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張藝謀為北京奧運開幕式一手導演的超級奢華世紀奇觀秀,我聯想到南宋詞人辛稼軒名作〈青玉案.元夕〉的前半闋: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2008.08.17 05:05 am

彷彿在將近一千年前,稼軒詞的生花妙筆就已預示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打造消費「奇觀」(spectacle)的酷炫操作手法:火樹銀花,光照不夜,極盡聲色之娛。張藝謀揮霍高科技特效的璀璨堆砌,無非是在數量上與程度上極度放大稼軒筆下的元宵夜。這不是偶然。任何社會發展到某種高度富裕繁榮的文明階段,都會致力於生產各種誇富炫耀的燦爛「奇觀」,塑造出萬人空巷、歌舞昇平、普天同慶的嘉年華氛圍。中國歷史至宋代達到文明顛峰,可以想見,北宋首都汴京的元宵燈會必是當時傲視寰宇的世紀奇觀。稼軒詞正見證了宋代盛世的絕代風華。

風水輪流轉。現代西方的資本主義社會挾其龐大無匹的「資金」與「技術」,打造出各種更為炫耀的「奇觀」:從萬國博覽會,好萊塢電影,熱門巨星演唱會,到各種音樂祭、戲劇節,各個觀光景點的打造。在這當中,奧運與世界杯足球賽無疑是兩個聲勢規模最浩大的世紀奇觀。奧運由於項目繁多,也許不如世界杯那麼集中狂熱,卻更貼近「多元」與「分眾」的當代社會狀態。奧運的世紀奇觀有如樹起一面聳立橫跨全球的超級電視牆,世人彷彿看到奧林匹克諸神化身為無數個「同時性」的螢幕畫面,動見觀瞻,精采並現。

張藝謀嘗以桂林的山水實景與風土民情製作出《印象劉三姐》的超級聲光歌舞秀,名聞遐邇,延伸至麗江、杭州各景點形成連鎖店式的「印象」品牌系列,不愧是當世打造「奇觀」的第一把好手達人,此次為北京奧運錦上添花,誰曰不宜?

然則,該如何解讀這些「奇觀」?法國思想家紀德堡(Guy Debord)在1960年代首先提出「奇觀社會」的概念,並做出馬克思主義的解讀批判:資本主義發展至消費社會,商品的生產行銷不再訴諸物質需求的使用價值,而變成影像與形象大量展演的「奇觀」。消費社會就是一個奇觀社會,打造各種「歌舞昇平」的炫耀表象,藉以「粉飾太平」,麻醉社會大眾,轉移問題焦點,掩飾資本家剝削勞工的不公不義,遮蔽「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悲慘社會真相。

問題是,「奇觀」真的只是粉飾太平,掩飾社會不公之「異化」「物化」「商品化」的負面表象?

我認為,所有的「奇觀」都在召喚一種「熱鬧」,而「熱鬧」就是大家一起來,happy together的集體狂熱氛圍。「熱鬧」看似膚淺表象,其實觸及人性最真實原始的共通慾望與集體意識。所以人類歷史發展到富裕繁榮的高度文明,無不大肆追逐揮霍炫耀的「奇觀」與「熱鬧」。

我從尼采的學說找到另一種對「奇觀」的正面解讀。「奇觀」是日神阿波羅的造型衝動投射出的夢幻迷彩蜃景,環繞著它,召喚凝聚著,也美化舒解了酒神戴奧尼索斯之集體意志的沉醉狂迷。

所有原始部落社會都存在著某種形式之集體飲酒作樂的狂歡酒神祭,如台灣原住民的飛魚祭與矮人祭。現代消費社會致力打造各種「奇觀」,無非是展現人類最原始之酒神衝動的現代酒神祭。所以,無論是英美自由主義者從個體自主性的觀點,或是馬克思主義者從階級剝削的觀點來大肆批判「奇觀」的操作,都搔不到社會人心的癢處。普羅大眾仍樂此不疲,執迷不悟,因為「奇觀」召喚著人性最原始的酒神衝動,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的集體狂熱。

然則,人類文明只是一部「奇觀」與「熱鬧」的追逐史?於是我們來到稼軒詞的後半闋: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就是王國維「人生三境界」的最高境界!高則高矣,最後還是不知所云,因為人生畢竟是不可解的,管他是尼采還是王國維都終將無言以對。人類文明已創造過許多「東風夜放花千樹,一夜魚龍舞」的「奇觀」與「熱鬧」,嘗試過無數次「眾裡尋他千百度」的探索追求,直至今日的北京奧運。但那又怎麼樣,誰會驀然回首?誰又是在燈火闌珊處的那人?

【2008/08/17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