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總統競選進入關鍵的3天,經濟危機使兩位候選人的差異鮮明地凸現出來。

9月24日,在金融市場接近恐慌邊緣、經濟形勢遭受重擊之際,民主黨參議員奧巴馬(Barack Obama)給競選對手麥凱恩(John McCain)打電話。他想建議雙方針對金融救助計劃草案發表一份共同聲明。幾個小時過去了,奧巴馬沒有接到回電。奧巴馬的副手相互在電子郵件中問:你那裡聽到什麼消息了嗎?其中一個人回答:麥凱恩陣營正在謀劃著什麼。

當天稍後,麥凱恩在電視鏡頭前說,他已暫停競選活動,專心參與起草救助法案的工作。據一位副手說,奧巴馬針對這段畫面問工作人員:“這話什麼意思──暫停競選?”周五在佛羅裡達州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奧巴馬說:能夠同時處理多項事務將是總統職責的一部分。

除了動盪的經濟形勢之外,共和黨作出的這一不同尋常之舉也跟麥凱恩陣營的問題有關,其中包括其競選伙伴在模擬電視辯論中表現很差;一些主要捐款人告誡麥凱恩停止抨擊華爾街、專注於制定對策。麥凱恩的一位顧問回憶到,當時希望暫停競選能讓他們有機會重新再來。

第二天,在保守的眾議院共和黨人設法在幕後阻止救助法案通過時,麥凱恩在危機達到頂點之際基本上待在白宮一言未發。據奧巴馬的副手說,後來,奧巴馬從車裡打電話給他的工作人員說: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有些共和黨人真是沒有腦子。布什和我在試圖說服他們。

《華爾街日報》/NBC電視頻道的民調顯示,當時,兩位總統候選人基本上旗鼓相當,麥凱恩只落後一個百分點。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隨著經濟危機問題的緊迫性超過了其他所有問題,奧巴馬開始出現10個點的領先優勢。雖然麥凱恩最後收復部分失地,但他始終未能從9月底那個關鍵時刻完全恢復過來。


Associated Press
麥凱恩承認敗選
當然,奧巴馬之所以能獲勝,原因也有很多:創紀錄的6.4億美元競選捐款;大量的競選工作人員;他在伊拉克戰爭上的立場、成功地將對手描繪為一個不受歡迎的總統的繼承人。但在歷時21個多月、合計開銷10多億美元的漫長競選歷程之後,最終結果仍是由意料之外的事情決定的。

盡管有各種各樣的廣告、辯論和利益團體的活動,選民對兩位候選人對危機的反應也作出了自己的決斷。

候選人的反應成為選民們考察兩人決策能力的窗口。選民們看到了,也作出了自己的反應。麥凱恩很戲劇化而且有時情緒不太穩定,而奧巴馬的反應更重分析、表現平靜。

麥凱恩多年的密友薩爾特(Mark Salter)說,無論我們做什麼,市場的崩潰都會帶來嚴重損害,除非麥凱恩出來反對財政部提出的救助計劃,許多選民認為那項計劃是在救華爾街。但麥凱恩認為,那樣做將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會有損美國。

6月份開始進入全國大選時,麥凱恩的形勢一直不錯。在奧巴馬和希拉裡爭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早早獲得了共和黨提名,可以養精蓄銳。

但在麥凱恩的5位競選顧問(競選經理Rick Davis、民調員Bill McInturff 、策略專家Steve Schmidt、廣告制作人Fred Davis和策略專家Greg Strimple)舉行的策略會議上,他們之間的反反復復暴露出一個根本問題。5位顧問中,Fred Davis提出了一個意在給麥凱恩陣營設置一個中心點的問題:我們為什麼應該選擇麥凱恩?在幾個小時的討論後,5位顧問沒能達成一致。這很說明問題。

一位顧問回憶道,由於沒有得出有說服力的理由,我們競選陣營有必要轉向更依靠戰術而不是戰略。我們把關注點更多的放在為什麼奧巴馬不適合做總統,而較少關注為什麼麥凱恩應該當選。相比之下,奧巴馬競選團隊首席策略師大衛﹒艾索洛(David Axelrod)表示,他們始終堅守原先的“框架理論”。與奧巴馬共事多年的艾索洛說,我們從一開始就把此次選舉定性為銳意變革與換湯不換藥之間的競爭。

在位於芝加哥的競選總部,艾索洛和競選團隊經理普羅夫(David Plouffe)制定了競選過程必須做好的“基礎事項”:選擇副總統、競選集會、出訪歐洲會見各國首腦以及四次競選辯論。後來他又補充道:當然,我們還必須應對意外情況。

意外狀況很快就出現了--麥凱恩選擇了阿拉斯加州長薩拉﹒佩林(Sarah Palin)作競選搭檔。奧巴馬陣營觀察了佩林在共和黨大會上振奮人心的亮相,組織焦點小組訪談試探選民們的反應。奧巴馬的顧問們簡直不能相信他們所聽到的。常聽到的一句話是“佩林是我們中的一員”,還有就是“她能輔佐麥凱恩重整華盛頓”。

9月初的共和黨大會後,奧巴馬幕僚長梅西納(Jim Messina)在與民主黨參議員的每周例行戰略會議上,剛剛開口“讓我們梳理一下這周發生的事件。”惱怒的參議員們打斷了他的話,要求對共和黨選擇佩林作競選伙伴作出更大力度的反應:“盯住她”、“剖析她”、“壓倒她的氣勢”。黨內大佬們新出現的緊張情緒令梅西納大為驚訝。

在9月11日的芝加哥會議上,艾索洛對他的手下發表了講話。他們當時都對剛剛冒頭的“佩林現象”憂心忡忡。他們削減了一些既定集會的規模,以應對佩林的鋒芒,回擊把奧巴馬描繪為明星人物的廣告。但艾索洛說道,如果我們低調無為,那就會陷入被動;我們必須全面出擊,才能贏得先機。這場大選的主題是經濟和變革。他對手下安撫道:每個恐慌的人,冷靜下來。

下一個周一(9月15日),奧巴馬陣營以大規模集會、人潮湧動的觀眾和激烈的言辭拉開了反擊序幕,目標是讓選民認為麥凱恩執政無異於布什的第三個任期。高級顧問鄧恩(Anita Dunn)表示,大張旗鼓使我們重新鬥志昂揚。在科羅拉多州普韋布洛,奧巴馬面對大約1.35萬名觀眾發表了講話。

就是那個周一,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暴跌超過500點,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申請破產,美國國際集團(AIG)等其他金融公司苦苦掙紮。麥凱恩在巡回演說中試圖安撫選民,表示美國經濟基本面依然強勁。

奧巴馬回擊道:“麥凱恩參議員,你說的是哪國的經濟?”

麥凱恩隨後也予以回擊,大舉抨擊華爾街的“肆意妄為、腐敗以及貪得無厭”,甚至揚言他會讓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共和黨人考克斯(Christopher Cox)下課。

現在令共和黨人擔憂的一個跡象出現了:佩林在幾次重要電視採訪中表現的孤陋寡聞和言語支吾。

據共和黨工作人員透露,佩林和她丈夫私下對競選過程並不是十分滿意。托德﹒佩林(Todd Palin)認為,強加於佩林的過度準備是她表現不佳的原因之一。他致電麥凱恩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的競選總部,直截了當地質疑他們將佩林與她自己的顧問和朋友隔離開的做法。

隨後,在9月24日(周三)的競選活動中,經濟動盪成為了中心議題,這也是成為轉折點的三天的開始。當時美國國會正在爭論財政部提出的數千億美元的金融市場救助方案。

麥凱恩和佩林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在賓館的房間裡,這位阿拉斯加州州長進行了首次模擬辯論排練。據一些少數共和黨策略師得到的消息,她還沒有為迎戰奧巴馬選擇的副總統候選人、資深政治家拜登(Joe Biden)做好準備。

她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主持人凱蒂﹒庫裡奇(Katie Couric)採訪時的表現也令部分共和黨人憂心忡忡。面對如何處理經濟的問題,佩林漫不經心地回答道:最終,救助方案要做的是幫助那些對醫療改革感到擔心的人,而醫療改革是必須的,有助於提振我們的經濟,嗯,這也都是創造就業的問題。

與此同時,麥凱恩則會見了華爾街的支持者,如投資者克拉維斯(Henry Kravis)、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副董事長詹姆斯﹒李(James B. Lee)和美林(Merrill Lynch)首席執行長塞恩(John Thain)。他們向麥凱恩說,如果不採取果斷行動,全球信貸市場可能會“失靈”。一些人指責麥凱恩攻擊整個華爾街、稱金融機構首席執行長的收入不應比總統40萬美元的工資還高。

當天,在佛羅裡達州Clearwater,奧巴馬正在準備兩天後的首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他也在等著麥凱恩就救助法案應反映的原則發表共同聲明可能性的回電。奧巴馬陣營坐立不安。助手們並未了解到有任何可能讓麥凱恩無法回電的活動。

在下午2點30分左右,麥凱恩致電奧巴馬稱,聯合聲明的做法是適當的,並表示應考慮暫停競選活動,推遲即將進行的辯論,同國會共同努力緩解危機。

在放下電話後,麥凱恩接受了媒體採訪。他說,他將暫停競選活動。他還稱,他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應該推遲周五的辯論,以致力於布什政府正在推進的金融立法。

奧巴馬的助手們甚為不滿。聯絡主管費福爾(Dan Pfeiffer)對手下說,這是一個噱頭,這偏離了主題。並沒有要求候選人參加金融立法的呼聲。他下令發布新聞稿稱,奧巴馬在當天早上首先致電麥凱恩要求發表聯合聲明。

當奧巴馬到達在佛羅裡達州的賓館時,他的高級顧問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他。他保持了一貫的冷靜,不過也有些迷惑和懷疑。一位助手記得奧巴馬當時說,我們中有一人將會獲勝,不得不處理經濟以及其它所有事情。他沒有改變辯論日程。

奧巴馬的顧問向辯論的支持方密西西比大學稱,他們一方周五將會到場,無論麥凱恩是否參加。他們考慮,如果共和黨人不參加,他們考慮將辯論改為民眾問答會。

麥凱恩的顧問、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提出了將辯論挪到一周後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時間。兩黨中都有人將此視為佩林需要更多時間準備的信號。

周四,兩位候選人參加了有關救助法案的白宮會議。既便如此,眾議院保守共和黨人也在想方設法用替代計劃阻止這項救助法案。麥凱恩在白宮的會議上講話不多,這次會議也無果而終。

接下來﹐在競選辯論問題上麥凱恩改了主意。他說﹐救助計劃已取得進展﹐他將參加辯論。雖然奧巴馬和麥凱恩在辯論開始前的兩天都沒時間做充分準備﹐但他們在辯論當天的下午都趕到了密西西比州牛津市。

在辯論開始前幾分鐘﹐奧巴馬向艾索洛透露﹕他感到“緊張”﹐但在有關這次辯論的一切事情都談妥後﹐他希望能投入這次辯論。據艾索洛講﹐奧巴馬當時說﹐把球給我吧﹐讓我們繼續玩下去。

辯論結束後的民調顯示﹐觀眾們認為奧巴馬在辯論中表現得很好。在辯論結束後的幾天內﹐他的領先優勢有了擴大。

對麥凱恩的一些顧問來說﹐他試圖在達成救助計劃應對當前金融危機上調解總統與國會分歧以展示其應對危機能力的努力已完全失敗。其中一位顧問說﹐我們完全搞砸了﹐在實施一項有可能載入史冊的行動方面不可能做得更糟了。

但薩爾特並不認為暫時中止選舉活動是一個錯誤。他說﹐即使麥凱恩當時沒有暫停競選﹐這場史無前例的金融危機也會助奧巴馬一臂之力。

《華爾街日報》和NBC新聞頻道在辯論結束10天左右進行的民調顯示﹐在哪位候選人更有能力改善美國經濟這個問題上﹐46%的受訪者選擇奧巴馬﹐29%的人選擇麥凱恩。而在哪對競選搭檔的辯論表現更佳這一問題上﹐50%的受訪者選擇了奧巴馬/拜登﹐只有29%的受訪者選擇麥凱恩/佩林。

雖然麥凱恩奮起直追﹐但奧巴馬的選舉攻勢也加大了馬力。競選捐款如雪片般湧來﹐9月份時已達1.5億美元。一位工作人員說﹐奧巴馬耗費巨資打造的120秒宣傳廣告是如此密集﹐有些人甚至擔心廣告有可能做過頭了。

據奧巴馬陣營負責全國基層助選工作的喬恩•卡森(Jon Carson)說﹐奧巴馬的基層助選員每週會聯絡近200萬選民。這些助選員大多是志愿者。奧巴馬陣營還把大量律師派到兩黨爭奪激烈的州﹐研究選民登記情況的統計人員此前預計﹐這些州會有大量選民出來投票。

而麥凱恩陣營則對可能出現的選舉欺詐感到擔憂。麥凱恩的競選負責人里克•戴維斯(Rick Davis)要求對一類人的選民登記情況給予更密切關注﹐這些民主黨的同盟者被指責在選民登記時使用假名。戴維斯一次在與麥凱恩陣營要主人員開電話會議時高喊﹐要狠狠打擊這一現象。

在麥凱恩陣營最後一次討論選舉策略的重要電話會議上﹐隨著競選活動接近尾聲﹐一種黯淡的情緒彌漫在大家心頭。麥凱恩的顧問們哀嘆﹐任何有可能出錯的環節都出了錯﹐而那時有差不多90%的美國人告訴民調人員﹐美國走錯了路。擔心美國選民這次會將所有的怨氣都撒在麥凱恩身上﹐他的首席選舉策略師史蒂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用濃重的鼻音說道﹕“有一件事我們忘記事先籌劃了﹐黑死病。”沒一個人笑。

就在民主黨人和評論人士開始預測奧巴馬將贏得選戰之際﹐他的競選團隊卻不敢有絲毫懈怠。一條貼在奧巴馬芝加哥競選總部洗手間門上的提示警告工作人員﹐別忘了當初他們在民主黨初選時正為奧巴馬贏得艾奧瓦州歡慶之際﹐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一場勝利讓他們大吃一驚。這則提示寫道﹕如果你感覺飄飄然或驕傲自滿﹐我送給你幾個字──新罕布什爾。

奧巴馬將自己週二的日程排得滿滿的﹐他的最後一次競選旅行選擇前往正與麥凱恩展開激烈爭奪的印第安納州。返回芝加哥後﹐他又針對選情熱烈的幾個州做了幾個電視和電台採訪﹐接著他從一名助手手中抓過一張媒體採訪計劃表﹐在上面署上了自己的大名。他一邊給簽名加上花框﹐一邊說﹕“大功告成了”。

Monica Langley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