏覽。

兼具部落格「訊息公開」與MSN的「即時互動」的噗浪,也成求援的新興平台。八日下午噗浪台灣官方帳號「plurktaiwan」發出訊息,請求網友匯集各地重大災情資訊。網友KNY熱心製作「莫拉克PLURK災情資訊牆(http://kny.cc/plurk/MorakotHelp.html)」,集合七個提供災情資訊的噗浪帳號,經由網友串連,讓資訊牆更壯大。

國內最大BBS站批踢踢也開闢了「莫拉克颱風災情回報與資訊交流板」,網友們熱心回報,並提供相關資訊。

超過數百名網友也在線上發起「訂商品送災區」的活動,PChome與奇摩兩大購物中心將超過兩百箱的礦泉水寄往災區物資統籌地高雄市政府,網友還上網呼籲,救災單位的任何需求都可提出,會號召大家協助購買寄貨。

兩大網購業者表示,這兩天水、泡麵與乾糧等訂單大量湧入,PChome表示倉庫人員為趕出貨,「連接電話時間都沒有」。

何以大雨便成災?【聯合晚報╱社論】
   
2009.08.09 01:49 pm
 

莫拉克颱風帶給南台灣自八七水災以來最大的夢魘。新聞畫面裡,道路柔腸寸斷,民宅浸泡水中,民眾在救災部隊的攙扶與協助下驚慌離開家園。這一幕幕,確實叫人怵目心驚。

怎麼會這樣?事前低估豪雨量嗎?從氣象局不斷修正降雨量預測來看,對莫拉克放慢腳步後的雨勢,確有難以估量的尷尬。十四個觀測站都測出超過一千毫米以上的雨量,屏東山區甚至還被修正到二千毫米!難怪屏東林邊、南橫公路等地,會遭到五十年來最嚴重的水患了。

雨勢難測,是天災。但老問題是,超大雨勢帶來的水患,也在考驗政府多年來防治水患的人為設施,是否能禁得起檢測。誠如今天投書聯合報的屏科大水資源教育及研究中心主任丁澈士所言:政府與學者專家、環保團體,基本上都已了解,面對環境變遷,工程是永遠趕不上氣候變化的。於是,在類似屏東這樣的地方,既有昔日地層下陷(已下陷三點七六公尺)問題,又有後天失調的排水問題,如何從上游開始治本,到中游、下游要與水共生,抽水排水並行,在在都是長期治水的要務。只可惜,這一套治水理念,還未能展開落實,莫拉克八八水災便沖垮防線,導致南台灣一片水鄉澤國。

如果是正確的治水理念,不能因為一次風災水患,便再從頭改弦更張一次。此時更應提醒政府要劍及履及,在八八水災之後,把治水資源傾注於水患常發生的地區,一步到位整治徹底;不要再因為施政效能問題,反成為治水工程最大的障礙。

八八水患,最令政府難堪的是救災效率不彰,弄到民眾叩應媒體求救。據報導,地方政府和民眾最不滿的,仍屬政府出動救難的指令混亂,似乎令出多門、指揮不動。須知,水患難測,民眾對老天爺發威只能認命;但若由於政府拖拖拉拉而延誤救災,那民眾的不滿可就毫不留情,直指中央了。這兩天,劉內閣必須枕戈待旦,馬總統也不能僅以「視察災區」為交代,救災救人刻不容緩!

【2009/08/09 聯合晚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