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運車廂到站,關門前「答答答答」聲響,似督促到站乘客快快離開車廂,人潮蜂擁至離站手扶電梯,誰都想搶先站上;深夜時分,台北101前交通工地,圍籬上警示燈認真地閃爍著,訴說著這個城市夜未眠。

現代人永遠在趕,事情一件接一件,工作、生活要求效率,看似人定勝天,身心靈卻悄悄出了毛病。

撐過一時 麻煩病一輩子

不少職場人士到大學進修,家庭、工作和課業,蠟燭分三段燒,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潘維大,曾對一名在職學生印象深刻。那是某法院的女庭長,生下老大不久,又懷老二,女庭長大肚便便讀東吳法律研究所,進入準備論文階段,每天清晨五點起床做功課,接著準備全家早餐、帶小貝比去保母家,然後上班,晚上趕回家為公婆煮飯,勞累的女庭長,一日在法院昏倒,最後仍咬牙取得學位。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教授韓柏檉認為,電燈的發明,雖改變人類歷史,但也讓人產生文明病,原本人在日落後,該休息、睡覺,卻挑燈用電腦、看電視,久了失眠問題纏身。

慢速思考 成果更有創意

這種十倍速時代帶來的身心負擔,讓「慢動」成為另一種顯學。英國心理學長柯雷克斯頓在「兔腦龜心」這本書,將思考歸類為「快速思考」和「慢速思考」。

經過儀器檢測,當人們面臨壓力時,思考較快,腦波出現高週波β波,模式像電腦般,職場上多用此思考;慢速思考,則是放鬆後的思考模式,腦波呈現α波和θ波,想出來的事物,常更有創意。

「現代人生活要慢下來,幾乎是不可能!」台北市合醫院松德院區院長陳喬琪有個病人是商場老闆,老闆苦惱,商場決定必須快,否則會輸給對手,後來產生身心症狀。

一名五十多歲精算師,日前來到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參加失眠認知團體課程,他因長年工作至深夜才下班,十幾年來,需靠安眠藥助眠,盼能戒掉多年倚靠的安眠藥。主持該課程的心理治療師盧世偉說,經過放鬆及調整作息指導,精算師安眠藥越吃越少。

緩慢運動 近年大受歡迎

快慢之間,身體也默默備戰。陳喬琪說,自律神經分交感及副交感神經,思考在警戒狀態下,交感神經會命令血壓上升、呼吸急速;負責放鬆的副交感神經則被壓抑,兩者不協調,輕者過勞,用頭痛、頭暈、注意力不集中、腸胃不適來表現,久了,出現焦慮症和恐慌症。

焦慮症,從一開始的擔心,逐漸到煩惱,最後成為害怕,例如,可能上班族不敢參加某項會議;而恐慌症,讓人突然喘不過氣、四肢癱軟,被送到急診室後又好了,嚴重時,患者不敢出門,害怕發作。

α波 β波 θ波

1929年德國精神科醫師Hans Berger把電極放在人頭皮不同部位,記錄大腦電位,發現大腦有電在活動,此即為腦波。

α波,是在人閉著眼睛,或黑暗及安靜時測到的腦波,如有感覺刺激或想事情時,α波會消失。當清醒、張開眼睛、腦中想事情,測到的腦波稱β波。θ波是在想睡時出現的腦波。

【2008/3/24 元氣周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