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22日蘋果日報

Q:為什麼妳要為先生的 工作上酒店?
A:我老公開設大型機器工程行,專門承接大工程的挖土、推土工作,我們常要接洽包商、營造單位、建設公司,所以要順利接下一個工程,我們這種最下游的工人都得一一去向那些大老闆污西(台語:行賄)。

我老公是個木頭,他頭腦簡單、不夠狠,不是做生意的料,只靠苦幹實幹賺錢。我們幾年前原本做窗簾生意,後來不景氣,連鎖窗簾店推出後,傳統產業開始沒落沒飯吃,才改做工程。

我老公不會應酬,又是直腸子不會說話,很難要他面對不同臉孔的老闆。但我們工程行要養6、7個工人,加上機器保養維修,一個月基本開銷少說好幾萬塊,可是他不懂交際,每次工程案招標,我們永遠都標不到,標到的就是固定那幾家。我們這種越有錢賺的工作,越需要走後門,再這樣下去我們全家可能都要喝西北風。

我開始主動去拜訪營造商和建設公司的負責人,和他們打好關係,私下約他們吃飯。和這群老闆吃飯的場所,一定要選有小姐陪的酒店,我通常先和酒店老闆講好,每次固定去1、2家,請老闆把比較漂亮的小姐留給我,當然我也會帶我老公一起去。

老闆們很吃這一套
Q:在這樣的男人堆中,自在嗎?
A:我要不是因為要賺錢,絕對不會有機會去酒店啦。中上游廠商加一加就有4、5個老闆,我們每次去就是一人配一個小姐,我老公也有。坐我老公旁的小姐知道我是他老婆,都會比較收斂。我酒量比我老公好,也蠻會交際,應付這種一群男人的場面,就是不斷誇獎,說他們很行、很厲害。

來酒店的男人,只要有酒、菜跟小姐就滿足,什麼都忘光光。那種場合就是純粹喝酒、聊天,工作上的事絕對不要在桌上談。我和那些小姐都有默契,就是盡量讓這些老闆放鬆、開心。他們對小姐手來腳來的時候,不會在意我,男人都好色,喝了幾杯酒就什麼都不在意。萬一他們私下要帶小姐出場,那是他家的事,不能算我的,而我老公是每次都只能帶著喝茫的我出場啦。

Q:妳老公接受這種應酬做生意的模式?
A:一開始我老公跟我講,沒錢賺就算了,他覺得這樣很委曲我,但這是我們夫妻共同的事,是為了工作,我說沒關係。況且老闆們很吃這一套,工程都一定可以得標;萬一遇到其他競爭廠商,我們至少還可以採平均分配的方式。
每次帶一群男人上酒店,久了真的覺得自己有點像老鴇或媽媽桑耶!

因為和酒店越來越熟,去消費幾次後,整個包廂都由我招呼打理。在我眼裡,這些男人沒有什麼大小老闆、地位高低之分,當他們喝了酒,抱著女人時,腦袋裝的其實都是同一樣東西,精蟲!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