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看到兩個新加坡小孩吵架時,其中一人說:「I don ‘t friend you lah」,可能會搞不懂這個小孩到底在說啥?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我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啦」,句中把朋友這個名詞當動詞用,這種奇特用法,正是鼎鼎大名的「新加坡式英語」(Singlish)。


新加坡教育部長尚達曼在今年6月時表示,新加坡正考慮聘用更多以英語為母語的教師,希望能提升新加坡的英語水準。

這不禁讓從未到過新加坡的外國人心中納悶:「新加坡不是一個說英語為主的國家嗎?」

不過,如果你曾經到過新加坡,試著聽聽當地人的談話,大概就可以明白新加坡政府的苦心。

本地獨家 外人難解

當你看到兩個新加坡小孩吵架時,其中一人說:「I don ‘t friend you lah」,可能腦筋會一時打結,搞不清楚這個小朋友到底在說啥?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我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啦」,句子中把朋友這個名詞當動詞用,這種奇特用法,別懷疑,正是鼎鼎大名的「新加坡式英語」(Singlish),或稱「新式」英語。

和亞洲許多國家比起來,新加坡人說英語的歷史算是較為悠久的,英式英語在新加坡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英國在殖民新加坡時期,英語就是商業貿易用語,1959年新加坡獨立後,更把英語訂為第一官方語。

既然是如此,為何新加坡人說的英語卻是特殊到外國人經常聽不懂呢?

這除了歸因於新加坡是由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所組成的多元種族國家,語言經常摻雜各種族方言之外,習慣講究「效率」的新加坡政府,當初一聲令下獨尊英語時,由於英語專業教師的不足,許多老師僅接受政府短暫的英語課程訓練後,立刻上課堂教英語,加上新加坡人歷代累積的英語錯誤用法,就導致了新式英語產生。

因此,當你和新加坡人以英語交談時,總是會聽到重音節永遠「不對」的單字和句子,或是結尾時一定會有個往上揚的尾音「la」、「me」、「lo」或是「huh」,有時還夾雜著最令外國人痛苦的自創英語縮寫辭彙,甚至摻入馬來語或是華語文法,搞得以英語為母語的英語系國民,或是說標準英語的外國人,經常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即使是大學畢業的新加坡人,也有許多會跟你堅持,「with」的「th」應該發「f」音,或是糾正你「three」應該唸成「tree」。

新式英語 草根情感豐富

也因為這樣,外國人和新加坡人溝通時,經常出現障礙,所以當外國客戶告訴新加坡人需要什麼,而新加坡人又聽不懂客戶的標準英語時,就自行判斷或以自己習慣的方式來進行,往往造成做出來的東西不是客戶想要的,浪費了許多時間。

這種種狀況,令新加坡的政治菁英們,尤其是許多從英美歸國的菁英,早就受不了了。他們在報章上撰文批評,認為新加坡英語教學品質不斷下降,都是因為新式英語作怪。

新加坡前總理、現任內閣資政李光耀,也曾在一次公開演說中呼籲,新加坡若想成為一個在國際事務中具有影響力的國家,就必須廢除不倫不類的新式英語,倡導使用標準英語。

在李光耀演說的帶頭之下,新加坡各種報刊對新式英語展開嚴厲批判。但這種由上而下的批判,卻導致基層草根文化的反彈,尤其是習慣使用新式英語的特殊性來創作文學、戲劇的藝文界人士,更捍衛新式英語較能貼近人民情感的優點。

有推崇新式英語的人士就認為,若以新式英語說「I love you lah」,將能體現濃烈的感情,但若以標準英語說「I love you」,就遜色許多;如果用新式英語說的是「I love you lo」則可能是吵架的情侶或夫妻和好的信號,這些都是標準英語無法體現的微妙變化。

不過,大有為的新加坡政府,還是從1999年開始,積極推動「說好英語運動」(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希望誘導大眾,尤其是學生,能夠說標準、正確的英語。但有時候,領導人又為了展現親民,也肯定新式英語能讓新加坡人更有國家認同感與向心力。

新加坡政府發現過去急就章培養出的英語師資問題,因此除強調教學時「文法很重要」,來糾正新式英語摻雜中文和各種方言的錯誤文法,也為英語老師開辦文法課程,希望讓老師進一步掌握授課技巧。

改變習慣 並非易事

但是,這些努力,似乎在家庭、學校和社會都不配合之下,註定沒有太大成效。

這包括孩子在家時,就是沿襲父母錯誤的發音而說錯誤的英語;而學校老師可能在教學時,教的就是錯誤的發音;在社會上,新加坡人也習慣以新式英語交談,比較親切。

一位嫁到新加坡的台灣媽媽,有次新加坡親戚的小孩到家裡來玩,她詢問小朋友們要不要看「Mission Impossible」電影影碟,但小朋友們卻聽不懂,幾經溝通後,小朋友反過來糾正這位台灣媽媽,說應該是「Mission Impo-z-bo」,尾音上揚。

當這位台灣媽媽嘗試著告訴這些小孩正確的英語發音時,這些小孩卻嘲笑說,那是「冒牌英語」(fake English)。對很多人來說,「標準」英語有上層人士矯揉造作的味道。

新加坡理工學院7月18日發表的一份調查也指出,十個說英語的新加坡人中,就有六個人在日常生活中不說標準英語,大部份的人還是認為,說新式英語讓人感覺較為舒服。

但是,為了和國際接軌,為了國家競爭力,新加坡政府的菁英們,仍孜孜不倦地為這個國家人民的英語找出正確道路,這也是為何教育部考慮要聘用以英語為母語的教師,希望從英語教育著手,扎下標準英語的根基。

不過,教育部長尚達曼的宣示已經引起一些現有英語教師的反彈,強調自己對英語教育的貢獻;這迫使尚達曼隔天又澄清,聘用英語為母語的教師政策,不是要取代現有的英語教師。看來,要讓新加坡人都樂於說國際通用的英語,不是那樣單純的事。

【本文摘自八月號新聞大舞台】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