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障礙患者公開自己與病痛對抗、直至和平共存的心路歷程,需要極大的勇氣!文榮光醫師認為這「能夠讓其他深受精神障礙疾病摧折、受苦的心靈不再感到孤寂,這不單是安慰,更是極大的鼓舞,甚至能讓病友們對未來燃起一絲希望。」

 「最後是寫作救了我……難怪我把寫作視為一種生活方式。」世界知名的紐西蘭文學家珍奈.法蘭姆在自傳裡如此寫著。
 自二十一歲被送進進精神病院,法蘭姆生命中最光華燦亮的青春歲月有七、八年是在精神病院度過,甚至差點接受前額葉切除,而讓醫生臨時改變決定的關鍵因素,是她的著作得了文學首獎。她終身伏案寫作,為世人留下珍貴動人的作品,對她個人來說,寫作彷彿解藥般撫慰了她易感羞澀的心靈,是她每遇生命窒礙時的唯一出口。

 讀了法蘭姆的故事,不禁好奇:書寫是不是也能為所有受困的心靈帶來療癒的契機?

 長年致力精神醫學研究及臨床心理治療的文榮光醫師,依其專業經驗,認為書寫確實可作為心理治療的一種方式。精神醫學除了處方藥物,也把談話治療視為療程的重要部分,寫作類似與自我對話的形式,透過訴說、表達,讓壓抑苦悶的情緒找到出口,就像大禹治水,讓狂亂滯悶的情緒有疏通管道。

 文醫師表示,目前在日本廣泛採行的「森田治療法」,主要做法就是讓病人每天寫日記,特別是針對憂鬱症及精神衰弱症患者,透過寫下日常經歷的人、事、物,寫下內在感受和想法,讓患者有機會審視自己思考慣性,也能在相當程度上持續觀察自己的情緒狀態,「這對病患來說這也是一種很好的自我回饋。」

 法蘭姆將自傳的第二部取名「伏案天使」,內容正是她多年住院,立志投身寫作的那段年輕歲月,示意她伏在案桌埋頭書寫的日子,總有天使陪伴。由文榮光醫師擔任董事長的「火鳳凰基金會」於去年舉辦第一屆「浴火重生」另類文學獎,就是希望為孤隱於社會各角落的精神障礙患者,敞開一文學創作的園地,同時建立他們與社會大眾相互理解的窗口。

 只是,精神障礙患者寫下個人心情日記,與參加文學獎、對外界分享私密心情,還是有極大差距,書寫的過程必須再度經歷過往最沉痛難堪的日子,尤其這個社會依然對精神障礙患者存在誤解,公開自己與病痛對抗、直至和平共存的心路歷程,這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文醫生非常感佩這些願意現身說法的朋友,「如此勇敢地自我剖白,能夠讓其他深受精神障礙疾病摧折、受苦的心靈不再感到孤寂,這不單是安慰,更是極大的鼓舞,甚至能讓病友們對未來燃起一絲希望。」

 (第一屆「浴火重生」另類文學獎得獎作品已由心靈工坊集結出書──《浴火鳳凰》。3月8日2:00pm,火鳳凰文教基金會和心靈工坊出版社將聯合於誠品書店台北信義店3樓Forum廣場,舉行《浴火鳳凰──釋放憂鬱的靈魂》演講會,免費入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