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歐洲真正知識份子、二十世紀最偉大文學心靈之一的班雅明(Walter Benjamin)之著名論斷:將暴力美學化,是法西斯主義最顯著的特徵之一。

施明德發動倒扁運動後,自封「先知」,自喻「聖戰」,「不是你倒,就是我倒」;最近,他更稱倒扁運動是「武士決鬥」,寫好「遺書」,準備「殉道」等。

這種經美學化的「壯烈」言詞,不但與當初宣示的「愛與和平」完全背離,更為倒扁運動帶來「革命流血」疑慮。

就如班雅明的論證,法西斯主義美學化的政治情境,就是將自身的毀滅化為最高級的美學享受,施明德將倒扁運動拉高激烈度到遺書、殉道,所謂犧牲、獻身,令人高度不安。

群眾運動從「手段」提升為「目標」,潛藏著的正是法西斯主義萌芽的危機,因為,法西斯主義以革命鬥爭為手段,更把革命鬥爭當目標。要質疑施明德先生的是,倒扁運動是否已質變為「手段」即「目標」,「個人聲名」高於「民主進程」?

所謂「武士決鬥」,則使倒扁運動極度窄化為施、扁兩個人的戰爭,就如宮本武藏決鬥小次郎,兩人一刀見血,「不是你倒,就是我倒」。

或許,施明德的「壯烈」只是抒發個人「革命情懷」,自塑悲壯氣氛,打造個人英雄,但是,什麼時代了?把政治對抗視為武士決鬥,實在太荒謬!

再論殉道,施明德「殉」的是什麼「道」?為「誰」殉道?民主時代不需要英雄,不需要殉道,民主社會票票等值,透過民主憲政制度解決爭議,也無「道」可「殉」。

如果,他要成就自己聲名而夸言殉道,那麼,請千萬珍惜自身,不要無端牽拖整個社會。

(作者胡文輝,資深新聞工作者)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