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00609290825253242011931
暗淡了“饅頭血案”,遠去了“非常真人”,如今網上流行的是中國版漫畫“自殺兔”:連日來,一隻戴著墨鏡的“小白兔”在中國各類新聞現場到處“找死”,帶點創意,帶點譏諷,因此迅速成為天涯等網絡社區網友追捧的“漫畫明星”。那麼,這隻兔子 “找死”的背后,有著什麼樣的復雜原因?

  8月17日,在天涯的“貼圖專區”,作者“右手漫畫”上傳了第一幅《中國版自殺兔》之后,每隔幾天會有同類主題的漫畫上傳。截至昨天,單帖點擊量已經超過22萬人次,回復逼近3000條。網站的編輯高穎君表示:“天涯的原創漫畫裡面,這個帖子的漲幅是最快的。”

  而在貓扑網、新浪論壇、大旗網等火爆的網絡社區,“自殺兔”相繼登上首版位置,並成為最受吹捧的網絡明星,圍繞它的話題也成為最熱門的話題之一。“中國漫畫界原來還是有人才的!不遜色於老外的自殺版。”“樓主的創意真的很強啊!”“樓主的黑色幽默真痛快!”之類的熱捧之語充斥各大論壇。

  連載帖子后邊有大量等待更新的“守株待兔”的網友,有些性急的網友還將“黃健翔海嘯事件”、“中國房價”、“《夜宴》笑場”等畫到漫畫中去。

  新聞現場“找死”的兔子

  所謂“中國版自殺兔”就是作者借用一位英國漫畫家安迪·萊利作品《小白兔自殺手冊》中的自殺兔創意,讓這個兔子來到中國各類新聞現場,以一種幽默有趣的方式死去。據了解,中國版“自殺兔”作者“右手漫畫”真名叫劉剛,目前供職北京某出版社。此前他畫了很多漫畫,到出版社工作后就暫時擱下,大約一年多沒畫了。

  “我把創作自殺兔當成我的恢復性鍛煉,練練手。”劉剛說,大概在7月份,他在網上看到英國系列漫畫《小白兔自殺手冊》,非常喜歡這種風格。“這種漫畫對作者來說就像是思維鍛煉,就像九宮格游戲,給作者的創作空間比較狹窄,因為無論你怎麼畫,小白兔必須得自殺。”此后,他就主動收集這種漫畫,8月開始“中國版自殺兔”的創作,然后將自殺兔放在當前最熱的新聞現場,獲得極好的黑色幽默效果。如台風“桑美”給沿海地區造成的巨大損失,政府正組織人把最危險的大幅廣告牌拆除,作者由此讓小白兔站在危險的廣告牌上,拿著喇叭朝台風喊了一句“我頂你個肺!”此外,被郭敬明粉絲揍死、被狩獵者打死、注射欣弗慘死等場景,讓人看后忍俊不禁,同時又發人深省。

  作者發帖稱,這隻兔子“將在以后諸多最引人關注的新聞事件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他還擬定了兔子格言:死,就奪目地死去!

這類漫畫隻適合成人看

  其實,在自殺兔漫畫的“自殺”主題上還存在一定爭議。看到小白兔在種種場景下慘死,一位網友痛心地說:“兔兔太可憐了,虐待啊!”甚至有網友表示:“那種絕望的氣息太濃烈了,我也要想好我的死亡方式了。”“希望我們的小兔子死得越來越難看!俺真是太邪惡了!可是這的確是俺心裡想的啊!”而作者“右手漫畫”在首次發布自殺兔漫畫時就已經表態:“小白兔是不會死的,它隻是在考驗靈感會不會死。”

  對此,北京陽光華仁心理服務中心的心理咨詢師李紅玲表示,她看了自殺兔漫畫后最大的感覺是“好恐怖”。李紅玲漫畫之所以走紅,主要是由於都市人群工作生活壓力太大,卻無力逃避,這種漫畫給他們提供了放鬆和發泄的途徑。“但如果他本來就有自殺的傾向,那此類漫畫就會給他非常危險的暗示,認為死是一種解脫。”她還表示,這類主題的漫畫隻適合成人看,未成年人肯定不適合看。

  但是,絕大部分留言的網友還是認為漫畫極具創意,幽默中包含作者的思考。更有網友將作者“右手漫畫”比作“漫畫界的郭德綱”,作品被稱為“漫畫界的《瘋狂的石頭》”。至於自殺主題,漫友文化傳播機構策劃總監馬桂林表示,兒童讀物裡的自殺肯定會被認為是負面的,但對成年人來說,對於生命、自殺等命題的思考是他們獲取前進力量的源泉之一。“我想自殺兔漫畫最大的意義,就在於在生活的重壓之下給現代人找一個自嘲、發泄的途徑,並非真正倡導自殺。”

  記者:你的漫畫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小白兔自殺與社會熱點聯系到一起,怎麼想到這點?

  劉剛:我不由自主就把身邊的新聞加進去,現在的模式確實是融入當前新聞中了。其實剛開始也想做比如“草船借箭”的主題,但后來看到還是社會熱點的內容大家最喜歡。后來我就有意識看報、看電視節目,上網看大家關注什麼話題,看到跟自殺兔等有關的就拿來創作。

  記者:為什麼選擇網絡發表自己的作品呢?

  劉剛:我的作品主要在天涯社區與貓扑網首發,兩個網站反響很強烈,我也得到了很多啟示。我以前上網並不多,在出版社做了很多書之后,發現找不到讀者交流,你不可能挨家挨戶去找人聊天。網絡是最方便的,你的作品是否受歡迎,馬上就能看到,受到肯定我就很興奮,當然即使其中有很多批評指責也非常有價值。

不會去畫“兔子炸碉堡”

  記者:有人將漫畫比作“漫畫界的《瘋狂的石頭》”,都有黑色幽默精神,你怎麼看?

  劉剛:大家覺得是黑色幽默,由於與新聞熱點有關系,它含有抨擊社會丑惡面的內容,又恰巧借用自殺這種特殊形式,可能是造成“黑色幽默”的原因。我個人認為,我的漫畫幽默性比諷刺性更重要。我就是要娛樂大眾,而大眾要的就是好笑、好玩。沒有這種娛樂性,漫畫就沒法流行。

  記者:有人將它歸到網絡惡搞,你覺得是否合適?

  劉剛:總體上我覺得不是惡搞,自殺的形式有點惡搞吧,比如有人問兔子為什麼一定要死呢?這就有嚴肅的社會性。惡搞類的東西比如胡戈的作品,我都看過,惡搞一定要有度,如有人提議讓兔子去炸碉堡,我就沒有畫,不能這樣調侃。

  自己從來沒想過自殺

  記者:漫畫界有很多兔子,如流氓兔,它的性格很鮮明,有人覺得自殺兔形象模糊,你覺得是什麼形象?

  劉剛:與國外自殺兔相比,它在形象上有差別,它臉上永遠戴著一副酷酷墨鏡,我覺得有了些神秘感。本來是想給它戴圍巾的,后來看著比較別扭,不能大夏天也戴著圍巾吧。關於它的性格形象,我覺得它是都市人的代表,反映當前的社會生活。在我看來,這隻兔子代表比較傳統的男人形象,它的心理最接近上世紀70年代人的心理,這代人在受到的教育、步入社會的經驗以及與社會發生的一些沖突上,有一定的普遍性。

  記者:有網友問兔子為什麼一定要自殺?它背后是不是有原因?

  劉剛:漫畫不能這麼分析。為什麼自殺跟我想要表現的東西沒有關系,我玩這個“九宮格”的前提就是一隻自殺的兔子。自殺主題隻是我借鑒的漫畫主題,我的生活很幸福,自己沒想過自殺這個問題,我也沒有自殺傾向。有一點必須說明,自殺兔在這裡隻是一種繪畫語言,我畫漫畫的主旨不是探討自殺,更不是“自殺指南”。(綜合《北京娛樂信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