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竟然還能繼續在大學教書?」向警方指稱遭到性侵的二名淡大女畢業生,氣憤地表示,她們無法忍受教育部的消極作為及管理疏漏,又深怕有其他女學生續遭狼吻,才選擇出面報案。

 據被害人透露,張文政在校園內成立的易經社團,都故意挑選面貌姣好的女學生擔任社長或幹部,以趁機接近,然後再以傳授更高深的易經哲理做為誘餌,將被害人帶往重慶南路的易經研究中心內性侵。

 被害人表示,張文政都把性侵的行為美化成「性治療」,並在事前要求女學生對著神明發誓,保證不會將性治療一事對他人透露,否則將遭致厄運,加上張嫌又身兼學校的副教授,讓被害人心生恐懼之餘,連家人也不敢傾訴,直到畢業後才敢出面揭發。

 由於張嫌對易經鑽研頗深,又能說善道,警方在查訪過程中,發現部份曾參加過易經學研究社的女學生,對張嫌敬畏如神,警方研判,這可能也是被害人長期遭性侵卻不敢聲張的另一個心理因素,加上張嫌在四所大學長年任教,又都有成立同類社團,警方不排除可能還有女學生遭到性侵。

 張文政本人昨日在辦公室遭拘提時,顯然不知事態嚴重,一直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性侵」,接受偵訊時還向警方表示,其中一名被害女學生在校作風就很開放,也有很多男朋友,對這種男女之事應該不會很排斥,直到聽說要被移送法辦,張嫌才主動表示,如果被害女生覺得被侵犯,他願意賠償表達歉意。但為時已晚,仍被移送地檢署偵辦。



【延伸閱讀】 事件之後--我對張文政老師的一些看法 BY砂山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