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肅然起敬的民族精神,實際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主義,民族精神發展到極致的愚昧莫過於此。

  不要學韓國人的民族精神

  殖民地國家總難避免宗主國的影響,哪怕它是多麽不情願承認這點。而極度自尊敏感的韓國人是最反感別人說他們象日本的。問題是,正是這點,它太象日本了。韓國人強烈的民族情緒,在我看,是日本留給它最惡劣的一個影響。

  人人堅決抵制洋貨只買國貨,遇到金融危機人民爭相獻金,這是很多中國人高度贊賞、羨慕的韓國精神,正是基於此,如果要挑出一個國家作為中國的榜樣,我不懷疑,大多數人一定會投韓國的票。

  問題是,我覺得韓國人身上可學的東西很多,但這種民族精神恰恰是最不能學的。事實上,堅決抵制洋貨,與後來要老百姓捐出自己的金器,兩者之間有密切的因果關系。韓國人的民族精神比當年的日本還要強烈,而且幾乎是紅著眼睛要與日本一較高下的那種,當然創造出更驚人的奇跡。比如,它的汽車工業開始發展還沒幾年,就在北美搶灘登陸,1988年時在加拿大市場就超過了日本汽車的份額,成為高麗民族的驕傲之花。

  靠常規積累和正常的市場競爭是無法創造這種奇跡的,它超凡動力就是來自背後全民族的支持。第一、即使今天,韓國的馬路上幾乎都看不到外國車,你買了進口車,第二天可能就會被憤怒的愛國者刮掉油漆;第二、政府指導型的經濟模式,讓銀行犧牲掉資本收益率更高的中小企業的信貸機會,把資產全部投放到這類能為民族爭得看得見榮譽的行業上。還有一點聽來不可思議:林毅夫教授在與現代汽車的負責人交流時得知,所有賣到美國的汽車都是賠本的。

  韓國鋼鐵、汽車、造船等行業的驚人成就,都是在這種強烈的民族精神支配下的產物。
但是,經濟發展,遵循的是市場的規則和資本的意誌,如果被為民族增光的強烈意誌支配,那就是不和諧的聲音和指令,它的經濟成就就是不健康的。從表面的光輝坍塌到災難的深淵,只需要一個晚上,只需要一個碰巧叫索羅斯的家夥用手指在東南亞輕輕一戳,完全不理會資本回報和風險的韓國骨幹產業就象氣球一樣炸裂了。

  ——韓國"現代"、"大宇"、"三星"、"樂喜金星"四大企業集團占據了整個韓國企業資產的22%,銷售額的32%,全國外貿總額的47%,但是,韓國排名前30家的企業資本利潤率還不到0.5%,而其自有資產僅18%,其他皆為銀行借款,1996年資產負債率為427%。

  正是銀行資產大頭都被拿去支持大型企業,才使得韓國資本利潤率更高、提供就業機會更多的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遠較臺灣、香港困難得多,也正是這種扭曲才造成韓國的金融破產。可與韓國對比的是臺灣,盡管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大品牌,但靠著眾多生機勃勃的中小企業輕松度過了金融風暴的沖擊。

  誰買進口車就破壞誰的車,是一種愚昧的行為,正是這種愚昧滋養了韓國的汽車工業,而為這種愚昧買單的方式最後就該是我們贊賞的獻金運動。財閥巨頭們將全民族血汗錢通過銀行無條件信貸支持打造起的"航空母艦"把整個韓國都帶入經濟危機時,普通老百姓還要積極排隊捐金幫著買單——也就是這個捐金的韓國,1997年9月,每天外逃資本是10億美圓,有錢有頭腦的人,錢早跑掉了。

  韓國人的這種民族精神一定程度上具有可嘆的審美價值,問題是其背後的代價。普通韓國人熱愛國貨的民族精神實際上一直在補貼美國消費者,這倒也罷了,最可怕的是,韓國百姓勒緊褲腰帶滋養大的韓國汽車工業,曾驕傲地拒絕歐美資本任何方式的染指,可一夕之間就必須求著把股份賤賣給別人了。

  讓人肅然起敬的民族精神,實際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主義,民族精神發展到極致的愚昧莫過於此。

  金融危機後被開除出"亞洲四小龍"之列的韓國,其人民依舊兢兢業業,而且它也有非凡的潛力可挖,譬如,它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超過了英國,但是,我不看好這樣一個面目狹隘的國家。

  或許有人會認為韓國的方式太極端,缺乏說服力,那麽我們舉自己身邊,我們會發現"兩個凡是":凡是發展得好的產業,一定是進口貨和國貨可以自由競爭的,凡是進口被限制的產業,一定是發展的不好的產業。

  時不時有熱血沸騰的文章,鼓舞愛國的人們一起去抵制某國的產品。他們算出的帳我不想具體反駁,我只想說
一個愛國的人,不要幹那些以為損己還可以更損人的事,要"自私"。因為,能不能更損人是不確定的,但先損己卻是實實在在的,每個人損己,加一塊就可能嚴重損國。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是無法真正愛國的。實在你家有黃金,也別等著需要的某天排隊去捐,現在就捐掉。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