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在擁有財富之前,你必須先想要擁有財富。我得在這兒先跟大家懺悔,以前我常會出現「金錢不代表一切」的危險想法;尤其是當我投資賠錢之後,我總會說,有錢人很「悲哀」、「生命空虛」,或者「貪婪自私」。


【前言】
作者約翰.羅斯柴爾德是暢銷財經作家,曾經與彼得‧林區共同完成超極暢銷大書《One Up on Wall Street》、《打敗華爾街》等。經常受邀上電視節目談理財,並且是滾石、君子等雜誌的固定專欄作家。

我要變有錢!

有人說,在擁有財富之前,你必須先想要擁有財富。我得在這兒先跟大家懺悔,以前我常會出現「金錢不代表一切」的危險想法;尤其是當我投資賠錢之後,我總會說,有錢人很「悲哀」、「生命空虛」,或者「貪婪自私」。我也會反覆告訴自己,「開心就好,不要貪心」、「他們不過是命好」,以及「至少我還擁有健康」等等。在我遭遇投資挫敗之後,電視上那些豪門貴婦的身影,在我看來更顯得憂鬱與孤獨。

除了有著「金錢不代表一切」的觀念,我也認為愚蠢的投資者,在道德上比那些聰明的投資者高尚許多。假使金錢害人們六親不認、生活悲慘,那麼我遭遇的金錢損失,反倒能讓我一步步臻於完美的靈性與無上的智慧。當Skyes Datatronics的股價從十一美元變成壁紙,我覺得自己清高得不得了;當Anacomp從二十美元跌剩兩塊錢,我簡直快成了聖人。

我這種反璞歸真的態度,源頭可以追溯到大學時代,當時,我們許多人深信自己永遠不願意發財致富。一九六○年代中晚期的大學生,很多人甚至刻意拒當有錢人。那個時代,在政治哲學拿A,遠比在會計學拿A更光榮。多數人對歷史與哲學瞭若指掌,卻對最基礎的財務觀念一無所知。我們盡可能避開和商業相關的學位,儘管那是致富的第一步。

畢業以後,我們這些人不是躲到鄉下小鎮、加入非營利組織,就是進入手工業、投入晦澀難懂的學術研究、從事收入少得可憐的藝術工作以及當社工。對於那些一開始就抱著發財夢、畢業之後直接進入華爾街工作的可憐人,我們自始至終抱著憐憫的心情。這些可憐的靈魂何其痛苦、何其狹隘啊!我們這麼想。

這群可憐靈魂,如今成了高盛(Goldman Sachs)或所羅門兄弟(Salomon Brothers)的執行董事,每年賺進數百萬白花花的鈔票,而且居然同樣親切、樂善好施、謙恭有禮、父慈子孝,不遜於我們這些剛開始掙扎致富的人──這些太遲發現經濟學的好處勝過我們早已忘光光的前哥倫布時期政治學的人。

由於相信「成功需要被激勵」,我鞭策自己,一連好幾個晚上熬夜,收看那種教人如何致富的電視節目。這類節目大多在午夜以後播出,白白浪費在半夢半醒的觀眾身上,真是太可惜了,若非如此,我們的國家會比今日更富裕繁榮。

在節目當中,俊男美女們踏出他們的勞斯萊斯,或步出他們的私人飛機,爲財富的好處做見證,然後承諾會揭露已被證實有效的賺錢方法。他們多半偏好房地產,而且照他們的說法,你甚至可以完全不拿一毛錢出來。有個男人形容,自己如何利用信用卡購買賤價的房地產,短短幾個月從快餐廚師升格成百萬富翁。他現在當然不再缺錢,不過為了服務大眾,他要大家付錢聽他講課。

另一名電視富翁是科斯曼先生,他會站在美國國旗旁,告訴觀眾他如何靠販賣金屬馬鈴薯槍和塑膠螞蟻農場而發財。他的想法是取得業餘發明的專利權,然後用符合常識的行銷手法進行促銷。他深信在他的協助之下(附帶說明,他可不是免費幫忙),所有人都做得到。

我覺得,在這些夜半富翁當中,最激勵人心的非戴多頭(Dave Del Dotto)先生莫屬。他的節目是在夏威夷豪宅陽台上拍攝的,從陽台上還可以看到太平洋。戴多頭先生說,他從小就在口袋裡擺著一張夏威夷的照片,這張照片鼓舞他發財致富,然後搬到這個島嶼天堂來。不過他究竟定居何處,倒有點說不清楚,因為有時他說自己住在夏威夷,有時又說他只是常常來這裡。但願他有朝一日能說明清楚。

戴多頭先生穿著條紋休閒衫、棉質休閒褲,雙手各戴了兩枚尾戒和一只金表,雖然身在夏威夷海濱,這副派頭卻更適合待在內華達州的雷諾賭城。他的致富格言很多,其中最令人難忘的包括「我的夢想實現了,現在該你」、「別再隨波逐流」、「先想好你究竟要什麼」,最後那句他說是引述自達文西,但我翻遍參考書卻怎樣也找不到達文西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

為了幫助大家圓夢,戴多頭研究出一套在家學習的課程,其中有書也有錄音帶,內容則含括其他深夜富翁也會提供的東西,例如如何分析現金流量、如何預測房地產行情、如何申請更多信用卡等等,一應俱全。除此之外,他還會額外贈送一張前往夏威夷的折價券,憑券坐遊輪、搭飛機、住旅館都可以享受優惠,不過,這得透過戴多頭的旅行社安排才行。整套課程只要兩百八十九美元,也就是說,只需花這麼少的錢,你就能學到相當於價值一千四百七十五美元的賺錢訣竅,還不包括附贈的假期呢。

雖然我沒有趕忙寄出我的兩百八十九元(老實說,我居然忘了那個免費電話號碼,也搞丟了他的地址),但卻從他的節目受益良多。例如,我知道戴先生在高中時成績一定很爛,以至於他到現在都把「分析」說成「分解」,但成績爛並沒有阻礙他致富;還有一個盲胞現身說法,聲稱自己聽了戴先生的錄音帶、照著戴先生的指導,果然成功致富;另外還有一位來自芝加哥的黑人女孩,不久前才窮得走投無路,如今卻已經成了房地產大亨。

戴多頭先生苦口婆心再三強調,在擁有財富之前,必須先想要擁有財富。事實上,這是我這星期收看的每一位深夜理財顧問的共同信念。

我是那種死都不肯承認自己過去觀念大錯特錯的人,但戴多頭先生讓我茅塞頓開。在電視上看了他好幾次之後,我腦海中「金錢不代表一切」的想法已經一掃而空,我羨慕死了戴先生今天的成就,也想變得和他一樣富有。這趟旅程若要繼續走下去,這樣的認知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我要在這裡提出我的第二條祕訣:

認為金錢不代表一切的人,永遠無法擁有足夠的金錢。


砂:早安財經出的書...話題性有餘罷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